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13章 我等了很久,梁小姐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194 2019-01-09 23:04:26

  “梁小姐,会议室有请。”

  梁锦仪刚把一份产品信息导出数据库时,一则内线电话将她叫去了董事办公层。

  此时装潢别致典雅的会议室内,翟董坐在董事长的主位上,他的左手边坐着的是翟雨森,而在他右手边坐着的则是沈氏集团的掌权人沈翊。

  沈翊的目光一直落在面前光滑的檀木会议桌上,高大的身躯昂藏在米色的格纹西装里。

  本有些紧张的梁锦仪在迈入会议室看到长长的会议桌旁只坐了三个人时不禁咋舌。

  南渊真的很在乎沈氏这个合作商。

  “小梁到了啊。”翟董对于她的到来非常兴奋。

  沈氏本是眼下最好却也是最难拉拢的合作方,但是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职工一出面轻轻松松就搞定了,他简直是高兴都来不及。

  “翟董翟总好。”梁锦仪说完,看向了她唯一没有提及的人。

  落地窗外斜射的阳光晕染着他侧脸完美的弧线,他的眼眸里不再是之前的平静和疏离,温和的光芒绽放印刻在她的眼底。

  “我等了很久,梁小姐。”

  他的声音如同水滴落在了她的心上慢慢荡漾开来,恍惚间,周围的阳光消散,耳边的静谧被狂风的呼啸挤压,大雨之中,她看着他举着雨伞站在便利店前的屋檐下,单薄的身影在冷风中寂寞苍凉。

  “我等了很久,梁小姐。”

  寒风之中,他的声音仍旧是温温的,不带有一丝寒意,他撑开伞握住她同样冰冷的手,那张被雨水刷洗冻红的脸微笑着,恰似冬日里的暖阳。

  “抱歉,让你久等……”

  “至少,我终于等到你了。”

  梁锦仪眨了眨眼,眼角有些干涸苦涩,那些温暖的回忆随着她的清醒而再次尘封,她看着沈翊那双眼睛里令她害怕的温柔。

  “沈总。”

  她淡淡地说着,挪开了目光。

  翟董将梁锦仪方才的分神看在眼里,他笑着指着沈翊身边的空座,“过来,坐。”

  梁锦仪没有拒绝。

  她刚一落座,沈翊便将眼角的余光收回,侧头看着翟董,原先眼底的温和仿佛是一场错觉,取而代之的是商人的凌厉。

  “翟董,你们南渊的公关,太让人失望了。”他开口说着,一出言便不留半分情面,这让翟董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被外人指责的尴尬。

  “区区一群记者居然也能在公司门口喧闹一片,今日南渊送我的这份见面大礼,我收下了。”

  “这……这次确实是我们没有处理好那些记者,还望沈总见谅。”

  “谈谈合作吧。”沈翊没有接翟董的话,双手搁在桌上,看似随意的把玩左手的指节,却没能让在场任何一个人感觉放松。

  “这一次合作,我放弃了创辰优越的合作条件,转而选择南渊,主要是因为我身旁的这位梁锦仪小姐。”

  沈翊没有看她,而是抬眸扫过翟董,在看到翟董脸上不出所料露出逢迎的表情时,他接着说道:

  “当年在国外,梁小姐曾帮过我一个大忙,后来我还没能好好答谢,梁小姐便已匆匆回国。这次也是在寻找合作方的同时碰巧打探得知她在南渊工作。”

  “这也是缘分啊。”翟董哈哈笑着,梁锦仪却是垂着头让人不知其所想。

  “梁小姐的能力我早已见识过,所以这一次和南渊合作并将负责人交给她我很放心。”

  “是啊,梁锦仪的销售成绩是非常好的,平日里对待工作也是认真负责。”翟董夸赞道。

  一直保持沉默的翟雨森也点头同意。

  梁锦仪如坐针毡。不是说谈合同吗?他们是打算要把她从头到尾夸一番再谈正事?

  “这次展览会很重要,所以梁小姐,”沈翊将目光重新投到她的身上,“接下来的任务你一定要听好了。”

  “嗯。”她轻声回应。

  沈翊和翟董一边交谈着,翟雨森一边拿着纸笔记录,如每一次开大会上所做的一样,梁锦仪则是以听为主,在他们谈论到某些重点时才会在本上写下几个关键词。

  只是越往后听,梁锦仪愈发觉得头疼。

  除了场地沈氏已经定好,其他的包括场地装潢,区域分类,场地选择,海报宣传等一系列事项均由沈氏与南渊一同完成,而她作为负责人则需要落实每一项的完成情况并进行场地检测场景取点等工作,总之,只要是和展览会有关的事,都与她脱不开关系。

  “梁小姐,您觉得如何?”

  将所有事情交代完,沈翊还不忘询问她一句。

  “沈总寄予我厚望,我当然会如您所愿将这次展览会安排好。”即使有万般不愿,在他的面前,梁锦仪决不能退缩。

  “梁小姐果然是我欣赏的人。”沈翊淡漠的脸上有了浅浅的笑意,“不过梁小姐我得提醒你,舟大者任重,马骏者远驰。一旦展览会上出现了差错,无论是对于沈氏对于南渊还是对于你自己,都将是一次沉痛的打击。”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展览会出问题的。”梁锦仪合上记事本将笔夹在其中,她自信地说道。

  他却只是轻笑一声后便低下头。

  “锦仪,你会为你说的这句话负责的。”

  他想着,没有说出口。

  出了会议室,梁锦仪才得知楼下的那些记者总算是被公关部的人打发走了。

  梁锦仪回了趟办公室,桌上多了一束新鲜的百合,雪白的花瓣如婴儿肌肤般吹弹可破。

  “关小姐,你知道这束百合是谁送来的吗?”

  “在你开会,的时候,快递。”

  梁锦仪盯着花瓣发呆了几秒,藏于花束下的邮递单露出的一角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后放下,游离半空的目光在她做下决定时汇聚成一束。

  她小跑出了办公室,按了电梯一路下行到停车场。

  梁锦仪看到了它。

  那辆显眼的玛莎拉蒂刚要驶离停车场,车的主人便在后视镜里看到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女人。

  “沈翊,你给我下来!”

  梁锦仪害怕车里的人隔着车窗听不见,将声音调高了几分贝,却也不至于引来闲人关注。

  对于他“公事公办”的模样,她隐忍了很久了。如若他一直仅仅把她当合作方,她或许还会一直和他这样干耗下去。

  但是现在,那束百合的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那么有些话,她就必须得和他说清楚了。

  沈翊看着前方车窗倒映着她从车后追来的身影,他停下车,将车窗降下。

  梁锦仪刚跑到车门旁便听见车内的人声音:

  “梁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沈翊,你别给我装君子。”梁锦仪扶着车门喘了口气,离开了空调房跑了几步就足以让她额头汗水涔涔。

  “你不是不希望我和你表现的很熟吗?”虽然语气很淡漠,沈翊还是从车前纸盒中抽了一张餐巾纸递给她,“擦擦汗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