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3章 有关顾言钦的那些事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4900 2018-12-30 14:28:34

  魅吧是H市中心最有名消费最高的酒吧,非富豪贵客不得轻易进入,因此不少有钱人喜欢把应酬的地方定在这里。

  “为什么要带我去魅吧?”梁锦仪讪讪笑道,“总该不会是去请我喝酒吧?”

  “去见一个人。”顾言钦目视前方道路。

  “那人与我有什么关系吗?”梁锦仪不解道。

  “到了就知道了。”

  既然是要带她见人,怎么之前没有提前告知她?至少刚才在电梯里碰面也应该说说的。

  梁锦仪心想她应该拒绝加反抗的,但是对方是平时与她交集甚少的顾言钦,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至少对于顾言钦这个人的人品,她是信得过的,索性也就放弃抗争选择顺从了。

  听着振奋的摇滚音乐,舞池里尽情狂欢的男男女女,吧台前玩弄酒瓶的调酒师,喝酒畅谈的客人,甚至是坐在角落里孤独的身影,每个人都投入到这场激情的狂欢盛宴,酒杯的碰撞声与放荡的大笑声混杂在激情之中,暧昧的气氛笼罩着整个魅吧。

  梁锦仪从不排斥酒吧这种混乱喧杂的地方,以前还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她的那些外国朋友最喜欢带着她去酒吧畅饮狂欢,每次去酒吧的时候沈翊都会陪伴她一起。沈翊酒量极好,而她喝两杯就有了醉意。沈翊总是一次次帮她挡酒,细致入微地照顾她,圈子里都说他是宠妻无度。

  那个时候梁锦仪看着沈翊的眼眸总能看到他毫不掩饰满满溢出的情意。

  只是记忆中的那份情意有多浓,最后决裂时梁锦仪的恨意就有多深。

  现在的她也能喝很多酒,都是回国后这一年内各种应酬锻炼出来的,最开始每次应酬梁锦诺都会跟着她同去,起初销售A部的人还以为总管是去抢生意而兴奋不已,到后面才知道总管不仅没抢生意,还去帮B部的梁锦仪挡酒,甚至有时帮她说话拿下单子……然而梁锦诺个人实力优秀又的确为A部带来了不少利益,这让A部的人对梁锦诺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总管是敢怒不敢言。

  一方面想学会独当一面,另一方面又不想让梁锦诺成为非议的对象,梁锦仪开始拒绝哥哥的好意没再让他跟着自己去应酬场,甚至瞒着他去应酬,一次又一次的灌酒喝醉锻炼着自己的能力。然而有一次她被不怀好意的大客户使了手段差点丢了清白,若不是黎潇第一时间紧急打电话叫来了梁锦诺,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梁锦仪!”

  那次醉酒后梁锦仪再醒来时已是躺在医院,她被梁锦诺气愤的咆哮惊的彻底清醒。

  “哥?”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梁锦诺紧捏拳头,“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脑海里闪现出那不堪入目的画面,梁锦仪有些尴尬地抱歉道:“对不起,我……”

  “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梁锦仪,你若是出了事,我怎么跟爸妈交代!我怎么对得起自己!”

  那是梁锦诺对她说话最严肃凶狠的一次,他连名带姓地喊着她,语气里的愤怒让梁锦仪不敢抬起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许久沉默之后,梁锦诺也慢慢平静下来,梁锦仪听到他轻声道:“对不起。”

  那声“对不起”深深印烙在梁锦仪的心上,在以后的日子里时刻提醒着她不要再让任何人为她担忧。

  “坐吧。”顾言钦说着。梁锦仪眼中迷离的光彩瞬间聚拢一团。

  “哦,好。”她坐了下来,无意间与他隔了一个人的安全距离。

  “言钦哥!”

  梁锦仪听见嘈杂之中有人喊着顾钦言的名字,她顺着声音望去,看着那个从舞池中穿过的女孩。

  顾言钦朝女孩微微点头示意,女孩开心地跑了过来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二者的对面。

  “她是翟董的女儿,雨森的妹妹,翟云淼。”不等梁锦仪出声询问,顾言钦先行介绍道。

  梁锦仪点头表示了解。她早就听闻翟董还有个女儿,眼前的女孩确实与翟董和翟总有七八分相像。

  “你好,翟小姐。”梁锦仪伸出手。

  “不要叫我翟小姐,叫我云淼就好。”翟云淼笑嘻嘻地看着梁锦仪,回握她,“你就是梁锦仪了吧?”

  “翟小……你……认识我?”

  “是我特地让言钦哥带你来……我知道这样十分冒昧但是……我很想认识你。”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翟云淼深吸一口气,两片红云飞上耳畔,“我、我喜欢……喜欢梁锦诺,你是他的妹妹所以我……我希望能和你成为很好的朋友。”

  这个理由让梁锦仪哭笑不得。

  从初中开始哥哥就是很多女生倾慕的对象,倒也确实有不少人为了接近梁锦诺而刻意接近她,只是向这般直白说出口的,恐怕也就只有翟家大小姐这一个了。

  虽然此前从未见过翟云淼,但梁锦仪还是听说过这位翟家大小姐的大名——她曾凭借一款钻戒的独特设计获得过珠宝设计行业的王牌奖项,现工作于国内顶尖珠宝设计公司。

  在梁锦仪看来,这样的工作职业应该是极其忙碌的。

  你来我往的几句介绍交谈后,双方都对彼此有了大概的印象了解。

  “云淼,你最近是在休假吗?”

