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再见已是玉太太

034 甜甜的,香香的,好像棉花糖一样

再见已是玉太太 南宫小主 3023 2019-01-11 12:00:00

  “你……”武世贤是真的说不出话了,是被气得说不出话了。

  “老公,别生气了。”丁雅晨立刻给他到了一杯水。

  “你看看她,和我好好说话会死是不是,哪天我真的死了,你就要和我吵,也没有了。”

  武世贤大声的说着,武若茗早就已经离开了别墅。

  武若萱看着一桌子的菜,其实都是武若茗小时候爱吃的,但是,她一口都没有吃。

  心情瞬间变得不好了。

  武若茗走出了悦城的大门,一个人走在马路上。

  还好出门的时候,套了一件大外套,否则,一定会很冷。

  路灯照亮了整个路面,风有点大,吹得马路有点萧瑟。

  这个点,路上的人也不多,大家都下班回家吃饭了。

  她没吃饭,但是不饿,自己一个人,早就习惯了,有的吃就吃一点,没有就算了的日子。

  裹紧了外套,包包随意的搭在肩上,武若茗将双手插衣服的口袋里。

  就算是穿着小白鞋也很高挑。

  黑色的紧身裤将腿型衬托的很好,又细又直的双腿,看的倒是让人很怜悯。

  一个人走着,似乎有些落寞。

  看着面前的倒影,武若茗倒是有些感慨了。

  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倒是想起了玉倾。

  不知道这几日,他在做什么,是不是真的准备不再见自己。

  她的话是不是真的刺痛了他,还是他在忙,没有时间找她。

  武若茗忽然觉得有点可笑,明明有男朋友,却还总是脑海里蹦出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影子,是不是贱了?

  呵呵。

  忽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她看着路灯下那个自己的影子,竟然沉思了。

  对面的马路上,停了一辆捷豹,他看着路灯下那个小小的身影,竟然有那么一丝的心痛。

  忍着这段时间没有去找她,也不知道她的病好了没有,昨天去医院看,她的车已经不在那里了。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去上班了。

  抓着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皮质的方向盘套被他的手指磨得刺啦刺啦的响。

  见武若茗坐到了路边的长椅上,玉倾很想下车,跑到她的身边,拥抱住她,但是他忍住了。

  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她的微信,但还是忍住了给她发信息。

  总之,玉倾这会儿,就是要让给自己忍住,忍住。

  忽然,对面马路上的武若茗站了起来,向前走了。

  玉倾想要跟过去,但是因为是反道,他和她越来越远了。

  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快速的开了出去,然后在面前的地方,快速的调转车头,和武若茗形成了同一个方向。

  然后捷豹快速的开了出去,但是在武若茗的身后不远处猛然的刹车,停了下来。

  不想被武若茗发现,便跟在她的后面,慢慢的行驶着,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直到她上了公交车,玉倾才停了下来,车子停在路边,没有熄火。

  随后,他拿出手机,还是拨通了武若茗的电话。

  他一直在想等一会电话接通了要怎么说。

  但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想,电话已经接通了。

  “喂。”

  “那个……你,你在哪儿?”虽然知道她在哪儿,但好像这么说会自然一点。

  看着前面已经越来越远的公交车,玉倾一踩油门,直接跟了上去。

  “有事吗?我在回家的路上。”

  “没,没事啊,就是关心一下你,你去哪儿了,这么晚了。”玉倾的车一路跟着公交车。

  武若茗坐在边上的位置,忽然,好像从玻璃的影子里看见了玉倾的车,她一转头,就看见那辆熟悉的捷豹。

  然后笑了笑,玉倾忙着打电话,没有注意到,武若茗已经发现了他。

  “那你在哪儿呢?”

  武若茗没有按套路出牌啊,玉倾被问得有些意外了。

  “我?我……我在……”

  “你也在路上吗?”

  “奥……是,是啊,我也在路上,很巧啊。”玉倾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武若茗起身,准备下车了,不是她到站了,而是想看看,玉倾到底在干嘛。

  公交车在站台停好了,武若茗下了车,玉倾见前面的公交车开走了,但是站台边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知道他被发现了,觉得自己好幼稚了。

  武若茗看着玉倾的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在她的面前,他从车里下来了,就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估计车里开了暖气,也不会冷了。

  “这么巧?”玉倾一副我们是偶遇的样子,不过,确实是偶遇啊。

  “是啊,很巧。”武若茗站在站台上,玉倾站在下面,隔着一个台阶,她正好可以和玉倾平时。

  “呵……”玉倾尴尬的笑了笑,“那个……没到你家啊,要不,我送你吧?”

