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金先生是侦探

第146章 信的解读

我的金先生是侦探 安红豆01 1014 2019-02-11 17:45:00

  本末倒置,确实是侦探界最忌讳的一件事。

  因为犯这种错误的人实在是太多,而偏偏大家又特别容易误入歧途。

  如果将犯罪比作是一枚恶毒无比的果实的话,那么整个犯罪过程就是由一粒小小的种子生根、发芽、长大、开花、结果……

  根据果实的好坏来推断果树的茂盛与否,产量高低,长在那座山上,经历几度春秋。实在是太困难了,而且也太容易入坑了。

  但金沐泽就不同了……

  他本来就是天生的怪人。

  思考、做事的方法统统和别人不同。

  不管是根据果实来判断果树,还是根据果树来判断果实。其实他都不喜欢,而且不也是他的专长。

  “不管是苹果还是橘子,犯罪后变成罪犯,还是原本就是罪犯不过再次犯案。在我的眼中都是一样。”

  “一样?那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告诉我它们的共同点都是水果?都是人?”

  林艾童不明白,难道侦探或者警察不应该都是根据结果推算过程吗?如果一个人没有杀人没有犯罪,那么自然就不存在现场和后续的勘察侦破工作了。

  所谓的本末倒置,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我们当然只能先接收到果实,再进行判断。就好比,只有凶手杀人之后,才有死者、才有命案!

  “对不起,我真的不明白你的逻辑。我觉得自己刚才的推理虽然有错,但至少思路和方向都是对的。整个事件是由尔夏起,也应当由尔夏止。所以在整个推理之中,信封充当了导火索,然后剩下的事情全盘都应该围绕尔夏而进行。”

  “不。”

  金沐泽否定得很坚决。

  他拂着咖啡杯光滑圆润的瓷身,那里彩绘着花鸟,又镀上一条金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真是一个惹人垂爱的可爱物件。

  但咖啡是否纯正可口始终与器皿贵贱无关。

  作为一名一流的咖啡鉴定师和变态的挑嘴客人,金沐泽始终没忘记绕开木桌上这些精巧贵气的碟碟碗碗,银器汤匙,而直接评判咖啡本身的品质与味道。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别被哪些花花草草给遮住了双眼。”金沐泽说着戴着手套轻轻拂过林艾童的脸庞,“可惜了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竟是个睁眼瞎。”

  林艾童听出自己被骂了,气愤地掀开他的手。“呸,你骂谁呢。我不懂你哪些歪歪拐拐的理论,我只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别以为给我讲了一个无法追溯真相的故事,就可以动摇我对这封信的判断。它即便不是尔夏亲手所写,那也必定与尔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说得对,这当然和尔夏有关系。否则,那藏在暗处的人也不必如果费心的策划出这么多巧合来了。”

  金沐泽摇晃着手中的“神秘信件”,微微一笑。“没有你那么多的假想。这暗处之人和我一样,一定是一个直奔主题的家伙。很明显,这封信的作用就是为了让我想起尔夏这个人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