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伪贵女权谋

第十四章 透露消息

伪贵女权谋 木子叫棉棉 2904 2019-01-12 10:00:00

  待吃过了饭,蒋念君赶在蒋大为要离开之前,开口问道:“爹爹还回家过除夕吗?”

  蒋大为奇怪看了蒋念君一眼,“那是当然,这么重要的日子,这么多年还没有同你们一起过过,今年也无甚大事,当然全家一起过,怎么了?念儿,你娘亲没有告诉过你吗?”

  蒋念君看了看爹爹的神色,很正常,并没有什么隐瞒的神色,然而为什么前世真的是爹爹去打仗了呢?对了,既然是小国来犯,爹爹作为大将军,手下能人众多,为什么是爹爹亲自去领兵打仗呢?杀鸡焉用牛刀?想不通其中的关键,蒋念君只得再问:“那最近军营中是不是有什么事,爹爹一直没有在家。”

  蒋大为看见女儿如此,很无奈,虽是军中事务不得外传,但是对于女儿,他又不愿意让她担心,便挥手示意丫鬟们退下,待到众丫鬟退下后,才对蒋念君道:“念儿不必过于忧虑,近些日子边疆不太平,不过也只是些不入流的小国来犯,之所以最近爹爹忙,是因为还没决定好人选,这个除夕,不出意外的话,还是可以在家里同你们母女一起过的。”

  蒋念君知道,前世就是出了意外,所以是爹爹去了边疆,不知下次什么时候再有机会见到爹爹,所以蒋念君决定迂回告诉爹爹:“爹爹,我听说有些世家子弟为了捞军功,偷偷溜进军营。”

  蒋大为皱起眉头,“念儿,这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世家子弟那三脚猫功夫,去了战场也只是送死,相信没有哪家会放心把儿孙送到战场上,现在可不算太平盛世,一不小心就很容易丢了性命。”转念又一想,想起回来时崔氏说的话,“念儿今天去了梁府梅花宴,莫不是在那里听到的?”

  蒋念君想不到爹爹竟然如此敏锐,一时想不到好的应答,只得道:“是。”

  静静听着两人对话的蒋思君这时突然抬头,飞快看了蒋念君一眼,抿了抿嘴唇,什么也没说。

  蒋大为听了蒋念君的话,眉头紧皱,道:“念儿、思儿,这些话不要外传,记得爹爹说的话。念儿你好好顾自己的身体,别忧思太重。爹爹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道便大步往外走去,只留下蒋念君和蒋思君。

  “姐姐,梅花宴那么好玩,怎么就不带上思儿呢?”蒋思君笑嘻嘻对蒋念君道。

  “你呀,就整天顾着玩,小胖妞。”蒋念君也打趣妹妹。

  这句‘小胖妞’又触到蒋思君的痛处了,只见她嘴一嘟,抱怨道:“姐姐怎么就学爹爹那样坏呢?我这哪里算胖呢?”转过身子假装不理蒋念君。

  蒋念君好笑,好话说了一箩筐,才把妹妹哄回,那边厢梅香就上前请示:“二小姐,这已是酉时了,需浦发沐浴。”

  “好好好,知道了,你先在外面等着。”蒋思君不耐烦地让梅香退下,待梅香退下之后,才对蒋念君抱怨道,“梅香最烦人了,时时刻刻都要我按照陈嬷嬷定的时辰做事,真真是耳报神都没她烦人。”

  蒋念君若有所思。宫廷有规矩,申时进膳哺食,酉时浦发沐浴。然而在自家,却是没有这种规矩的,所以前世自己成为晋王妃之后,被各种各样的规矩弄得苦不堪言。然而陈嬷嬷居然会给妹妹定下这种宫廷规矩,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呢?还是仅仅作为教养嬷嬷,所以才尽心尽力教导妹妹?

  蒋思君见蒋念君没有应答,也没理会,只轻轻拉了拉蒋念君的衣袖,低声道:“姐姐,在梅花宴上,都是一些大家贵女吧?”

  蒋念君回过神来,又被妹妹的话吓了一跳,知道妹妹这句话的潜下意思:大家贵女,在如此公众的场合,必是不会谈论军国大事的,而且她们的父兄,也不会让闺中姑娘知道太多,那么问题来了,蒋念君是从何处知道那件事的呢?

  蒋念君不禁看向妹妹,年幼的妹妹定定看着自己,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深思。

  “我··”蒋念君哑口无言,想不到年幼的妹妹心思如此敏锐,相信在爹爹问自己的时候,她就有此疑问了,然而却并没有问出来,现在才拿来问自己,是不是说明妹妹很相信自己?