  “我现在不想回家,你送我别的地方吧。”武若茗看着玉倾,眨了眨眼睛,好像天上的星星一般明亮。

  “去哪儿啊?”

  上了车,玉倾看着一边的武若茗,她说出了江边。

  将车开到了江边,风吹得比别的地方更加的强,玉倾有点冷了,在车里找了找,但是却没有找到外套,估计是自己出来的时候着急了,忘记拿了。

  冻得有点瑟瑟发抖。

  武若茗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江水拍打着岸边,鼻头被冻得有些红红的,但是看着远处的船只在航行着,还亮着一点点的亮光,似乎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你,你不冷吗?”玉倾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在颤抖了,武若茗转头看了看玉倾,笑了笑。

  “你回去吧,不用管我了,我明天要开始忙了,再来看一眼这江水。”

  明天回到医院,一定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将衣服拢了拢,武若茗吸了吸鼻子。

  “你跟我一起走,病刚好,想要看江水,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要等今天呢。”

  玉倾拉住了武若茗,她却摇摇头。

  “只有这样的寒风能够让我清醒一点,我对人生很迷茫,不知道如何选择,有那么一刻,我一直在想,我要攒钱,我是不是就踏实了。”武若茗伸手推了推玉倾,“回车里吧。”

  “没事,我陪你,我还行。”玉倾的手已经冰冷了,但是他不能让武若茗一个人呆着,必须要在她的身边。

  看着玉倾这个忍着又很冷的样子,武若茗的脸上去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她转身,面对着玉倾:“你一起回去吧。”

  “奥,好啊。”

  玉倾吸了吸鼻子,对刚才武若茗的笑有一点惊讶,但是心里却很暖。

  “等一下。”

  武若茗刚要上车的时候,却被玉倾给拉住了,然后轻轻的一扯,就到了他的怀里。

  被玉倾给紧紧的搂着,武若茗的心跳的很快,她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了,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给抱着,但是这会儿,她心里的感觉却很奇怪。

  觉得,甜甜的,香香的,好像棉花糖一样。

  “好冷。”

  说着,玉倾抖了一下,将武若茗圈的更紧了。

  “你,还好吧。”武若茗伸手推开玉倾,探了探他的额头,还好不是生病了。

  随即,她转身拉过玉倾:“回去吧,不然我看你要生病了。”

  自己坐进了车里,玉倾绕过一边,也坐了进去。

  将武若茗送回了家里,她告诉玉倾,自己明天要去上班,会很忙,让他也快些回去吧。

  玉倾知道,武若茗怕是和武世贤谈妥了,也就没有继续打扰,便开车回到了自己玲珑苑的家里。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门诊部刚开门,武若茗就已经到了。

  她的车还在修,估计这两天才可以到,所以她早上是打车来的。

  今天的最高温度是三度,外面的人都穿上了棉衣羽绒服之类的,还有一些爱美的年轻人,还穿着裙子的,露脚踝的。

  反正在家里窝了几天,武若茗难得今天那么早就出门,看着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忽然心里踏实了。

  可能用忙碌来麻痹自己,是极好的。

  推开医院的大门,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粉色的长款大衣,下面穿了一条深色的牛仔裤,脚踝是露出来的,但是她穿了长款的条纹袜子,这样就不会觉得冷了。

  脚下是一双加绒的小皮鞋。

  鞋子踩在地面上,发出了塔塔的声音,医院的工作人们看见是武若茗来了,都纷纷的和她打招呼。

  “武医生好……”

  “你们好。”

  武若茗对他们一一的点头回应着。

  忽然,办公室里冲出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孩子,她的一头短发在奔跑的时候晃动了起来。

  “武医生你终于来了,都半个月没看见你了,一大堆的工作要等你做呢。”安念文是武若茗的助理之一,她的性格比较的开朗,活泼。

  “是啊,很多前来咨询的客人点名要你来做手术,你不在的时候,忙的不行。”接着,又走出来一个长发的女孩子,和安念文穿了一样的白色工作服。

  她是安念文的姐姐安念白,他们是异卵双胞胎。

  都是武若茗的助理。

  “我知道了,你们把所有的工作都拿过来吧。”

  武若茗走进自己的诊室,脱去了外套,穿上挂在一边的白大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