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第十三章 就不听话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百里画纱 2136 2018-12-22 15:30:24

  萧陌再一次有了想要掐死这女人的冲动。不,先把她那张恶毒的嘴巴毒哑了。

  秦柔桑似乎完全没感觉到萧陌眼中的杀机,笑成一朵花,故意去摸萧陌的脸:“生死危机时刻还得是两口子,尽管你平时再怎么排斥我,可终究心里还是有我的,你英雄救美,我也早就把自己给了你……”

  “闭嘴!”萧陌忍无可忍的低喝,眼神冷如死神,不再看她一眼,拎着她走向白羽裳,低斥道:“回去本侯再和你算账。”

  说罢便拎起了白羽裳的衣领,竟然就那样一手一个的拎着二人冷艳高贵的离开。期间萧陌一眼都没有看阚卿歌。

  萧陌与阚卿歌擦肩而过的瞬间,阚卿歌微不可察的嗤笑一声,充满挑衅。

  萧陌的脚步一顿,微微侧目,目光终于和阚卿歌碰撞在一起,二人犀利的目光都带着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阴霾和情绪,激烈的火星四溅。

  阚卿歌努力控制自己满腔的杀念,阴骛的看着萧陌。

  白羽裳一看立刻炸了,大呼小叫道:“不准你看!卿歌是我喜欢的女子!快放开我。”

  萧陌收回目光,讥讽的道:“这就是让你藏头缩尾跟孙子似的追了两个月的‘女子’?果然是让本侯大开眼界。”

  白羽裳心有忧愁,他知道萧陌有多强大优秀,所以一直不敢让阚卿歌见到萧陌,就怕阚卿歌喜欢上萧陌,但他又急于炫耀自己爱恋的女子有多美好,便昂着头道:“那是自然,我喜欢的女子当然不一般。”

  萧陌竟然认真的点头道:“是不一般,瞎了眼的才会喜欢上他这个‘女子’。”

  白羽裳被骂,立刻反抗,被萧陌无情镇压。

  秦柔桑乐不可支的看热闹,顺手还抓了一把周边瓜子摊子上的瓜子,吧嗒吧嗒的磕起来。

  萧陌都懒得搭理这个间歇性抽风的女人,拎着他们就走,却被身后急急忙忙追来的人喊住。

  “侯爷,前线有加急战报传来,皇上命您立刻觐见。”侍卫道。

  萧陌眉峰蹙起,扔了二人转身就走,又停下命令道:“你们立刻回去,不准延误,若让本侯知道你们再闯祸,闹得百姓不得安宁,本侯定不轻饶。秦柔桑!不准闯祸,听见了吗?”

  自从高中毕业,本姑娘就没有被人拎出来点名警告了。不服气!

  秦柔桑鼓着脸,头一歪,装死不配合。

  萧陌眯起眼,危险的气息在蔓延:“让本侯命人将你亲自压回去吗?”

  秦柔桑眼珠一转,又是一副笑颜如花的样儿,嗲声道:“人家知道相公是担心人家这倾国倾城的美貌被人惦记,你放心,我的身心都是属于相公的,谁勾搭我都不好使哦,我这就乖乖回家,洗香香,等着相公回来共赴……”

  “闭嘴!你简直是恬不知耻!”萧陌强大的自制力再次破功,被她恶心的样子话语气得胸口起伏不定,拂袖而去。

  秦柔桑觉得萧陌带着强烈的愤怒情绪去面圣,是个和离的好机会,让那乱赐婚的破皇帝知道知道,萧陌的婚姻有多糟心,他娶得女人有多可怕,说不定皇帝一愧疚,就让他们和离了呢?

  秦柔桑眼睛爆亮,勇猛作死,追着萧陌的脚步狂奔,高呼道:“相公,夫君,亲爱哒,等等人家啊,人家觉得一点也不想和你分开,带上我,让我做你的腿部挂件,腰部挂件,胸部……”

  “你再不滚回去,本侯让你成为棺材挂件!”萧陌猛地转身,面色阴沉滴水,眼底的厌恶情绪激烈的有如实质。

  秦柔桑心口不受控制的狂跳,那种惧怕的情绪不属于她,而是来自于原主心底的情绪,她停住脚步,故作失落的低下头,再抬头,萧陌已经风一般不见踪影。

  抖掉被自己恶心起来的鸡皮疙瘩,她暗戳戳的想,刚才她真想一脚踹飞黑着脸的萧陌。等她成功踹掉他的时候,非让萧陌见识一下什么叫遍地开花,满地找牙。

  白羽裳一脸惊叹的道:“佩服佩服!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敢在萧陌面前作死的女人。你明知道萧陌最厌恶的就是和你有肌肤之亲,你竟然还敢妄想他,你猜等萧陌回来他是把你吊起来打,还是抡起来打?”

  秦柔桑报复心很重的一把拉起阚卿歌的手,笑眯眯的道:“卿歌姐姐,我们去吃好吃的吧,某个蠢货人傻钱多,我们今天要让他知道什么是花钱如流水。”

  阚卿歌下意识的想要甩开秦柔桑的手,但一瞬就顿住了,他心思急转,便柔声笑道:“好,我带秦姑娘去一家非常地道的酒楼,那里出了名的就是贵。”

  秦柔桑故意拉着阚卿歌的手,亲亲密密的如同一对出游的闺蜜,阚卿歌也很配合,在阚卿歌看来,这秦柔桑是真的没有看出他是个男子。

  白羽裳傻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还有手拉手,心都快碎了。为什么对人冷漠疏离的卿歌美人,对秦柔桑这么与众不同?

  秦柔桑边走边回头对着白羽裳做了一个鬼脸,气得白羽裳连忙追上去,怒道:“秦柔桑你敢不听萧陌的话,你完了,我一定会告诉萧陌的,反抗他命令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秦柔桑哈哈一笑,她巴不得萧陌气急了一怒之下休了她呢。她气人的道:“就不听话就不听话。你快去告状吧,告状精!”

  再送他一个鬼脸,略略略。

  白羽裳气歪了鼻子。

  全京城最贵的酒楼里,白羽裳感觉血槽以空,愤怒的看着秦柔桑吃一份扔两份,最让他惊恐的是,这毒妇竟然一会摸一下阚卿歌,他从她的行为中感到了浓浓的恶意。报复,这绝对是对他的报复!

  “你浪费食物,萧陌一定会揍死你。”白羽裳咬牙切齿,眼睛盯着她放在阚卿歌胸口的手上。

  那该死的手……应该是他的,他也想摸卿歌。

  秦柔桑斜睨着他,仰头,提壶饮酒,豪爽的样子痞气十足,靠在阚卿歌的臂膀上,懒洋洋的道:“浪费食物能让萧陌打死我?小二,再给我来一千个馒头,一百只烧鸡,二百只烤鸭,我要统统扔掉!”

  作死,她是认真的!

  一道雍容威严的妇人嗓音忽然横空而来,呵斥道:“哪里来的歹毒娼妇,竟然如此嚣张跋扈糟践粮食!”

  秦柔桑饮酒的动作一顿,缓缓抬眸,寻声望去。

百里画纱

求收藏,求留言,求推荐票,宝宝们爱你们,给你们亲亲mu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