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41章 相救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3484 2019-02-22 18:00:18

  回到办公室,沈氏那边发来了展览会的场地地址并送来了场地邀请函。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梁锦仪从抽屉里拿出之前顾言钦给她的场地图纸。

  “还真是选择了这里……”

  晚上七点,H市会展中心。

  “您好。”

  “您好。”梁锦仪将邀请函给前台接待的姑娘看。

  “您就是南渊负责本次H市数码科技展览会的负责人梁小姐了吧?”女接待看完后将邀请函递还给她,“下午沈氏已和我们进行了交接,既然梁小姐亲自来了一趟,我们便带梁小姐在场地内转转。梁小姐,这边请。”

  “好。”

  此时的会展中心仍保留着上一次会展的一些摆设。梁锦仪心里早已将场地图牢记于心,又跟着女接待走了一圈,心里彻底对会展布置有了个底。

  “梁小姐,您放心,这残余的布置我们会在这两天收拾的。”

  “先不急。”梁锦仪随接待姑娘进入去往展会二楼的电梯,“有些布置我看着尚还有用。”

  “好,那就等梁小姐参观完,再详细告知我们哪些布置保留即可。”

  电梯前往二楼,通体透明的厢壁恰可让乘梯者观赏H市周围的繁华街景,电梯西侧正对着会展另一台观光电梯,梁锦仪偶一抬眸,便是满脸错愕。

  “梁小姐可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接待姑娘见状问道。

  “没......没有......”

  但只有梁锦仪自己知道,她在那台下降的观光电梯里看见了两个人的身影。

  正对着她的,是姜铭琛。

  而另一个背对着她的她并没有看清,但她总觉得那背影与顾言钦有些相像。

  顾言钦......顾言钦怎么可能还与创辰的人有所瓜葛呢?更何况还是创辰的CEO。梁锦仪全当自己看花了眼,没再管其他。电梯停在了二楼,梁锦仪同接待姑娘走出电梯。

  逛完整个会展场地,梁锦仪又对现成的布置摆设取舍了一番摆了份物样单交给了接待的姑娘。当她走出会展中心时天色已晚,一向繁华的市中心到了这个点许多商家也是早就打烊关门,公交地铁也都收班了。

  她似乎也耽误到会展中心工作人员的休息了。想到这里,梁锦仪暗叹沈氏真的是好大的威风,这些工作人员陪着她“加班”倒是一点怨言也没有。

  街上来往的行人车辆不多,手机里梁锦诺和梁父梁母打来的电话也不计其数,梁锦仪发了条短信说明情况后,手机便像是完成了使命般的没电关机。梁锦仪叹了口气,站在路边等候出租车。

  “哥......你看那街口的......”

  “哈哈哈,小妞......”

  远处两喝醉的混混,一胖一瘦,互相搀扶,步履踉跄,隔着好一段距离也能依稀辨别出来街角昏黄灯光之下站着一个妙龄女子。

  梁锦仪闻声身子一颤,她下意识裹紧身上的工作服。

  “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她心里安慰着自己,脚下也是没有停顿地顺着大街向前走着。

  身后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了,她甚至都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梁锦仪原本以为在这市中心地方还不会有人敢这般胆大妄为,直到一只手将她扯住。

  “啊——救——唔!”她的呼救还没能喊完,身后的人便把她搂进怀里捂住她的嘴。

  “喂!他妈的这是老子先看上的!”

  梁锦仪死命扭动挣扎的身体在听到这句话后蓦然一顿。那声音似乎隔自己还有一小段距离。那现在抱着自己的又是谁......

  “不会这么倒霉吧?被两波人看上了?!”思及此,梁锦仪愈发拼命地想要挣脱。

  “梁锦仪,你再乱动,我就不管了。”那人的声音很是低沉,就像暴风雨来临之际乌云密布那般给人的压抑感,但他的声音同样冰冷,兴许这秋日夜里凉风也丝毫不及。

  梁锦仪听出了他。

  顾言钦。

  顾言钦见她不再反抗,便松开了她。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看向那两名混混。

  “他妈的先来后到啊!”

  “滚。”顾言钦眯着黑眸。

  “不识好歹的,老子先把你干了!”

  那二人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弹簧刀,便冲着顾言钦杀了过去。

  那一瞬,梁锦仪回眸看到这一幕,心脏像是停止了跳动,呼吸也凝滞在喉。

  当她看到那把锋利的刀刃朝顾言钦挥过去时,她的声音才仿若冲破了一切阻隔般迸发出来。

  “顾言钦!快躲开!”

  顾言钦侧身躲过,那混混见一击不成愈发恼怒,便是一番左右乱砍。每一刀都恰好划过他的衣角未伤分毫,顾言钦游刃有余地与他们周旋着,敏捷的动作让梁锦仪震惊,一时竟忘了打电话报警。

  “梁锦仪,报警啊!”顾言钦抽空瞟了她一眼,看到她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他的眸间升腾起怒意。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

  “哦哦。”梁锦仪缓过神,匆忙拿出手机,这才想起手机没电了。

  “顾言钦,我手机没电了......”

