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18章 找人代劳的拍照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130 2019-01-14 23:35:38

  “来,二位,看这边,三、二、一——好的再来一张——”

  不远处的摄影师高声说着,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在摄影师的镜头里,世界是美丽缤纷的,在他们呈现出的视野里,每一张图片每一帧画面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风光。

  似乎是发觉自己的注意不知不觉被那个摄影师带走,梁锦仪不自然地眨了眨眼将目光拉回,看到顾言钦站在树的阴影里。

  她想,也许只有树下的阴凉才能配的上他冷冷疏离的性格吧。

  说起来,他分明是会笑的,尽管与沈翊那种温文尔雅的笑容不一样,却依旧让人心动。

  怎么又想到沈翊了?

  梁锦仪不禁懊恼。

  顾言钦看着她眸中的情绪百转千回后重新沉淀,便也不语,耐心等待着她开口。

  梁锦仪若无其事地朝他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住,将手机锁屏解开后递给他。

  顾言钦奇怪地看着她,迟疑了一秒,还是决定从她手里拿过。

  “什么意思?”

  “拿好了,顾言钦。”

  梁锦仪慢慢后退至湖边绿色走道,微抬起头看着太阳的方向,光洁的额头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将她的皮肤衬托的愈发光亮。

  他离她,不过十步之遥。

  顾言钦刚想迈步,却被她大声呵道:

  “别动!”

  他眼眸的光顿时冷了下来,在树的阴影里愈发沉抑。

  顾言钦低头扫了眼她交给他的手机,却见屏幕早已被切换至相机,因许久没有举动而陷入相机沉睡唤醒模式。

  他的眼中划过一抹异样。

  “顾言钦,今天是百年校庆。”

  没有喜悦也没有忧伤,隔着一段距离,她的声音被他真切地听了进去。

  他抬起头,正见梁锦仪朝他扬了扬手示意他举起她的手机。

  “虽然你刚才耍我我很生气,但是——”

  她低头整理了下衣服,在阳光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顾言钦,帮我拍张照片,我就原谅你。”

  原谅……

  顾言钦无奈地瞅了她一会儿,见她笑的真诚,便将她的手机熄屏拿在手里转身离开。

  她想过顾言钦听到拍照这句话之后的无数个反应,却没有一个像现在这般让她觉得彻底脱离了预想。

  “喂!顾言钦!你别走啊!你个小心眼的——”

  话音在半空中戛然而止。

  在梁锦仪瞪大的双眸里,顾言钦朝之前为二位新人拍照的摄影师走去,此时二位新人刚好拍完一组摄影坐在一旁休息,那个摄影师则低头检查筛选着相机里的照片,发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摄影师侧头。

  梁锦仪不知道顾言钦对他说了些什么,竟让摄影师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投向她。

  “你不是想拍照吗?”

  专属顾言钦的那种冷淡声音越来越靠近,不知何时顾言钦已朝她缓缓走来,直到站在了她身边。

  “顾言钦?”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今天是百年校庆,天时地利人……”

  他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顾言钦,你这嫌弃的眼神什么意思?”

  “二位,要开始拍咯,看镜头,三——”

  摄影师的插话让她瞬间惊醒。

  “诶,等等,谁要和他拍了!”梁锦仪惊呼。

  “二——”

  “等一下!”

  梁锦仪慌忙整理好衣服,一把将额前的碎发招呼到耳后。

  “一!咔嚓——”

  梁锦仪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拍照的表情都还没有摆出来呢!天知道那相片里会把她拍成什么样子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

  “你的手机。”顾言钦将手机递到她面前,语气风轻云淡。

  “顾,言,钦,你——”

  顾言钦却在她拿到手机的那一刻若无其事地转身朝摄影师走去。

  她的满腔怒火才刚开始宣泄他便选择回避,附近人多嘴杂她也不能大呼小叫,只好用利刃般愤恨的目光一刀刀割划着他的后背。

  顾言钦同摄影师再次低声交谈了几句,后者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并给他摆了个OK的手势。整个谈话过程之中,顾言钦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死面瘫。”

  最后,梁锦仪也只能低声咒骂出这么一句。

  与此同时,顾言钦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是在说:我听到了。

  梁锦仪慌忙避开视线,低下头划手机。

  手机适时的弹出一条消息:

  “备注:何茂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梁锦仪有点惊讶。

  回国后,她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更换了。若说之前因着工作关系沈翊打探到倒也不奇怪,只是那日与学长交谈甚欢最后竟忘了留下联系方式,现在他这条验证消息想必也是沈翊透露给他的,倒是来的刚好。

  顾言钦回到她身旁的时候,梁锦仪丝毫没有察觉,方才何茂发来消息之后,二人便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起来,她已全然将顾言钦遗忘在脑后。

  “聊完了吗?”

  冷不丁的出声惊的梁锦仪险些摔了手机,一看身旁站着的人,她立即回复何茂了一句“等会见”后,抬眸气恼地看着顾言钦。

  “聊完了就走,别像个傻子站在这里对着手机傻笑。”

  “要你管?”

  梁锦仪呛声道。她本就没有消气,他居然还敢来说话?

  “又生气了?”

  简短的问句被他用平静的语气说出口竟带了几分深意,若不是他的眼神仍旧清冷,梁锦仪险些以为顾言钦要哄她。

  当这个想法在她脑海里成形的时候,梁锦仪猛地摇头示意自己清醒,她就算再饥不择食也不会幻想顾言钦对她有意思。

  她奇怪的举动让顾言钦微微挑眉,眼底的冷然也因此散去不少。

  “顾言钦,让你帮忙拍张照片你也能让别人代劳?”

  梁锦仪思绪回转时,出言却是追究着先前拍照一事。

  顾言钦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做辩解,侧眸望向北名湖面。

  梁锦仪见他不说话,心存几分趁机逗弄嘲笑的心思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其实她早就能看出来,今天的她不是平日里的她,今天的顾言钦也不像是平日里的顾言钦。

  梁锦仪又想到了摄影大赛一等奖的那张照片。她承认她是想借机试探他的反应。

  然而顾言钦的表现淡定的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甚至都怀疑他其实根本没认出来她就是当年他摄影作品里的女孩。也许他真的就和当年那些学生一样,只是因为那件震惊全校的事件才听说了她的大名见到了她的模样。

  才能在她离开H大四年后,将她认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