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狐妖小天妃

第二十二章 以假乱真

狐妖小天妃 聃琊 3215 2019-01-12 09:02:59

  长苏蹲下来给她查看气息,神情很是严肃地说道:“你这小妖修为尚浅,竟敢擅吞舍利子,如今五脏俱损,六腑皆糜,已回天乏术。”要不趁此机会吓一下她,她不知何时才长记性。

  哎呀呀,这回真要殡天了,想我堂堂悬圃山真人弟子,被掳来当奴当婢已经够羞耻的了,而今还要惨死。知忆索性也不挣扎了,双眼一闭,两腿一蹬,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身旁的齐光小童吓了一跳,“殿下,阿阿知死了?”

  “你且将她放至榻上,待我将她体内的舍利逼出,再调息一周天,便无甚大碍了。”

  听到长苏这话,齐光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舒展开来,迅速将知忆抱到榻上后便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

  长苏走至榻边,手一扬知忆便盘坐了起来,他亦盘坐在她的身后,念起法诀,手中火焰般的光芒越聚越多,那光芒闪耀,炽热,又像火一般明净。长苏灵力运转,手腕一翻,知忆便缓缓地飘了起来,悬浮在空中。长苏化指为火,双手缓缓推开,那火红色的光芒便笼罩在知忆身上,一点一点地渗进去。

  等光芒完全渗进去后,知忆的口中忽然一阵金光,接着便是舍利从她的脏腑内缓缓移出,这是长苏最擅长的火系法术,不难看出,他用了不到三成的力,施法后毫发无损。

  知忆顿觉体内一阵火热,额头全身皆在冒汗,她梦见自己周遭皆是无尽的大火,蔓延无边,这就是黄泉路上的火照之路吗?这样岂不是要灰飞烟灭?吓得她猛然惊醒。

  “殿殿下。”他怎么会在这?难道他也死了,知忆伸出手去捏了捏他的手,确定不是幻觉后,十分沮丧,这厮怎的死了还要跟着来奴役自己?真真是阴魂不散啊,“你也死了?”她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荒谬,本神乃天之骄子,不死之身,生死皆在轮回之外。”

  “若你没死,那我难道还活着?”知忆连忙掐了掐自己,还是可以感知到疼痛的,“原来我没死啊。”她开心地从榻上跳下来,猛地饮了两杯茶水,方才梦中的那场大火都快要把她烧干了。

  “殿下,我的舍利子呢?”知忆转头问道,不知怎么,刚拿到舍利的时候她就在想如何吃它增加些修为,可没曾想一吞下去便浑身灼热不已,随之疼痛袭身,再之就听到长苏那厮说自己无药可救,之后的事便不晓得了。

  长苏轻轻摊开手心,那舍利便回旋不停,“舍利乃佛祖圣物,确实可以助修为,但切不可急进,更不可吞食。此番你误食还能回救,实属命大,这舍利若你还想要,便应承本神用之有正。”他将手指一翻,那舍利便又落回他的手心。

  “殿下无需担心,阿知经过此次,必不敢再吞食。”她厚着脸皮朝他走近,伸出手去接那舍利。

  风拨动着如荧光般流转的帘子,窗外一片红霞悠悠,落日的残光将二人的影子扯得很长很长,光影中他的模样有几分扑朔迷离,而她的眸中星辉万点,他看着她,恍若时间静止了一般,周围皆混沌,万物不辩,唯有他和她独立晚风中。

  她抬起头和他的目光相撞,他又急忙将目光收回,怕她觉察到自己的心思,又怕她不放心上。忽而,他温婉一笑,是啊,这样没见过世面又痴傻的小妖,怎么会懂他的心事呢?

  “殿下!”见他出神的样子,知忆双手举到他跟前晃了几晃。

  “放肆。”他握住了她在眼前晃悠的双手,这小妖越发地不懂规矩了,他将舍利放到她手中,“本神还有事,你且好生休息。”说完他的眸中闪过一丝黯然神伤,他转身便离去。

  虽说舍利差点害她丢了性命,可仍然不影响她对它的喜欢,每日必拿出来修炼一个时辰。

  辛夷自知忆从妖界回来后便寻思着如何给她下药,前两日因为长苏都在宫中,怕被察觉便不敢轻易动手。恰逢今日长苏一大早便被帝后唤去了,她才斗胆将那笑颠散混入知忆爱食的糕点中。

  “咳咳咳。”齐光小童的突然闯进让辛夷无所适从,来不及将那半瓶未倒完的笑颠散藏好,神色慌张地想逃离,却被齐光叫住了,“站住!”

  齐光拿起那小白瓷瓶,有模有样地倒出一点其中的白色粉末,在拇指和食指间搓了搓,厉声问道:“这是何物?”

  辛夷手心冒汗,浑身抖擞地转过身来,“回齐光上神,这是人间的蜜粉,加以可使食物更加鲜甜。”

  “我到从未听过有此物,若真是如此鲜甜,不若你先尝一块试试?”齐光小童从盘里拿起一块糕点,递到辛夷面前,见她迟迟不肯接,怒喝道:“怎么,不敢接?心里有鬼?”

