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10章 意料之外的要求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401 2019-01-06 21:03:13

  梁锦仪再次回到包厢时,房间里是死一般的寂静,三个男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她的身上,她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坐回原位。

  “梁小姐回来咯。”曾屿笑道,然而他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笑意。

  沈翊瞟了眼曾屿,后者收敛了笑容,默默将一份文件夹递给梁锦仪。

  “梁小姐,合同我已经让人拟好了,二位先过目。“沈翊说道。

  梁锦仪瞅了眼身旁的顾言钦。

  “怎么了?”顾言钦问道。

  梁锦仪摇头。

  三个人的表现都很平静自然,似乎在她出去的这段时间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梁锦仪将十几页的合同仔仔细细地翻看了一遍,就连她一直放在桌下的左手也伸出来扶在文件夹上,尾指的戒指清晰地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沈翊的目光瞟过它,停顿了半秒,又不着痕迹地挪开。

  在这期间,谁都没有去打扰她。

  沈翊朝着顾言钦的方向高举酒杯,顾言钦不发一言,同样举起酒杯,玻璃在半空中碰撞发出声音,伴随着这一声脆响,梁锦仪放下了合同。

  “这……”

  她嘴角一抽。

  “梁小姐有什么顾虑吗?”

  沈翊放下了空酒杯,问她。

  顾言钦将合同文件从她手里自然地取过,认真地查看阅读她所停留的那一页。其中沈氏给出的合作好处远远超过了南渊的预料,而他们的要求也只是在基本要求之上多加了一条——

  “沈总,您这个玩笑开的有些大。”梁锦仪头疼地说道。

  “对于公事,我不开玩笑。”

  他认真回应。

  “可这……您确定要将‘H市数码科技展览会’交给……我去负责筹办?”梁锦仪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

  “既然南渊要与我们合作,除了科技研究方面,我更看重我的合作方其他方面的能力。”沈翊道,“你们也看到了,这次数码科技展览会市里极为看重并将它交给我们沈氏去筹办。但是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论数码科技创新研究方面,放眼整个H市也只有南渊与创辰两家集团专精于此,所以这也是我们沈氏进军数码科技界寻求合作方的重要原因之一。”

  “可是沈总,您大可说是交由南渊承办,也不该……把负责人直接任命给我吧……”

  “听说梁小姐刚进南渊一年便有着不错的销售成绩,所以我很欣赏梁小姐的能力,也相信您能带给我其他的惊喜。让梁小姐做负责人,自然也是想将这次展览会带来的效益最大化的给你们南渊。当然,梁小姐若是不愿意,沈氏自然不强求。”沈翊微笑着说道。

  那么言外之意,就是两家集团合作取消。

  梁锦仪狠狠地盯着他。他在用这次合作机会逼迫她去签下这份合同接下负责人的重任。

  他果然还是她熟悉的那个沈翊,即使外表伪装的再完美,骨子里流淌的血液绝不会改变。

  “沈总给出的条件很好。好到让南渊无话可说。”顾言钦看完了合同的所有内容后,合上文件开口道,“只是要求梁锦仪成为展览会负责人这一条,她不愿意,无人能勉强。如若一个公司需要依靠某个员工去达成合作目的,它注定是失败的。很显然,南渊不会这样。”

  “我同意您的说法,顾先生。可是这个证明能力的机会对于梁小姐而言可遇而不可求,您又怎知梁小姐一定会拒绝呢?”

  沈翊不急不缓地说着,脸上是他一贯自信的笑容。然而梁锦仪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她知道顾言钦在帮她,但是——

  “顾总管,合同其他地方没有问题了吧?”她问道。

  顾言钦闻言皱眉。

  “你想做什么?”

  梁锦仪没有回答,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他以为她会考虑清楚的。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签了吧。”她说道。

  “梁锦仪,你想好了!”顾言钦低吼着,语气里难得的带了几分感情,这个认知让梁锦仪愈发不敢面对他,低着头拿过合同。

  他以为她会考虑清楚的!

  “梁锦仪,你……呵。”顾言钦气愤地轻笑出声。

  可真是好样儿的!

  顾言钦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她。

  他看着梁锦仪签下自己的名字,以公司的名义谈下了这次的合作。她握笔的手没有颤抖,一笔一划坚定而谨慎。

  她真的考虑的很清楚。

  梁锦仪搁下了笔。

  “那么,梁小姐,祝我们合作愉快。”沈翊接过文件夹。

  “合作愉快。”梁锦仪公式性地回应,“很感谢今天沈总的款待,既然合作一事谈完了,我们得先走了。董事长那边还在等着我们的消息。”

  她说的很急很快,不敢有一秒的停顿懈怠。

  沈翊点头,没有为难,也没有出言挽留,甚至目光都没有在她脸上多停留片刻便侧头示意服务员倒酒。

  梁锦仪看向顾言钦,后者早已起身,一言不发地朝大门走去。

  二人出了水晶之界到了停车场后,梁锦仪伸手拦住他。

  “顾言钦,车钥匙给我。”

  “……”

  “顾总管,车钥匙。”沈唯双强调道,“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我在国外考了驾照,放心。”

  顾言钦掏出车钥匙交给她,梁锦仪开了车门坐进驾驶座。

  梁锦仪的车开得很平稳,目光注视着前方灯光照亮的道路。窗外的夜景很美,然而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他们却没有时间为此停留。

  从出包厢到上了车,顾言钦都没有再提方才合同一事,一直沉默的状态倒让梁锦仪心里有些愧疚了。

  “顾言钦,你住哪儿?”

  “……”

  “顾言钦,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把你送回去?”

  “把我送回去然后呢?”顾言钦看着她,眼眸清冷,“再开着我的车回家?”

  梁锦仪一愣。她确实没有想到这么多。

  “你直接开去你家就好。我在附近找家宾馆。”

  “好吧。”

  顾言钦再次回归沉默,靠着后座合上眸。

  许久,他都没再开口,久到梁锦仪都以为他睡着了。头顶的冷气口排出的凉风将顾言钦的头发轻轻吹动,梁锦仪将车内的冷气调高了两度。

  “梁锦仪,原来你和沈翊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身旁的人突然开了口。梁锦仪身子一颤。

  “他和你说的?……在我出去的时候?”

  “嗯。”顾言钦睁开眼。

  梁锦仪轻笑道:“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顾言钦声音沉冷道:“我更意外你会签下那份合同。”

  终于,他还是说到了合同上。

  “……沈翊说的不错,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她轻抿唇。

  “你明明很讨厌被人威胁。”

  梁锦仪没有接他的话。他又不是她,又怎会知道她的想法。

  “知道四天后是什么日子吗?”顾言钦又问。

  “是什么?”

  “H大百年校庆。”

  梁锦仪闻言瞳孔一缩,猛地踩下刹车。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后,车稳稳停在了街边。她打开了双闪灯。

  “顾言钦,你想说什么?”

  她的声音骤然变得很冷,没有一丝起伏。她的眼神冷凝而陌生。

  原来,只需要触及逆鳞的一句话,就足以让她面目全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