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星妻有点甜

005、还敢跟我吼?

首席星妻有点甜 红叶知羞 2019 2019-01-03 17:35:06

  “林小姐,以后寒先生就是你的主人,巴登号上您已经签过字,按过手印,您是知道的哦?”

  路过大厅,简饶低声跟林筱交代道。

  他是看到林筱在玻璃罩里反抗的样子,担心她回到庄园还有这个心思,寒先生喜静,更何况酒庄里还住着丫丫小姐,万一惹恼了寒北城,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林筱惊恐的大眼睛盯着甲板上的男人,那是她的“主人”?

  当初,一个在这个组织工作的华人阿姨,负责照顾女孩们的起居,她看林筱生涩而倔强,曾经好言相劝。

  “我亲眼见过一个跟你年龄相仿的女孩,在被买下后第二天惨死在巴黎街头,因为受不了虐待,企图逃走,小姐,你最好乖一点,少受点罪,保命要紧……”

  林筱在半个月内,听到这类的消息不是一次。

  那些大鳄们买了女人,并不是带回去娇养,很多是为了满足他们某种特殊癖好……

  虐待,不是最重的待遇!

  林筱看着船头甲板上迎风而立的男人,心头微颤,身上的肌肉僵硬,指甲深嵌肩膀上的皮肤里。

  她看着男人冷漠的背影,想到在拍卖场里,他力压他人的气势,这个男人应该也不是善类……

  寒北城迎风又抽了一只烟,青烟白雾之间,男人的面容更加俊朗,初春的海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

  他不知道,自己举手投足之间,英俊矜贵的气息,美得具有攻击性……

  林筱的惊恐,没有因为这个高颜值的买主而消退,反而因为看到寒北城寡淡的面容更加深刻起来。

  许久,寒北城从船头甲板上下来,黑色的风衣在寒风中摆动,暗色的眸子不带什么情绪,只冷眼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战利品”。

  从巴登号上下来,林筱只领到一件薄薄的纱衣,勉强遮体,曼妙的身体若隐若现。

  她的皮肤,莹白中透着一点粉嫩,五官精致深刻的像个洋娃娃,尤其是眼睛,乌黑如墨潭,似乎有种魔力,会把人吸进去。

  林筱迎上男人的目光,半天,她冻得发紫的唇瓣轻抖,“先生,麻烦请给我一件衣服好吗……”

  纵使处于劣势,林筱依然维持着礼貌与教养,与刚才在拍卖场的愤怒和歇斯底里相比,此时的女人镇静下来,更讨人喜欢。

  寒北城坐在沙发上,目光冷淡且直接,他注视了林筱有三分钟。

  “说说你的理由!”

  声音磁性,低沉。

  他不喜欢被人命令,也不喜欢那么直接的被人要求。

  其实就算林筱不开腔,他也没想着要冻死她,只不过,她开了口,他反倒不想那么快如了她的意。

  自己冻成这样,他还要什么理由?她感觉这个男人冷硬如石。

  “先生既然舍得花300万欧元买我,肯定不会在乎一件衣服!”

  林筱刚刚经历了人生20年以来最为狗血的一幕,作为一只价值300万的宠物,林筱再为自己争一件衣服,不过分。

  林筱咬着已经紫青的嘴唇四下张望,继续说道,“离靠岸还有半个小时,先生的300万如果想物有所值,上岸后我会给先生周到的……服务!”

  林筱羞红了脸,她知道这么说,节操掉了一地,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时候还管那么多,先活下来再说。

  “这期间,我不能被冻死……否则先生的钱就打了水漂……”

  女人乌灵灵的大眼睛噙满水雾,说完,她低垂着头,不愿意与男人对视。

  寒北城听得很认真,只是黑瞿石般的眼眸更加暗淡。

  天下所有的女人都一个模样,用自己的姿色和身体做筹码,套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心中有些厌恶,男人笔挺的身体靠在沙发背上,沉默代替了回答,俊美异常的脸上没有一丝温情,反倒笑意有些讽刺。

  林筱感觉自己只是想要一件取暖的衣服,至于这副表情?

  她又不是与虎谋皮!

  本小姐其实也有脾气,你没看出来吧?

  林筱吸了吸鼻翼,声调提高了一点,虽然音调有些颤抖,但是气势明显更加坚定,“就算先生不在乎服务……我也一样需要一件衣服……”

  男人仍然未动声色!

  还敢跟我吼?

  林筱被他盯得双腿发麻,脸上的窘迫显而易见,异国他乡,都是华人,自己说的国语极其标准,这个家伙还在装傻充愣?

  “先生,如果你听不懂,那……我自己动手了!”林筱迈步上前……

  甲板上没有其他人,林筱已经观察过了,这个男人的中长款风衣,正好可以裹住她的全身。

  ……

  三分钟后……

  林筱裹着寒北城那件黑色风衣,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小腿也缩进了风衣,有了衣服的遮挡,纤细瘦弱的身体不再那么抖了。

  嗯,而对面的某男脸色阴沉,美眸里有几分诧异。

  他身上已然剩下黑色西装裤,白色衬衣,袖口系着名贵的钻石袖口。手腕白皙,刚才林筱碰触到他的指尖时,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凉意。

  这个男人似乎没有温度。

  寒北城脸色自然阴沉,他没有想到,会有女人敢从他的身上武力扒衣服下来。

  的确是武力……

  因为观察过,男人的风衣没有系扣子,而且他是披在肩膀上,扒下来也很容易,所以她才动了这个心思。

  横竖都是死,与其被冻死,还不如搏一搏,林筱看到寒北城明显的皱了皱眉头,一脸的嫌弃。

  寒北城似乎有严重的心理洁癖,这女人靠近的时候,他明显闻到了淡淡的花香和少女的芬芳……

  男人只有一瞬间的晃神,这个女人就动了手,并且成功的“抢夺”了他身上的衣服……

  其实推倒这么一个瘦弱的小家伙根本不是难事。

  但是,打女人,寒北城还是有些不屑。

  而且就在刚刚,男人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对于一个脸盲患者来说,林筱的小脸的确够精致,而且美得有识别度。

  哼,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他好像能记住了!

  敢从老虎身上扒皮,真是了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