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君玖生陌上时

第六十九章【庭院深深刺微冷,凉意入骨几寸?】

倾君玖生陌上时 瑄亚氿氿 1548 2019-01-12 02:49:16

  王府里,烛火通明的房间,御医正在为昏迷中的安陵月小心诊脉,安陵晟焦急的站在一旁,急切问道;(“王御医,月二弟可有大碍?”)。

  王御医慢慢收起医药木箱,转身回禀;(“回禀太子殿下,二殿下只因伤心过度,再加上失血过多才导致昏迷不醒,不过微臣已经为殿下适过银针,等一下再开些药方给二殿下服用,这些天要多注意休息,相信过不了多久二殿下就会自己醒来”)说完恭谨施了一礼,走到桌子旁边提笔写下药方。

  (“有劳王御医了,本王在此谢过御医救舍弟一命!”)说着安陵晟温和回礼道。

  王御医连忙阻止,恭谨;(“太子殿下严重了,老夫身为医者,本就是分内之事,何谈有劳?更何况是太子殿下以血换血方法,救了二殿下才是!”)。

  安陵晟微笑,认真道;(“王御医本王不想让月弟知道此事,还请你帮忙隐瞒,本王感激不尽”)。

  王御医面色愁容看向安陵晟,担心道;(“太子殿下,老夫自然会守口如瓶,但只不过你的身体十年后,会被这毒吞噬,慢慢会枯竭而死---------------只怕皇后娘娘知道了————唉,是老夫没用啊,解不了此毒”)语气责怪。

  (“王御医不必担心与自责,只要月弟没事就好,本宫身体自己清楚,以后定会多加小心”);说着安陵晟命丫头们进房间,拿药单去药房取药。

  “微臣告退”:王御医恭恭敬敬退了下去,转身轻叹了一口气,走出王府,七夜送他上了马车。

  马车静静地消失在了黑夜里,看着天空的那抹残月,回忆着今日种种,凉意纷纷涌上心头,要不是太子殿下及时赶到,救下公子的话,还不知南岳云雷会怎样杀了二殿下。

  七夜回到安陵月房间,看着公子疲惫不堪的身子躺在床上,白纸一般的脸颊,仍然昏迷不醒,再加上尹人公子的突然离去,换做是谁都会悲伤?!这庭院虽然富丽,高雅别致,四周高墙深深,屋外的人是多么羡慕里面的富贵,又有谁知道,富贵,权利的背后是一切一切的身不由己。

  安陵晟坐在椅子上,面色也极其难看,温和语调;(“七夜,今日之事绝对不能传扬出去,吩咐下去,把‘那人’关押好,不得出任何差错,对了,尽快办好‘尹人’公子的身后事,秘密发丧,不必太过奢侈,月弟还在昏迷中,我们必须要尽快把这事情解决,不能给别人留下话柄,不然皇室会很尴尬——”)眼里一丝凉意。

  七夜立马回应;(“是,殿下,不过公子知道您为了他性命都不顾及----------,可怎么办?”)躬身示意着。

  安陵晟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头,语气略有疲惫道;(“能瞒多久算多久,月弟年纪还小,我不想让他知道太多事情,一切都有我这个大哥在,快去吧”)。

  (“是--------”);说完七夜转身离开房间,留下了安陵晟一人,守着床上昏迷之中的安陵月,心疼的看着从小受罪的亲弟弟--------------------------------------------------------------------------------------------已经昏迷了十天的安陵月,在床上叫着;(“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己总会梦见你,你别走---------------”)说完自己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慢慢做起身子。

  恍恍惚惚中,安陵月回忆着自己在西郊树林,不是被南岳云雷刺了一刀,就快死了,迷迷糊糊中他好像见到了尹人的身影;(“尹人!”)。

  安陵月猛然清醒过来,随后下床,腰间的伤口被自己用力又裂开了几分,鲜血从绷带里渗出,自己咬牙强忍着疼痛,慢慢站立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冬季,雪花不断飘落下来,安陵月一件素色单薄内衫,脸上丝毫没有以往的青涩,反倒是更多了几分冰冷的内敛,自己就这样鬼使神差般,走到了尹人的房间前,轻轻推开房门。

  看着一切熟悉的摆设,安陵月缓慢的走到桌旁边,闭目感受这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轮廓,熟悉的声音;(“师兄-------------------”)自己仿佛能感受尹人没有离开一般。

  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空空荡荡房间里,只有自己独自一人而已,门口的雪花,越来越大,一把油纸伞印入眼中,伞下之人一身白袍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安陵月高兴道;(“你没有死,太好---------太好了-------------”);说着自己立马冲出房门,激动的抱着那人。

  那人有些默然,推开自己道;(“二殿下,怕是认错人了!?”)语气冷冷。

  安陵月一下子松开手,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竞是‘南岳谣’。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