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鸿渡蝶国

第六章:鸿·画师入宫

鸿渡蝶国 怡渐倾心 2241 2019-01-12 09:09:26

  第三天晚上,皇上终于点了炎妃侍寝。

  公公早早到知玫阁通知:“炎妃,今天晚上皇上翻了您的牌子,快去洗漱准备吧~”

  “诺~”炎妃答应着,心头却是又慌又紧。

  待公公走后,炎妃魂不守舍地在房间里打转。小烟看着炎妃的样子是又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只得不停地说:

  “小姐……小姐……您不要再转了……小姐,要是您再不洗漱准备……可就……可就来不及了!”

  也许是小烟的念叨真的有效。炎妃终于停下了脚步。

  小烟也不等炎妃有所反应,就招呼着和其他侍女一起脱净了她的衣服,服侍她泡到了皇上专门为她建造的浴池里。

  小烟拿着水瓢舀起池中的温水,朝炎妃裸露在外、白如凝脂的肌肤上浇去。

  其他的侍女们也没有闲着,拿着花篮去采了几朵娇艳的玫瑰,一瓣瓣的取下来,洒在温热的浴池之上,飘飘扬扬的红色花瓣铺满了整个浴池表面。瞬间如同沐浴在玫瑰花海,花香铺面而来,晕染熏陶着肌肤,好似体香中也带了玫瑰的魅香。

  正在大家手忙脚乱地为炎妃沐浴奔忙之时,谁也没想到,皇上居然提前来了。

  鸿荼身后跟着两个公公,轻装简从般地走向知玫阁。

  远见侍女们挑选着优质的玫瑰花瓣,迷人的花香撩动着心扉。鸿荼更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炎妃。

  公公正要禀报,被鸿荼拦了下来。侍女们跪下正要问好,也被鸿荼噤了声。

  鸿荼拦下所有人,独自一人绕到了阁内的沐浴池。

  沐浴池中,炎妃正闭目浸泡在浴池中,本就白皙如玉的肌肤在浴池的滋润下更加水嫩,温热的水汽朦胧成水面上层的烟雾,缭绕在浴池四周,炎妃出众的美貌就宛如下凡的仙女,在一片氤氲中更显得迷惑众生。

  鸿荼痴痴地望着浴池中央的心上人,也许他想不到,就因为这一眼,让他心动不已,让他终生难忘。

  一直用水瓢往炎妃身上舀水的小烟抬脸看了一眼,才发现站在浴池对面的皇上,吓了一激灵,赶紧跪安:

  “皇上……皇上吉祥!”

  炎妃听见小烟的话登时睁开了眼睛。

  鸿荼看见小烟眼睛瞪得圆圆的还不依不饶地看着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开玩笑般地说:

  “怎么,害怕朕吃了你?”

  炎妃控制了一下表情,又恢复了淑女模样:“没有,只是没想到皇上今日来得这么早。”

  “奥……”鸿荼摆了摆手让小烟出去,小烟赶紧离开了浴池,“朕今天一忙完马不停蹄地就赶过来了。”

  炎妃看此时阁里就只剩下自己和皇上两人,不免有些紧张和尴尬。

  鸿荼好似在缓解气氛:“水温如何?”

  “温度正好。”炎妃刚答完,就看见鸿荼已经脱光了外衣外套走进了浴池之中。

  还没来得及反应,鸿荼便出现在自己面前。

  鸿荼嘴角上扬:“水温确实正好”,说罢便要环住炎妃。炎妃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连连往后退。

  鸿荼也没有强求,柔声问:“怎么了……是今天身体不舒服吗?”

  炎妃双臂护在自己胸前,和鸿荼保持了一个她自以为的安全距离。轻轻点了点头,试探般地问道:“皇上,那日,您救下臣妾的性命,为何不趁机告诉臣妾,您就是皇上……而且……臣妾当日说了您的坏话,您真的不生气吗?”

  “朕要是生气了,你以为自己还会在这儿吗?当日只是调整一下你自杀的情绪,没想着要告诉你朕的身份。”

  “哦……”炎妃听着鸿荼对自己说话极其温柔,胆子也大了些,问:“那……皇上那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后院?”

  鸿荼对她一笑:“朕猜到你要问这个……其实……那日正巧碰见几个汉子聊到你,便想先睹佳人佳容,便走到后院寻你了。”

  炎妃脸一红,一时间无话可说。

  鸿荼伸手将炎妃脸侧蘸水的碎发往耳后拢了拢,温柔道:“本来想着今天宠幸你……结果赶上你的月事时候了。唉……估计下次再宠幸你就要一年以后了……”

  “啊?一年后……皇上要外出?”炎妃问道。

  “对,蝶之国皇族谋反,请朕外援……这种事情,当然要好好推一把……”鸿荼笑得诡异。

  炎妃听得毛骨悚然:“打一年?”

  “有可能。朕已经调了一部分精兵过去助阵了,后天朕也亲自走一趟,所以这么一走,可能一年后才能回来。”

  炎妃点点头。

  鸿荼接着讲:“朕最担心的就是你……怕你被别人欺负……朕已经命公公们暗中保护你,你要和后宫里其他嫔妃少来往,若是发现有人害你,记得要立刻告诉管事公公……知道了吗?”

  炎妃又点点头。

  鸿荼提高了些分贝,道:“别光点头不说话!回话!”

  “诺,臣妾知道了。”炎妃一吓,赶紧回答。

  鸿荼满意地点点头,打量了一番炎妃的倾城容颜,将她从池水里捞出抱上了床,拿毯子一擦接着又用被子裹了起来。生怕她着凉了。

  鸿荼坐在床边又紧紧裹了裹炎妃的被角,轻声道:“前段时间朕招了几位画师,专门为爱妃你招的,明天朕请他们为你画画,等他们画好你,朕好带走,打仗的时候还能时不时看看你的画像。”

  鸿荼宠溺地看着炎妃,炎妃也有一丝感动,回馈了一个笑容。

  也许是沐浴的太舒服,炎妃已有了困意。

  “要是困了就睡吧,朕陪着你。”

  说罢,鸿荼脱下衣服躺到了炎妃身边,炎妃侧躺着闭上了眼睛,慢慢睡去。鸿荼压抑着烈火般的欲望,静静地看着炎妃的睡颜,虽然饥渴难耐,但是心中仍然充满甜蜜。

  次日,鸿荼早早起床,领着炎妃来到阁外。公公带着六位从招募者中精挑细选、层层筛选出来的画师来到后花园。

  公公俯首道:“皇上、炎妃娘娘,这些就是臣请来的画师。”

  炎妃坐在阁外草坪上的长椅上,随着公公的引荐扬起头看向六位画师。

  炎妃一眼便看到了画师之中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瘦削男子,一瞬间双眼泛红……那瘦削男子就是她朝思暮想、寻死觅活,自己最想找,最想嫁的青梅竹马——柳及韵。

  柳及韵默默注视着炎妃,极力压抑自己的思念与哀伤。

  “好了,画师们开始画朕的爱妃吧,哪位画得最像,朕重重有赏!”鸿荼讲道。

  六位画师围坐在炎妃周围,寻找着良好的作画角度。其他五位画师都选择画炎妃的正面或四分之三侧,唯有柳及韵选择了一个有点逆光的纯侧颜。

  炎妃静静地坐着,思绪却飘的很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