  顾言钦眼神一闪,一手欲夺过其中一人的刀,那人见他的手送了上来,便是毫不留情地一刀送进他手背。

  “嘶——”顾言钦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脚将那人踹翻在地,而后竟是残忍地将插进去的刀生生抽了出来挥向另一个混混,直击那人手臂。

  两个混混见状自觉不妙,一个连滚带爬另一个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双双跑路消失。

  “顾言钦,你没事吧?”梁锦仪上前查看,才发现他右手血流不止。那把刀之前贯穿了他整个手掌,梁锦仪眼圈一红,脱下外搭的工作服把袖子当纱布缠上他受伤的手。

  “不用。”顾言钦轻轻推开她,“车上有纱布。”

  街灯之下,他的脸色很是苍白,嘴唇都失去了血色。方才打斗中的顾言钦是她想象不到的模样,那个一向不苟言笑拒人千里的顾言钦,为了她出手打架受伤。

  梁锦仪眼泪终究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唉。”顾言钦轻叹,“梁锦仪,你哭什么?”

  “我......我哭你伤了人明天就要被警察抓走了......”

  顾言钦暗暗咬了下牙。是他错了,居然会想着去安慰她这个蠢女人。

  与此同时,一辆车停在路边,梁锦仪看不清车里的人,但当司机开启了车内暖灯时,梁锦仪挂着泪,屏住呼吸大喊道:“姜铭琛!救人啊!”

  姜铭琛听到救人二字一愣,赶紧推开车门来到他们身旁。他看到梁锦仪满脸泪痕,而她身边的顾言钦脸色苍白,左手握着刀,右手沾满鲜血,地上一片血滩,方知情况不好。

  “你们先上车。”

  姜铭琛拉开后座车门,梁锦仪扶着顾言钦慢慢坐进去,姜铭琛却没急着回到驾驶座,他抬起头仔细环视一周后,从后备箱拿出紧急医疗包扔给梁锦仪,又替他们关上后车门。

  “梁锦仪,先给他包扎。我送他去医院。”

  “不必去医院。”顾言钦说道。

  顾言钦的血染红了他的衣袖染上了后座车垫。梁锦仪记得上一次姜铭琛还说着让她不要沾湿了他心爱的车,可是现在纵使洁癖如他,也说不出半句玩笑话,车速一路上升。

  顾言钦合上眼靠着后座,失血过多让他有些困乏,梁锦仪用纱布为他包扎,却是怎么也止不住血。

  “我的天,梁锦仪小姐,你不会急救措施吗?”严厉的语气让梁锦仪更加慌乱,只得将浸血的纱布重新拆了下来。

  “我自己来,你先休息吧。”顾言钦睁开眼,扫了眼医疗包里的东西,便开始自我包扎,梁锦仪又哪敢放松,眼睛直盯着他的每一个处理步骤。

  “帮我剪了。”

  “好。”梁锦仪用剪刀剪断纱布,将剩余纱布及其他药品一一收进医疗包。

  顾言钦抬起左手无力地揉着眉心。

  “铭琛,我说了,不去医院。”

  姜铭琛一愣,瞟了眼车前镜里后座的二人。

  “铭琛,你知道我如果出现在医院的后果的。”顾言钦无力地说道。

  “那去哪儿?”姜铭琛终是忍耐不住回了他,“你现在这样子不去医院还能去哪儿?”

  “送我回去。”

  顾言钦的语气很坚定。

  姜铭琛没有说话,但梁锦仪看着他打转了方向朝另一条街道走去。

  “你们......认识啊?”

  刚问完,梁锦仪就发觉自己问的问题太愚蠢了。一个是创辰CEO,一个是创辰前身顾家的人,他们又怎么可能不认识,而且创辰之前还派人来南渊挖过他墙角。

  姜铭琛依旧没有说话,顾言钦也没有回答。

  梁锦仪看着顾言钦,苍白的侧脸线条冰冷如常。她问那个问题,不过是他方才唤“铭琛”二字,听来二人倒像是结交多年的挚友。

  “我看过了。”姜铭琛突然开口,梁锦仪也从她的胡思乱想中回神。

  “嗯?”顾言钦缓缓睁开眸子,犹如一头慵懒的猎豹。

  “事发地周围一共五处监控,三处对准主干道,一处对准展览中心,还有一处......正好对准事发路口。”

  “嗯。”顾言钦轻应道,对于姜铭琛的话,他毫不在意惧怕。

  “你还真是......信任我。”姜铭琛自是明白他“嗯”这一字背后的意思。

  梁锦仪长长的睫毛抖了抖,伴随她的垂眸一齐落下。鼻息之间的血腥味消散了不少,她本想打开车窗换一下车内血腥的空气,然而身旁男人的状态让她很清楚她不能这么做。

  “不舒服?”顾言钦冷不丁出声。受伤后的他比平日里更多了份阴冷。

  “有点晕车。”梁锦仪只得如是说。

  “快到了。”顾言钦答道。

  姜铭琛将车开进了北名苑。

  北名湖西带H大,北名苑则坐落在北名湖东畔,与H大隔湖相望。

  车停在楼下,姜铭琛同梁锦仪将顾言钦扶上楼,顾言钦拿出钥匙打开屋门。

  梁锦仪在一旁墙壁上摸了会才摸到开关按了下去,整个客厅瞬间被点亮。

  偌大的客厅除了家具没什么特别的摆设,而家具颜色多半以黑白为主,极简的不可思议。

  “梁锦仪,顾言钦交给你了。”

  “啊?”梁锦仪见姜铭琛转身要走,有些茫然。

  “我明早还要出差。今日他因救你而受伤,现在他执意不去医院要回来,你难道不留下来照顾一个晚上?”

  “不用。”顾言钦冷声道,“铭琛,你把她送回去。”

  姜铭琛的身形挡在门口,没有半分退让,他直视着梁锦仪。梁锦仪也知道今日一事全靠顾言钦帮忙,留下来照顾一晚上也未尝不可。

枫丶晚

今日份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