  果然,蒋思君看见蒋念君答不出来,脸上居然绽放笑意:“姐姐,虽然说思儿有很多疑问,但是思儿相信姐姐,姐姐定是有苦衷才没有说出来。不过现在姐姐同思儿有了共同的小秘密了哦。”说完又忍不住笑起来。

  蒋念君惊奇于妹妹的思维,不过也松了一口气。

  蒋思君也不再多说,似乎有了与姐姐共同的秘密,让她觉得同姐姐的关系又好上几分,所以笑着与蒋念君道了别,领着几个丫鬟回牡丹苑去了。

  这边,等到蒋思君离开后,待到洗漱沐浴完,蒋念君唤来了素琴她们,还特意叫了锦青锦红来守着厢门。

  待四大丫鬟都到齐后,蒋念君先开口问咏琪和书怡,“今天查到库房怎么样”

  咏琪早就忍不住了,首先站出来道:“大小姐,沈嬷嬷真是胆子太大了!库房里面一面镶金的团面扇,几块价值不菲的玉佩,还有夫人给大小姐的几段极好的绸缎匹布都不见了。奴婢已经审问过沈嬷嬷了,她还不承认,说奴婢冤枉她,还要亲自见大小姐。大小姐又怎么会见她呢,这老虔婆…”

  “咏琪!”素琴一听这字眼,厉声喝住了咏琪,“别在大小姐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回话。”

  咏琪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福了福身子,“咏琪知错,请大小姐责罚。”

  蒋念君摆了摆手,“素琴这事你别管,沈嬷嬷的事交由咏琪,务必问出她拿了库房的物什干嘛去了。我记得教养嬷嬷的月钱还是很足够的,沈嬷嬷贪去的那些究竟用去了哪里。”说完看了咏琪一眼“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可以。”

  咏琪眼睛一亮,“咏琪绝对不辜负大小姐的信任!”

  蒋念君点点头,看向素琴,“紫薇苑的事就交由你和书怡了,你们俩稳重细心,我很放心。”

  素琴和书怡齐声应是。

  蒋念君最后转向知画“你就好好做好我交代你的事就行了,可以多出府转转。”

  知画默默福了福身子,点头称是。

  “素琴留下,其他的就下去休息去吧。”蒋念君待三个丫鬟退下,关上厢房门后,才看向素琴。

  素琴明了,“大小姐,梁家有三子二女,两嫡子,一个庶子,嫡长女梁瑾柔,嫡次女梁益柔,嫡次女便是今日举行梅花宴的梁家二小姐。至于梁大小姐,却是不知,一般的小丫鬟都见不着,只听说病怏怏的,不怎么出房门。”

  蒋念君眯了眯眼睛,梁府把梁瑾柔藏得如此严实,必定是有什么缘由,然而现在却很难去探究。对于这位素未谋面的前世情敌,蒋念君实在是既好奇也心酸,究竟是怎样美人才会有那样的诗词形容: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想起这个,又想起了三皇子容煜弘。蒋念君的脸色不禁又沉了几分。

  素琴觑见蒋念君的脸色,不知道为何大小姐脸色会如此差,在她被大小姐吩咐看到其摸头上红宝钗时,借机离开宴会,私下去打听梁家大小姐时,素琴也是一脸惊讶,但是她什么都没问,默默去做了,现在的大小姐让她看不透,总感觉心事重重。

  “好了,你先退下,回去好好休息,今儿你也累了。”蒋念君沉思了一会,便感到头隐隐作痛,知道自己还没好全,却忧思太重。

  素琴上前替蒋念君换了宽松的小衣,放下了帐子,才退回东耳房去。

  蒋念君躺在床上,看着帐顶,久久不能入睡。今日去了梅花宴一趟,却什么也没收获。军事奇才林世嵘没有争取到来将军府,而对于梁瑾柔,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打听到。不不不,至少不是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至少知道林家和梁家有渊源,而且林世嵘还见过被深藏的梁瑾柔,这就说明这两家关系实在不一般,也许想争取到这个军事奇才,还得费很大的功夫,那之前那套办法就不适用了,要想其他办法。还有,即使梁瑾柔藏得再深,总有办法探知她的消息的,慢慢来,慢慢来。现在你已经提醒过爹爹了,爹爹总会警醒的,也许梁家嫡长子就没有死,就不会与梁家交恶,那样总比前世好太多,也许就改变了前世的轨道了,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头!

  蒋念君想着想着,终是皱着眉沉沉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