  “不是啦,我在外工作一年多,这次公司派我来H市出差三个月,刚好就可以回家看看。”

  “那,你是怎么认识我哥的?”

  “自然是在我爸公司里见到的。”

  那个时候,她应该还在国外。梁锦仪心想。

  说到这里,翟云淼眼里闪着光,“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梁锦诺,他的气质,他的言行举止……而且他是我今生见过的第三个帅的令人发指的男人。”

  “那第一个和第二个是谁?”

  “自然是我哥和言钦哥!”

  梁锦仪偷偷瞄了眼顾言钦,后者靠着沙发轻摇着手中的酒杯,眼睛深邃幽暗看不出情绪。

  梁锦仪必须承认翟云淼所言非虚,翟雨森和顾言钦确实有着帅气的外表和深厚的内涵,但是她真的很难想象像顾言钦这种不解风趣的男人是怎么和性格开朗的翟家兄妹从小玩到大的。

  “咦,锦仪姐,你不喜欢威士忌吗?”翟云淼看着她面前未动的酒杯,“那我去给你换——”

  “不用麻烦了,除了应酬,平时我……不喝酒。”

  “啊?抱歉,我不知道……我不应该约在魅吧的。”

  “没事。”

  简单的聊天让梁锦仪对翟云淼很有好感,并不是每个千金大小姐都能如她这般不端任何架子,像个孩子一样。

  “失陪一会。”

  顾言钦起身,高大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疯狂的人群之中。梁锦仪不禁有些想笑。

  果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面不改色地坐在一旁听女人们聊天的。

  或许正是因为顾言钦的离去使得梁锦仪更加放松,和翟云淼的交谈也更加随意。

  “其实言钦哥以前不是这样的。”翟云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在喧闹的酒吧里沉淀出孤寂,她轻声道。

  “那他以前是怎样的?”

  或许是顾言钦拒人千里的性格让梁锦仪突然对他的过往产生了兴趣。

  “言钦哥十五岁那年不知为何离开了H市,再等他一年后回来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的性情都变了。我曾问过他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他闭口不提,我也没再追问。好在他和我还有我哥我们三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要不怎么会我一回来和言钦哥说想认识你他就真的今天把你带过来了呢!”

  翟云淼说着,眉眼间笑意盈盈。

  “可是……”可是如果不是她梁锦仪下班晚了,她根本不会那么凑巧地碰到顾言钦,然后被他带到魅吧来。

  除非他顾言钦一直在等着她?

  梁锦仪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

  “可是什么?”

  “没什么。”梁锦仪微笑着摇摇头。能让顾言钦在意并放在心上的人和事……看来顾言钦和翟家兄弟二人的关系确实是极好的。

  “总之,锦仪姐呀,你今天可别怪言钦哥,若不是他那次和我打赌输了我逼他承诺说会在我回H市时将你介绍给我认识,言钦哥他才不会干这种事情呢。”

  想起那次赌约,翟云淼不禁轻笑出了声。

  ——

  时光飞逝,交谈甚欢。

  翟云淼告诉梁锦仪翟家家规极严,翟父定的家规之一便是晚上十点半前必须回家。梁锦仪这才意识到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此时的街道两侧灯火通明,对于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年轻人而言,这个时候才是夜生活的开始。翟家派来的司机已在魅吧外等候多时,翟云淼正想让司机顺便稍梁锦仪一程的时候,之前离去的顾言钦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

  “你先回去吧,我把她送回去。”

  “那就辛苦言钦哥啦!”翟云淼笑着挥手告别后上了车。

  梁锦仪是想拒绝的。她不想和顾言钦呆在一块。

  她站在原地目送翟家的车消失在街角后,转身,看着仍旧等候在原地的顾言钦。

  “我……”

  “上车。”这是今日他第二次说这句话。

  梁锦仪没有动,顾言钦走了两步发现身后的人并没有跟上,他回身看向她。

  “不走?”

  竟带有几分威胁的意味。

  “你说,若是梁锦诺知道你今晚……”

  “走还不行嘛!”

  梁锦仪有些气恼。若是让哥哥知道她去了酒吧,而且还是贵人专属的“魅吧”,不论她是去做什么有没有喝酒,都一定会被哥哥毫不留情数落一顿。

  顾言钦,居然也会用言语威胁人。

  是了,混迹商场上的人,有哪个不善于抓住对方弱点的呢?

