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第四十九章 无可奉告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百里画纱 2027 2019-01-27 13:51:24

  白羽裳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秦柔桑,猛地又回头看看身后,除了往来的人流,并没有看到萧陌的身影,他才略微放心。

  秦柔桑一手抓着烤地瓜,一手拿着酱肘子,左右开弓吃得香。她丝毫不在乎一路上被行人指点围观,我行我素吃的不亦乐乎。

  白羽裳一脸嫌弃的往旁边挪开几步,又忽然靠近她好奇地问道:“真是萧陌放你出来的?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萧陌是不是想通过你收拾我?”

  秦柔桑翻了个白眼,鼓着脸道:“萧陌想收拾你还用得着通过我?”

  “那他怎么可能放你出来?他那个人,做了什么决定就绝不会更改,谁也不能让他改变意志。”白羽裳还是挺不可置信的。又有点委屈,他被赶出家门,萧陌就任由他在大门口喊破嗓子也没放他进去。

  秦柔桑忍不住一笑道:“没有人能改变他的意志,但吻可以啊。”

  想到她离开的时候,萧陌那双盯着自己唇瓣狠看的如狼似虎的眼睛,她就忍不住乐。

  “你还真是自大。”秦柔桑说话含糊,白羽裳以为她说我可以,气愤的道:“我真是看错他了,还以为他是个硬汉真男人呢,结果也是个被女色迷惑的。”

  “说萧陌坏话,你就不怕他突然出来再踹你一脚?”秦柔桑斜眼看他。

  白羽裳连忙回头,神经兮兮的左右查看。

  二人一路嬉闹到了阚卿歌府上。被人引进去前厅,立刻就被那丰盛的满桌子菜肴吸引住目光。

  秦柔桑唔嗷一声扑过去,满眼放光道:“这些都是为我准备的吧?这家伙真是太会做人了。”

  “你不是饿死鬼投胎吧?你刚吃了那么多东西还能吃得下?你还是女人吗?”白羽裳简直见了鬼般瞪圆眼睛。

  阚卿歌含笑而来,道:“这些自然都是为秦姑娘准备的,得知秦姑娘要上门做客,在下自然要投其所好。请坐。”

  她才出来,他就得知了,这哪里是刚得知?只怕是早有查探手段了。就算是为了尽孝,但阚卿歌的目的性也太强了。秦柔桑不喜欢。

  可秦柔桑也不戳破,笑眯眯的落座,直接开吃,瞬间陷入满足的海洋。一个常年食不果腹的人,哪怕突然有吃不尽的食物,也仍然没有安全感。她对吃有一种偏执,以至于不论何时何地,吃都是最大的,其他的都得靠边。

  阚卿歌看着她吃,笑眯眯的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不怪罪。

  但白羽裳却能从阚卿歌偶尔的忧郁眸光中看到急迫,他没好气的道:“你能不能说完正事在吃?少吃一口能死啊?”

  秦柔桑筷子一顿,真假难辨的道:“我这人随心所欲惯了,受了太多苦,只想被人哄着宠着,一句重话也听不的。你对我张口呵斥闭嘴嫌弃的,我对你就两个想法,杀了你,踹飞你。你选一个吧。”

  白羽裳瞪圆了眼,一脸气愤的吼道:“咱俩这交情你竟然要杀了我?”

  “咱俩有什么交情?你请我吃过一顿饭?”秦柔桑冷哼道。

  “请过啊!”白羽裳瞬间被带跑偏,委屈的道。

  秦柔桑眼底闪过笑意,又冷眼瞥了阚卿歌一眼,她就看不惯阚卿歌不喜欢白羽裳,却还总是利用白羽裳这单纯的小奶狗。什么玩意儿。

  阚卿歌似乎没看懂秦柔桑那一眼的警告意味,淡笑道:“秦姑娘别见怪,白兄就是总爱口无遮拦。”

  “原来白羽裳在你眼里就是个口无遮拦的啊?”秦柔桑笑眯眯的挑拨离间。

  白羽裳连一白,连忙看向阚卿歌,眼神紧张期盼。

  阚卿歌却看也不看白羽裳,继续道:“秦姑娘是吃好了吗?不知秦姑娘答应在下的事情怎么样了?可是找到那东西了?”

  “你答应过我,不会做出伤害萧家任何人的事情。你只是想寻宝尽孝而已。”秦柔桑看着阚卿歌的眼睛道。

  阚卿歌忍不住坐直了身子,强压着激动和狂怒的情绪道:“自然,在下不会伤害任何无辜之人。”

  秦柔桑皱眉道:“无辜之人?包括萧陌吗?”

  阚卿歌眼底划过异色,虽然传言秦柔桑爱惨了萧陌,但在他看来秦柔桑似乎根本无意萧陌,倒是那萧陌似乎更在乎秦柔桑一些,可现在她竟然要他承诺,他口中的无辜之人包括萧陌,言外之意就是也不能伤害萧陌。

  阚卿歌几乎将萧陌当作死敌了,就差一个证据证明萧陌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他与萧陌之间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杀父之仇,他怎么能放过凶手萧陌?

  阚卿歌避而不答道:“秦姑娘对逍遥侯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秦柔桑也就明白了阚卿歌的意思,他果然是动机不纯的。秦柔桑放下筷子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无可奉告。”

  话落,秦柔桑起身便走。

  “秦姑娘!难道您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垂死的老人家带着遗憾离开人世吗?”阚卿歌也猛地起身,声调激烈。

  秦柔桑放声一笑道:“那是你的老父亲,与我何干?”

  “秦姑娘竟是如此狠心之人吗?”阚卿歌眉目瞬间染上风暴。

  秦柔桑却丝毫不惧,尽显末世无情霸蛮姿态:“你对你在乎的人不能狠心,乃人之常情。我对一个从未蒙面的陌生人无法心生怜悯,也是常理之事。为了不甚熟悉的你,却将我熟悉甚至对我不错之人推入险地,你把我秦柔桑当脑残吗?”

  阚卿歌被秦柔桑顶的哑口无言。

  白羽裳左右为难,刚开口,就被秦柔桑冷虐的眼神吓得闭上嘴巴。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白羽裳,你真要亲手割断你的手足吗?到那时候,你在剧痛中失去手足,你就确定你看上的这件衣服就是你的吗?”秦柔桑冷嘲的话落,潇洒离去。

  阚卿歌满身煞气再也隐藏不住。

  既然你不给他答案,那就怪不得他将你秦柔桑拖入泥潭了。

  白羽裳怔愣的看着满脸阴霾的阚卿歌,第一次迟疑了,他忽然觉得,他真的不了解这个他一见钟情的女人了。

百里画纱

求收藏,求留言,求推荐票,群么么宝贝们,推荐画纱完结爽文《悍妇,本王饿了!》《阴毒继母:暴王,妃要一纸休书》书荒的宝宝们可以去看哈,超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