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2章 帮她解难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466 2018-12-30 00:21:23

  会议室处于公司顶层。

  前来参会的人并不多,翟董事长,总经理,销售三部的三个总管和六个金牌销售人。十一个人围坐一起,董事长上座,其他人按级别依次入座,倒显得会议桌太大了。

  梁锦仪抬起头,目光正巧与另一束温柔的目光相碰。

  梁锦诺微笑着,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紧张。梁锦仪同样回以一个微笑。

  从小到大,梁锦仪都以哥哥梁锦诺为榜样。如今梁锦诺能在南渊做到销售A部总管的位置无疑是证明他的优秀与出色。

  “今日召集大家来是有要事。”翟董严肃的神情让在座众人也认真起来,“大家都知道最近在本市突然崛起的沈氏集团宣布进军数码界,现在他们将在本市寻找合作商进行资助,恰定合作方正是我们南渊和我们最大的对手创辰。两家公司都研发出了最新款产品,这也是沈氏难以抉择的原因。因此如果我们得到了沈氏集团的合作资助便能让南渊更上一层楼!我召集你们是希望你们之中有人能够站出来去和沈氏集团负责人洽谈获得这次合作。”

  虽说是“你们”,但谁都明白这将是销售三部而非个人之间的竞争。无论是哪部接了这个活,成功了便是为本部为公司长脸,不成功则……

  “听说B部的梁小姐在国外深造了三年,进公司一年来又表现的十分出色,想必这次交给梁小姐……必不会让我们失望吧!”

  一阵沉默之后,带头说话的正是销售A部的副总管。

  梁锦诺闻声眉头紧皱。副总管的一番话让众人将视线齐齐聚焦到梁锦仪的身上。梁锦仪刚来公司一年便崭露头角,这次若交给她去谈判于情于理也都说的通。

  但在座三部的人都知道这位副总管对B部是最嗤之以鼻的,此时这样夸赞梁锦仪,谁都明白他的用意。梁锦仪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新人,一旦谈判失败,那么她的职场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

  然而商场上最擅长用的便是故作不知,没有人会傻到站出来把这一切挑明。

  “那……”

  “翟董,妹妹刚来公司一年,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交给她了。”董事长正欲说话之际,梁锦诺开口道。

  “听锦诺的意思,是想负责这件事了?”坐在总经理位上的男子沉声道,他面前桌上的三角立牌上写着他的名字——“翟雨森”三字。

  梁锦诺看向他,点头:“正是。”

  梁锦仪周围不少销售人或掩唇轻笑或闷闷憋笑。哥哥抢妹妹活干的事儿可真是难得一见。虽然他们都知道梁锦诺是在帮梁锦仪。

  A部除了梁锦诺,没有一个人见得B部好见得梁锦仪好过,自然是要把B部往死里坑。副总管没想到他一番话被梁锦诺接过竟把他们A部自己要给坑进去了。

  “不是,翟董,梁总管,我们A部虽然销售业绩不错,但论谈判能力……”

  “自然是更好。”

  一如既往冷淡的语气,梁锦仪根本不需要投去目光就能想到顾言钦说话时冷漠的表情。

  副总管闻言脸色顿黑。

  “言钦所言甚是。”翟雨森微笑着看着那位副总管,而后侧眸对梁锦诺说:“那么这次便由销售A部全权负责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们失望。”

  都说翟雨森和顾言钦私下关系甚好,总经理此言一出,没有人敢再反对。

  翟雨森是翟董事长的儿子,他的话也就代表了董事长的意思。

  一场重要的会议在这般草草结束之后,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真险。”回到办公室后黎潇轻轻拍了拍梁锦仪的肩,“真得谢谢你哥了!”

  梁锦仪扯出一抹笑意。

  梁锦诺绝不是那种爱冒风险冲动出头之人,这次是她连累他了。哥哥深受器重,如若他谈判失败,虽然下场肯定不至于她谈判失败那么惨,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可能会断送自己的工作前程。

  “不过这C部从来不帮A部B部任何一方,以往都是保持沉默的,怎么今天突然帮忙说话了……”

  黎潇不解道。经她这么一提,从担忧梁锦诺的思绪中回神的梁锦仪也感到有些奇怪了。

  “难道顾言钦表面将这难题推给A部其实是想暗中帮助A部?那我们B部岂不是……不行不行我得去防备防备……”

  黎潇拧眉,自言自语地转身离开了。

  梁锦仪坐在办公椅上,右手无意地搭上左手摩挲着尾戒。她的心突然感觉很烦乱,或许一方面是因为梁锦诺接手一事,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合作方是沈氏集团。

  沈氏集团在本市的突然崛起梁锦仪是知晓的,只是沈氏集团的公关做的极好以致于外界对这个公司的认识都不深入,甚至都没有人知道沈氏集团以前是做什么的,又为何会进军数码界。

  梁锦仪原本并不想管沈氏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在她今日见到沈凌之后,一种隐隐的不安油然而生。

  她记得沈家是从商的,背景殷实,基业就在H市。

  或许,此沈非彼沈。梁锦仪心里自我安慰着。

  她实在不希望自己今后的生活里再与沈家有所关联。

  那些曾经的美好的痛苦的梦,就让它们随时光消逝吧。

  此时正值夏末秋初,天气虽不像酷暑那般难耐,却也是闷热的。结束了一天剩下的工作时已过了正常下班时间,梁锦仪收到了梁锦诺发来的“今晚要应酬你先回去”的消息后,提着工作包离开了空调房,按下电梯。

  电梯定格在这一层,门打开,本应空无一人的电梯厢内站着一个人,顾言钦。

  此时的他不再穿着工作服,而是穿着一套也不算正式的西装,他只是站在厢内微微抬眸,梁锦仪便感觉不自在。

  “不进来?”

  冷冷的三个字从他凉薄的唇里吐出,梁锦仪这才发现他已经保持按着电梯开门键的动作许久,她抱歉地笑了笑,提着包走进去。

  电梯门合上。

  若说世上有谁最不好相处,梁锦仪绝对选择顾言钦。而现在她却无奈与他共处一个狭小空间里,这让她更加尴尬。

  “那个……谢谢你把戒指送还,顾总管。”她小心翼翼地说着以缓解自身的尴尬。

  顾言钦没有说话,连一个“嗯”字都不曾给予。好在电梯终于到了一层,门一开,梁锦仪便迫不及待地走出来。

  而后电梯门合上,电梯继续朝下落至负一层停车场。

  天色渐暗,街市繁华。

  往日里梁锦仪都是坐梁锦诺的车回家,每每梁锦诺出去应酬的时候,梁锦仪也习惯了搭地铁公交回去。

  只是今天她刚走出公司不久,一辆黑色奥迪缓行在她手边,她本是不在意的,奈何她往前走那车也随着她行进,后面因奥迪缓行而无法正常行驶的车纷纷按起了刺耳的喇叭,这使得梁锦仪不得不注意到它。

  车窗缓缓摇下,梁锦仪看到驾驶位上那张扑克脸后脚步一顿。

  “是你?”怎么又是顾言钦?

  “上车。”没有多余的话。

  梁锦仪见后面的车主都探出头来催促,只得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车开了。

  “顾总……”

  “安全带。”顾言钦打断她。

  梁锦仪手忙脚乱地系上。今天她和顾言钦的碰面与交谈比往常都要多,这于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面对顾言钦,梁锦仪总会觉得很不自在,她也不会认为顾言钦这般好心是要送她回家。

  “顾总管,你要带我去哪儿?”

  “魅吧。”

  梁锦仪一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