  她狠狠瞪了顾言钦一眼,而后先他一步走到他的车前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系上安全带。顾言钦则绕过车前来到驾驶座。

  坐在柔软的车座上,梁锦仪忽然发觉自己刚才的话语和举动颇为幼稚,好在顾言钦并没有太在意。他关上了车门,打开了上方的暖灯,发动了车。

  “你……你知道我家住哪儿吗?”

  “知道。”

  “诶?”

  “我看过公司里每位员工的身份资料。”他说道。

  顾言钦的车开的不快不慢,恰让梁锦仪觉得十分舒适。她看着前挡风玻璃上灯光下倒映的顾言钦那张冷峻的脸,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容却在晦明变化之中柔和了线条。

  她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沈翊。然而只是一瞬,梁锦仪就清楚地知道他不是他。

  沈翊开车时从来不会像顾言钦这般一路沉默。沈翊喜欢听歌,车上总是放着几张专属的CD;他喜欢聊天,喜欢一边开车一边和她聊着各种见闻趣事……

  顾言钦,则完全是沈翊对立面的模样——少言寡语,冷漠自持,喜欢安静。

  “顾言钦。”

  这是梁锦仪第一次当面直呼身旁之人的名字。

  “说。”

  “我觉得,你不应该是甘于总管之位的人。”

  不知怎么的,梁锦仪竟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说了出来。

  但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以顾言钦的能力顾言钦的性格,区区一个总管的位置怎么会满足他?更何况翟家和他关系不浅……

  顾言钦没有说话。

  梁锦仪一点也不意外,她刚才的话语似乎是冒犯到他了。其实这背后的缘由,她大概也是知晓的。

  他的车开的仍旧平稳。

  “为何一开始不拒绝我带你来,为何之后也不选择离开?”

  当驶到一个路口被红灯拦下时,沉默许久之后的顾言钦冷冷开口,却并没有解答她之前提出的疑问。

  “我……”

  梁锦仪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想要解释却发现所有的言语听起来都那样苍白无力。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

  “你……明明是你要拉着我……”

  或许只有这么说,梁锦仪才能让她觉得自己没有过错。顾言钦这三个字,就足以让她把所有想要解释的话语咽进肚子。

  “我知道了。”顾言钦道,“今日没有商量便自作主张把你带到魅吧一事,我很抱歉。”

  他的语气很平淡。

  没有反驳没有辩解,她以为,像顾言钦这样的男人是不会轻易说出“抱歉”二字的。更何况,她没有拒绝,这不是他的错。

  梁锦仪再一次不知所言。

  顾言钦就像是一个周身笼罩在迷雾之中的人,让人看不清他的心思,他那双幽黑的眸足以黯淡了所有的色彩。

  接下来的一路,二人都选择了沉默。

  半小时后,车稳稳停在了小区门口。

  “谢谢你送我回家。”

  梁锦仪敷衍地道完谢,迫不及待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后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进小区,一刻也不愿停留。

  昏暗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拉长,她的身后一片寂静,寂静的让她以为——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梁锦诺还没有回家。

  梁父梁母看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进门的女儿一句话没说便回了自己的屋反锁房门也没多问,只当她是出去应酬生意没谈拢心情不好罢了。

  梁锦仪把手里的办公包放在桌上,她开了房间里的暖灯,走到窗边关上窗帘,眼角的余光瞟到楼下一辆开着尾灯的车缓缓驶去。

  她的心,烦躁不安。

  匆匆忙忙的洗了澡,梁锦仪躺在床上,头顶暖灯的光营造的氛围像极了顾言钦车内。

  “远离顾言钦这个人,越远越好。”这是黎潇在梁锦仪入职第一天对她的告诫。尽管黎潇很佩服欣赏顾言钦,但这也并不妨碍她对于顾言钦这个人的畏戒。

  “为什么?他很恐怖吗?”

  “你知道创辰是如何做到今天这么大的规模与我们南渊平分秋色吗?”

  梁锦仪看着黎潇摇了摇头,却听后者接着说道:“因为创辰,是踩着顾家的心血基业一跃升天的。而顾家的基业……全毁在他顾言钦手里,只因他家里逼迫他去做了不想做的事情,他竟狠心将整个家族的基业出卖!”

  梁锦仪本是不信的。

  可后来,她是不得不信。

  只因那一次,南渊许多员工都亲眼目睹了创辰集团某负责人亲自上门来南渊找顾言钦谈合作的事情。

  “合作?没什么好谈的。”众目睽睽之下,顾言钦毫不留情地拒绝道。

  “顾先生,您当真不在意您顾家的……”

  “没价值的东西,不值一提。”

  那负责人脸色一黑,最后悻悻离去。

  听说翟董事长本有意提拔顾言钦,却因为这一出戏而不了了之。

  纵使翟顾二家是世交,但顾言钦这种对自己家族都下得去的手的人注定他备受忌惮再无前路可进无高位可攀。

  只是,真的有人会恨到狠到拿自己家族基业开玩笑的吗?

  梁锦仪想不明白。

  关了灯,黑暗的环境让她起伏的心慢慢平静。闭上眼,一夜安梦。

  

枫丶晚

双更加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