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16章 重回H大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147 2019-01-12 14:47:53

  “当然认识。”何茂暖暖地笑着,“我还知道凯拉是你的同事。怎么?凯拉向你提起过我?”

  “嗯……”

  梁锦仪没有深究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听何茂这语气,他应该不会是前几天与关小姐分手的那个男人。

  落地窗外,枝头的树叶有些枯黄,不知是因为秋天的到来还是因为太阳的热烈。几片枯叶熬不住难耐的闷热无风自落,轻轻飘落至树下停着的自行车上。

  方才话题戛然而止后的沉默让来宾室内的两人分散了注意,竟一同安静而默契地注视着窗外此情此景,任由时光从他们身边悄无声息地溜走。

  “我记得到了秋天,H大里那棵有名的苍天古树之下也是这样一番情形吧。”何茂侧头看着她,他看的出来她清亮的眸里同样承载着那些回忆。

  “那年素描大赛我去参观的时候,学长正坐在古树下安静地画着素描,周围一切的嘈杂都无法影响你。大家都画的很好,但我总有种预感你能拿到冠军。”梁锦仪的脸上添了几分淡淡的笑意。这是他们初见的场景,准确地说,应该只是她第一次看见了他。

  “这么相信我啊?”

  阳光与阴影同时笼罩着他得意的笑容。与其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他更喜欢说是自己融入了那种感觉,那种全神贯注将笔尖下的细腻线条完美融入纸张宛若参加一场盛大的宴会的极致感觉。

  “学长,后天是H大百年校庆。”

  不知怎的,梁锦仪突然提及这件事。

  “我知道。”何茂重新坐回沙发里,原先同那些设计稿一起拿出来的铅笔此时在他的指尖旋转飞舞,流畅的动作显然是对笔的把控非常熟悉。

  梁锦仪见他一脸轻松愉悦的模样,有些不解道:“学长是打算去吗?”

  “为何不去?”何茂放下笔耸耸肩,用一种无辜纯净的眼神看着她说:“学校要借此为我们开道歉会呢。”

  “学长……”

  “趁机看看是谁在背后煽风点火要求重提当年旧事不是更好吗?故事的主角都没有到场,自导自演可就没有意思了。”

  何茂的眼中依旧澄澈,干净的没有半分杂念。都说眼睛最容易出卖情绪,他能清楚地觉察到她之前对他的隐瞒,但是他的表现却不禁让梁锦仪后背发凉。

  他的眼睛,太过清澈平静了。

  在何茂承包下会展设计这重要的一块之后,剩下留给梁锦仪的相较而言就轻松了很多,只是她仍需要在翟雨森的指引下不停前往各个部门下放筹备过程中相关任务,其间梁锦诺和黎潇来找过她几次,然而不止一次地面对她无人的办公室。

  “唉,又忘了随手关门。”梁锦诺无奈地叹息着,不知道是应该说她太过于信任其他人还是应该说她缺心眼——不在独立办公室的时候怎么能不把门关上呢?

  但他又害怕她没有随身带办公室钥匙,因此也不敢擅作主张地帮她一把,大多时候只能替她将大开的门虚掩上。

  不过梁锦仪的忙碌也没能达到预想的效果,付出的努力换来的是公司上下职工的嘲讽和不屑。在他们看来,梁锦仪俨然一副麻雀飞上枝头装腔作势的模样,背地里议论声咒骂声四起。只是流言蜚语没有传到她耳朵里,她便没有任何觉察。

  H大百年校庆那天,梁锦仪请了一天假。

  作为H市最知名的学府之一,从中诞生的优秀学子也是不计其数。这一次百年校庆H大也是下了血本,不少在离开母校后取得了巨大成就的优秀毕业生也借此机会出钱出力赞助。其中最大的赞助商便是创辰集团。

  梁锦仪到达H大的时候,距离校庆大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学校内挂满了气球横幅等装饰物,校内的人数也比往日增了几倍,以至于偌大的校园倒被充填的有些拥挤了。

  梁锦仪站在H大门口。

  从刚回国时害怕经过这条街道到现在能够坦然地站在这里,其间无数次心里挣扎让她在绝望的边缘徘徊着。想到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梁锦仪的脸上显出淡淡的愁容,与其他人进校时脸上挂着的喜悦兴奋感相比,她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独特到顾言钦一转身就看到了她。

  余光察觉到有人正慢慢靠近着,梁锦仪侧身看向来人。今日的顾言钦一改往日一丝不苟的工作状态,他穿着一身休闲的白色T恤装,双手慵懒地插进裤兜里,一向没有多余表情的面部甚至如冰雪融化般柔和了线条,若不是他说话的声线仍是那般低沉冷淡,梁锦仪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他。

  “梁锦仪?”

  “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顾言钦。”

  “我也没想到。”

  梁锦仪尴尬地笑了两声。

  “一起逛逛吧。”

  未等她回应,顾言钦已迈开步子走进了学校。

  “我……”

  梁锦仪抬眸看着不远处H大的牌匾,下一秒她做出了抉择——跟上他的步伐。

  “喂,顾言钦,你就不能先问问我的意见再做决定吗?”她埋怨道。

  顾言钦挑眉,无视着身侧怨念的目光,淡然地说道:“可你还是跟上来了。”

  “你!”

  “所以问不问你的意见,不重要。”

  他的语气让梁锦仪恨得牙痒痒,本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笔划两下揍他的动作,不曾想他却侧过头,凝视着她半举空中的拳头。

  “原来你这么幼稚。”

  “这是你的荣幸。”

  梁锦仪一愣,却又很快反应过来用这六个字反驳他。而后,她归于沉默的状态,犹如被一层看不见的薄雾笼罩着与外界阻隔。

  她似乎真的很久没有对外人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了。

  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

  顺着学校大门的主干道向里走,沿途的景色不亚于H市的一些风景区景观,让人赏心悦目。

  “这边,是古树园;那边的路通往北名湖……”

  顾言钦像个导游似的指着分岔路口,就差手里攥着个导游专用的小旗子,想到这一幕梁锦仪不禁笑出声,之前淡淡的忧伤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笑什么?”

  梁锦仪极力摇头想证明自己没有笑,然而她的笑声仍是抑制不住地从喉咙里溜出来。

  “没,没什么,我们去古树园看看。”

  梁锦仪极力地憋笑,先他一步走在前面朝古树园走去。她的背影不再是孤独落寞的,而是带着一种学生时代的青春活力。

  如果此时的她能够回过头,她一定能看到顾言钦的眸子里意外地含着光亮,有如漆黑夏夜的万千星辰,而他的目光仍旧深沉难测,似乎穿越了熟悉的场景,穿透了漫长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