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情殇罪觇

第七章 蜕变1

情殇罪觇 识鰰喆哉 1822 2019-02-11 15:53:14

  尽管许雷猜测自己对学姐谭婉佳的一见钟情可能是单向的,反正他可不敢去求证。他只是觉得自己各方面的条件比起谭婉佳来,都差太远,谭婉佳根本不可能会看上他,即便喜欢他也只是一种基于同情之上又如亲姐弟间相互关爱的那类情形。每每想到这,一股强烈的自卑感就会噬咬着他的心灵;但另一方面,许雷毕竟在母爱方面是有所欠缺的,由于养母在家时间不多,母子俩交流的时间很少,在许雷成长的过程中,也几乎没有其他女性介入过。所以当谭婉佳出现在许雷面前并流露出某种关爱时,许雷若久旱逢甘露般的欣喜若狂!这是一种由于身世、缘份等因素而引发的矛盾心理,或许有朝一日就豁然开朗,或许永生永世都不得解脱。

  但不管怎么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爱情的力量也是惊人的!尽管这份爱有时只是一种单相思。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许雷以惊人的毅力和爆发力让一度荒废的学业重新归位,他每天只睡五个小时,不用闹铃也能准时起床。作为一个球迷,许雷甚至放弃了当年墨西哥那届球王被称为“上帝之手”进球的最精彩纷呈世界杯的全部比赛,只是利用第二天的课间休息去向球迷同学打听赛况!最快乐的就数周日了,只有这天休息日,贺老师才可能回家,因为她带高三毕业班,平日里都住校,晚自习结束还要给尖子生们开开小灶。

  为了克服交通不便的问题,许雷第一次向父母提出要一辆自行车的要求。当时,矿山正在流行滑旱冰,不少家庭条件好点的学生都以拥有一双电镀克罗米面的冰鞋而自豪,许雷对此却不以为然。当父母通过商业公司的熟人关系购来一辆凤凰26寸的自行车时,在大彩电还未问世前,这可是当时与缝纫机、手表、双卡录音机一起号称“三转一响”的家庭4大件之一啊,许雷喜出望外。

  1982~1986年期间,小黄沙大兴土木,建盖了很多四层楼房,大多数人家连许家都迁进了新居。谭祖望早就可以分到一套了,以他的资历还可以分到新建的面积最大的那种,但他谢绝了,就一直住在木材厂。其实很多外人都不清楚,贺玉茹患有慢性肾炎很长时间了,谭祖望每年假期都要带妻子到省城甚至北京、上海去医治,这几年经济上早已捉襟见肘。木材厂靠山那边是两大块料场,再往外依次是加工车间、平房住宅区、行道、河埂菜地。谭祖望原先就开了一大块近两亩的地种菜,前两年为了补贴经济,又亲自编制了几个竹条鸡舍鸡笼,养起了当时新引进的品种“白洛克”、“九斤黄”等。蛋鸡的收入还不错,产蛋期不低于半年,养得好的话每只鸡几乎是一天一蛋,到1986年市面上好一点的鸡蛋每十个能卖到2.2元。搬到楼房,周围哪找地养鸡种菜去?就柴棚那丁大点位置只够养几只玩玩而已。

  现在的许雷还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每次让贺老师补物理时,贺老师身上仿佛有一种说不出来但又很亲切的味道,会让坐在一旁的他恍惚联想到自己的母亲一一尽管他也不知道生母长啥样。后面,当他读过《圣经》并看到画像后,才发现贺老师美丽的外表和慈蔼的性格与圣母是多么的相似。

  星期天,许雷已跟家人说好自己的饭在贺老师家吃。除了功课外,许雷总是自告奋勇地去锄地、拔草、浇菜、喂鸡,浑身上下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在与谭婉佳的交流调侃中,许雷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中考后的假期里,许雷第一次没跟父母回他们老家,也谢绝了谭家铺张床的建议,毕竟小平房一共才3间屋,他仍住小黄沙的家里,每天骑自行车往返。

  一天,谭婉佳要拿攒了上百的鸡蛋去卖时,许雷一把抢了过来,并大咧咧地拍了拍胸膛:“怎么能让姊姊去与市侩之人讨价还价?再说了,我卖得比你快,价还要比你高!信不信?”

  “吹吧你,就不怕闪了舌头。你哪有经验?何况跟个女孩说话都会脸红呢。”谭婉佳白了他一眼。

  据心理学家分析,在女性面前特别是在自己中意者的眼皮底下,男性的荷尔蒙激增,表现欲也会变得格外强烈。

  此刻许雷一下来了劲:“不信就比试一回!我们一人拿一半去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赢了以后卖鸡蛋这事就别再争了。”

  “那要是我赢了呢?”谭婉佳扬了扬美丽的头颅。

  许雷故作深沉的指了指自己,又摊开手道:“你怎么可能…赢我?好吧,你开开条件。”

  谭婉佳不答反问:“我们各去各的,怎么又知道你是否作弊?”

  “

  ‘’本来嘛,是不想让你窥探到本公子的独门高价狂售秘籍的。但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暴露下也无妨。‘’许雷狡黠的眨了眨眼,其实刚才打赌时他已有了主意,自己是断然不会输给谭婉佳的,却故意继续用金大侠的口吻戏道:“干脆这样,敢问谭大小姐,以往你售这些鸡蛋耗时多少?又收得银两几许?”

  谭婉佳嗤了嗤鼻、嘟了嘟小嘴,稍许又变为轻咬下唇、斜睨着星眸作沉思状,一旁的许雷一下子竟看得痴了……

  

识鰰喆哉

这一章不知不觉就写超了,看来要用两章才能完成“蜕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