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20章 他的计划(一)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039 2019-01-16 23:34:46

  兴许是隔音不错,会场的激动与喧闹声传到后台嘉宾室时没能产生类似噪音的效果。

  梁锦仪听着这些声音,没有说话,心里也没有什么起伏,明明才过了几年,她却觉得自己早已经远离青春这个词了。

  何茂环视了一圈,发现整个嘉宾室只有他们三个,不免怀疑道:

  “顾言钦,你不会让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嗯。”

  听到身边的回答,梁锦仪看着顾言钦。

  “那我们来的意义是什么呢?”她问着,头顶的吊灯在空调冷风的吹动下轻轻摇晃。

  “等等就知道了。”

  至于等多久,为何要等,顾言钦都没有透露。

  不知怎的何茂的眼睛又盯上了梁锦仪挂着的那个牌子,这一次上面写着的几个字他终于是看清楚了。

  他皱起眉头。

  “顾言钦,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言钦神色自然地反问道:“什么意思?”

  “顾言钦,你既不想让别人认出她,又让她戴着特邀嘉宾的牌子,你确定不是在害她?”

  顾言钦却回答道:“没有。”

  他不温不火不慌不忙的态度彻底激起了何茂的怒火,何茂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胸口,正要拉扯,对上了他冰冷的眸。

  即便是处于被动的局面,顾言钦也能保持着这样的一份冷静,他看着何茂,眼底的寒冷似是要凝出冰霜。

  “松手。”他冷言。

  “你为什么不敢说?”眉毛高高上挑着,何茂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倒是手上的力愈发多使了几分。

  “现在没到时候。”

  顾言钦是决意不说了。

  “学长,你先放开他吧。”梁锦仪看着顾言钦的衣服快被扯破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心疼这件可怜的T恤。

  男人最直接解决问题的方法梁锦仪无法理解,眼下除了让何茂松手她也不知如何劝说。一旦他们打起来,最无辜受累的不还是她吗?

  何茂隐忍着怒火松了手。

  “顾言钦,你最好不要害她。”

  字词硬生生从他的唇齿间挤了出来。

  顾言钦拍了拍衣服,下巴微微抬起,修长的身影背对着梁锦仪,清冷的灯光斜射在他身上,与衣服白色相融。

  “不会的。”

  波澜不惊的语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如同许下不可悔改的誓言。

  梁锦仪低垂下眼睑,纤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

  “小锦,你迟到了哦。”

  “对对,要自罚三杯!”

  “沈哥会生气的吧?”

  众人的起哄让梁锦仪冻红的脸愈加羞赫,害羞地看向餐桌上熟悉的身影。沈翊站起身,如雕刻般完美的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细长的眼眸里漾着柔情的涟漪,他一步步朝她走来,轻轻替她拂去头发上还有肩上的雪。

  “小锦,自罚三杯!”

  “她不会喝酒。”沈翊用流利的英语说着,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热水递给她,“喝杯水暖暖身子。”

  “沈哥,你这般宠你家小锦可是在害她哦。”

  “不会的。”

  他深情地看着她,不想挪开,也不愿挪移,仿佛多看一眼便是万年时光。

  不会的。

  不会的……

  顾言钦今天带给她的感觉总会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沈翊。尽管二人的性格天差地别,但是有的时候某个瞬间顾言钦说话的语气真的很像他。

  居然又想到沈翊了。自从上次和他挑明之后,倒是她愈发喜欢胡思乱想了……梁锦仪自嘲地笑着。她居然幻想到能从顾言钦的声音里听出一种坚定的温柔感。

  “不会?呵。”何茂轻蔑地瞥了他一眼。

  忽然出现的高大阴影挡住了梁锦仪眼前的光,她抬眸,发现何茂站在她面前。

  “锦仪,把它取下来。”

  “何茂,我不会害她,你,听不懂吗?”顾言钦面部的线条紧绷着。

  二人的目光同时落在梁锦仪的身上,她的眸光在他们之间徘徊一番后,轻声问道:“顾言钦,给我个理由。你不愿告诉学长,那,告诉我可好?”

  顾言钦紧抿着唇,眼中的冰冷竟是跳动着比烈火还要炙热的光芒,额头突出的青筋着伴随着他极力克制的呼吸起伏鼓张。

  下一秒,嘉宾室的门突然被敲响,顾言钦迅速恢复那副冷然的样子,何茂也侧身看向门口。

  门从外推开,一个戴着工作牌的年轻女孩走了进来,她的视线在他们三人间游走一遍后停留在梁锦仪的嘉宾牌上。

  “您好,请您前去入座。”

  “我?”梁锦仪指了指自己,“可是,顾言钦,你——”

  “去吧。”顾言钦说着,未能完全调整好状态的声线夹带着一丝不平稳的气息。他截断她想要解释的话。

  “顾言钦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何茂怒道。而他还没说完,突然门外又闯入一人,只是一进门便看到嘉宾室的四人脸色各异。

  “小徐,怎么回事?怎么嘉宾人还没到?”

  女孩有些迷茫地说道:“我……这位嘉宾女士……”

  “相信我,我不会害你。”顾言钦深吸一口气而后低声道,“你不是想让我告诉你吗?那我便告诉你,我比你更想看到四年前的真相。今天的这场道歉会,校方从始至终就没准备让你们来。”

  梁锦仪一愣。这一次,她真切地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除了冰冷,温和与愤怒之外的第四种情绪——

  痛苦。

  尽管,只存在了一瞬间。

  正犹豫之时,顾言钦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句只有她能听见的话,梁锦仪的脸色骤变,甚至是有些惊吓的,以至于她不知不觉地便被那来请她的人带出了嘉宾室,当她意识到自己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从侧台被带到主台前方的座椅。

  即便是坐到了嘉宾位上,在场活跃的气氛也没能让她的脸色恢复。她的耳边还残留着顾言钦最后俯身低语的温热气息——

  “再忍耐一会儿,阿锦,帮我一次。”

  他叫她,阿锦,声音磁性而温柔。

  嘉宾室内。

  除开这句耳语,之前顾言钦说的话,恰能让何茂听清。

  “顾言钦,什么叫校方从始至终没有打算让我们来?”

  何茂问着他。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也正是如此,才让他因为惊愣而没有拦住那些人让他们带走了梁锦仪。

  “等会的道歉,校方会邀请当事人上场。”顾言钦淡淡地说着,“然而你们两人显然没有收到这个消息。校方早已定好了道歉的流程,你们来或者不来,上场的当事人都不会是你们。”

  顾言钦瞧了眼他的神情,紧接着说道:

  “若不信,等会便知。”

  “你为何会知晓的这么清楚?你又为何会有特邀嘉宾的牌子?还有梁锦仪,她毫不知情你就把她推了出去——”

  何茂垂在身侧的拳头突然捏紧。

  “你在策划着什么,顾言钦?”

枫丶晚

明后两天有大型考试,后天晚上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