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第九章 忽悠与反忽悠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百里画纱 2054 2018-12-18 16:41:50

  所以,眼前这个美的跟画中走出的嫡仙似的男人,是来和她请教怎么‘勾引人’的?

  秦柔桑简直觉得玄幻,这不是古代吗?为什么一大早她刚睡醒,就有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美男子,兴致勃勃的向她求教‘勾引’之术的?他到底哪里看出来她会‘勾引’的?

  “我觉得不论你是谁,你出现在我这里,你都死定了。”秦柔桑很客观的说道。

  白羽裳闻言眉开眼笑,这一笑破坏了他嫡仙的气质,却让他忽然参杂了一些可爱生动,他一点不见外的坐在秦柔桑身边,出卖队友出卖的毫无压力:“没事的呀,我和萧陌乃是八拜之交,同生共死那种,一条裤子俩人穿,一个女人一起睡,我来找你萧陌没意见的。”

  秦柔桑无语,古人常说的朋友妻不可戏呢?这货这么大拉拉的一点不见外真的好吗?

  似乎看出来她的想法,白羽裳笑眯眯的给她补一刀道:“你在萧陌那根本不重要,你也知道,当年你对萧陌霸王硬上弓,萧陌从此就有了阴影,不能近女色,他被你那一晚榨取的差点丢了半条命,要不是这样,你生的萧非鱼能这么壮实吗?”

  秦柔桑差点被一口粥呛死。脑子里瞬间出现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她有捂脸的冲动。是了是了,原主当年还真的是对萧陌霸王硬上弓的,下了特别生猛的药,当年那事过后,据说萧陌三天没下床……

  难怪萧陌厌恶恨极了原主。一个那么强势的男人,丢脸丢的人尽皆知,可想而知他每一次想要掐死原主的冲动有多强烈了。

  秦柔桑决定闭口不谈这段颜色很深的过去。

  白羽裳见她脸色难看和喝粥,笑眯眯的道:“你昨晚的壮举我都看到了……”

  秦柔桑唰地一下看向了他:“你昨晚竟然在他的院子里?他那样生人勿进的性格,竟然会让你半夜去他的地盘?”上下打量白羽裳的目光格外的狐疑。

  所以萧陌不近女色真的是因为被原主伤到了吗?还是萧陌和眼前这个雌雄难辨的家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的目光太直白了,不用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但白羽裳竟然没有否认,而是脸色有些发红的别扭道:“你别多想,我和萧陌只有兄弟情谊。我有喜欢的人。”

  秦柔桑只觉得这个男人更怪异了,有喜欢的人有什么好别扭的?

  “你到底为什么出现在我这?就算萧陌不在乎我,但我的名声可不允许任何人来践踏。我会维护我作为萧陌妻子的荣誉!”秦柔桑义正言辞的道。

  白羽裳嗤笑一声,你还有什么名声,但却很认真的胡说八道道:“我昨晚见你行为大胆,对你勇敢追求心爱之人的行为颇为敬佩,不如你教我几招?”

  “原来你想和我学怎么讨好心爱之人?”秦柔桑拉长音掉,吃了一口山药片,往死里气人道:“可我凭什么教你?你我非亲非故的。”

  “我是萧陌的生死之交。”白羽裳理直气壮的道。

  秦柔桑鄙夷的道:“我对萧陌还没到爱屋及乌的地步,再说萧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我凭什么帮他的朋友?除非这是一桩买卖。”

  白羽裳眼睛一亮道:“怎么讲?”

  “你给我让我满意的条件,我就帮你出主意追你喜欢的人。”秦柔桑笑眯眯的像个小狐狸。

  白羽裳莫名觉得危险,脑子有点乱,但还是不受控制的跟着她的话走:“什么条件?只要能让我得到他的青睐,只要你的办法有效果。”

  她伸出一根手指晃:“一千两银子一个主意,概不赊欠概不还价,爱要不要。”

  “成交!”白羽裳竟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答应了,啪地一声拿出一张一千两面额的银票拍她面前。

  秦柔桑忽然觉得自己亏了。但求爱哪有一次就成的,于是笑眯眯的给他挖坑:“追求一个你喜爱的人,最主要就是要做到不要脸,你要脸了,就做不到为了爱不顾一切。你看我,哪怕我知道萧陌不爱我,甚至厌恶我,可是因为我爱他,所以哪怕每一次面对他的厌恶我很难过,我都会笑着面对他,我敢说,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女子,像我一样爱他,爱的把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

  她声音透着浅笑,是满足也有心酸,但却将一个女子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坚强卑微呈现。

  在萧陌身边刷恶感度,但在萧陌的朋友她可以刷好感度嘛。管他信不信的,她要把她的爱变成无孔不入密密麻麻的牢笼,让萧陌急于挣脱才行。

  白羽裳确实有一瞬间觉得这个向来嚣张跋扈胡作非为的小妖女,也挺可怜的。爱的把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吗?那确实很惨。

  但白羽裳却耿直的继续补刀道:“这样说来,你确实够不要脸。这些年你折腾的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了。”

  秦柔桑:“……”

  这人会不会说人话?

  白羽裳追问道:“我只要做到不要脸就行吗?可是怎么做才是不要脸?你是行家,你教教我。”

  秦柔桑咬牙笑道:“一千两。”

  白羽裳利落给钱。

  看在万恶的金钱的份上,秦柔桑漫不经心的道:“死皮赖脸的粘着你喜欢的人,爱她就要占有她,就要让她的所有视线时间里都有你的影子,人家本来就不喜欢你,你再不自己找机会,你就更没机会了,给她送花,女孩子都喜欢花嘛,胭脂水粉送不停。趁她被礼物攻势弄得芳心乱动的时候,你就趁机求爱,骚年,你可以的,去追求你的爱吧。”

  白羽裳被她忽悠的头晕目眩,晕乎乎的走出她的院子,在看到萧陌的一瞬间,白羽裳终于清醒过来,气急败坏的道:“不是我来逗弄她的吗?怎么好像反而是我被她耍了个彻底?我还搭进去两千两银子。”

  萧陌目光隐讳的看了眼秦柔桑的院子,脑海里竟然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她那句话。

  爱的把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

  这就是她的爱吗?如飞蛾扑火,让人窒息。

  这样极端的爱,他萧陌无福消受。

百里画纱

求收藏,求留言,求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