  “不不敢。”辛夷颤颤巍巍地接了糕点过来,凑到嘴边停留了一会儿,似在做着内心的纠结。

  “齐光上神,辛夷知错了。”辛夷倏地跪了下去,带着哭腔道,手里的糕点被捏得粉碎。

  “辛夷,你何错之有?”

  “我不该往糕点里下药,不该嫁祸阿知……”

  听到她悉数招供,齐光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门被再次打开,长苏从门外进来,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辛夷,“本神与云汐,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况且,你在玄修宫所犯之事,足够牵连你的九族,今日本神一概不追究。今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是,谢殿下宽宏大量。辛夷必当好好悔过。”辛夷连忙磕了几个响头,“殿下若无事吩咐,辛夷就先告退了。”

  “等等,这些糕点原本你想给谁的就现在送去给谁。”长苏端起那一盘芙蓉糕,糕点雕刻成芙蓉花形状,金黄色的糕身上面沾了一层白色的乳酪,上面零星撒着点点笑颠散的粉末,如点点挂在花瓣上的露珠般。

  辛夷一时不敢接过来,愣在那半晌不动,他们明明知道糕点有药,为何还要送过去?

  “届时阿知暴毙而亡,你便可去向云汐复命。”

  一听这话,辛夷的脸色更加苍白,浑身不由控制地发颤起来,“殿下饶命,辛夷不敢。”

  齐光小童见状,连忙将她扶起来,笑道:“莫慌,你照殿下吩咐做便是。”

  辛夷这才敢接了过去,匆忙绕过长廊,两旁繁花似锦,花香芬芳,但她却无心欣赏,只想着快些把手中的这盘“烫手山芋”送出去。

  敲了知忆的门半日不见回答,她便轻手轻脚推门而入,她知晓知忆昨日经受舍利之苦尚未恢复,却没想到榻上却空无一人。

  她忽然转身,看到了身后举着根棍子想要打她的知忆,问道:“阿知,你在干嘛?”原本在榻上睡觉的知忆忽然听到敲门声,再一瞧觉得门外的人影很像辛夷,心想着她要对自己下毒手了,于是快速得寻了一根棍子躲在屏风后,没成想还未打下去便被发现了。

  “我在打……打虫子。”说完知忆便装模作样打了几下周围的空气便将棍子丢了,视线却盯着辛夷手中的芙蓉糕。

  辛夷将知忆拉到桌子旁,拿起一片糕点递给知忆,“阿知啊,殿下晓得你身体未复原,故差我给你送些点心。”

  知忆连忙摆手,从座椅上离开,尽量与辛夷距离远些,“谢殿下好意,阿知不喜食芙蓉糕。”

  “噢,众多吃食中,我印象中你最欢喜的便是这芙蓉糕了。”

  “呵呵,是这样,经过昨日舍利的烈火灼烧之后,我什么也不喜欢了。”说得这么清楚,她要是再逼就要分分钟跑给她看。

  “就算你不喜欢,可这是殿下赏赐之物,阿知你这般推脱莫非入不了的眼?”辛夷进一步咄咄相逼。

  她话音刚落,知忆就抬脚想要往门外奔去,可没成想还是失算了,辛夷在她跑之前就将她定住了,“辛夷,你要干嘛?”知忆想动却动不了,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没错,她在害怕。

  “自然是喂你糕点啊。”辛夷一手捏紧知忆的脸颊,知忆紧抿的嘴便张开了,她将糕点塞入她的口中,再一运气便将那糕点送进了知忆的肚子里。

  咦,这不是笑颠散吗?怎么感觉不到一丝难受,知忆懵了,这究竟是什么药?再一看那辛夷狠狠地盯着自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哈哈哈……”为了让辛夷确定自己服用的便是笑颠散,知忆开怀大笑起来,还不时笑趴在地上。紧接着,不知为何喉间涌上一股血腥味,她一捂胸口一口血便喷了出来,这齐光小童给辛夷的瓶子里装的真是毒药!知忆两眼一翻便倒了下去,虽说吐血了,可她却依旧感觉不到痛苦,甚至还能感知周围的一切,连辛夷最后离开时的脚步声她都能听到。

  不到一个时辰,知忆便听到齐光小童惊恐的叫声:“快去告知殿下,阿知殡天了!”

  呔,这声音真是够凄切,若不是亲眼看到那日他亲手将毒药给辛夷,她还真会被他感动。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长苏便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狠狠地扫视了一眼周遭众人,似在责怪他们没有看好她,忽而略有几分哀寂,“阿知身死于玄修宫,念他侍奉本神数年有功,特赐他锦衣玉石入殡,明日神祭后便盖棺安冢。”

  这又是要演哪出?不会真把自己给埋了吧?“不要啊,我还没死呢!”知忆心里呐喊着,但没有人听得见。

  真真是狐之一生,悲催至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