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49章 探望的权力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2204 2019-03-12 21:42:43

  看守所所长绝不会想到,这平日里只来警察与嫌犯的地方,居然会在迎来这么一位大人物。

  屋外的雨仍下着,凉爽的气候早就宣告了夏天的结束,所长却感觉有些燥热,手心里不断渗着汗。他虚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小心地问道:

  “沈总大驾光临不知是……有何要事?”

  “我要见梁锦诺。”

  还好还好,不是找他就好,他可不希望自己无意间得罪了这位大人。所长松了口气,摸了把口袋里的钥匙,“这边请,沈总……”

  他看到沈翊身边的女子,总觉得十分眼熟,仔细回想了一会儿——这不就是最近频频出现在新闻头条的梁锦仪吗!

  今天刚关进来的梁锦诺,可不就是她哥哥吗!

  看来外界传言不错,这梁锦仪想必是勾搭上沈总了,否则为何只要是有关她的事,沈总都要出手事事亲为?

  “这边请,沈总……二位,这边请。”他可不差这份眼力劲,沈总既然这么照顾她,自己又怎能忽略掉这个女人?

  见到梁锦诺的过程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轻松顺利。那些看管者听见接近的脚步声本以为又迎来了新的“住客”,不曾想一抬头竟看到了最近在H市声名鹊起的沈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纷纷低下头又忙着各自的事情,任由所长带着二人穿过走道。

  “二位稍等。”

  对于所长亲自去提人这种场景,所里的人见怪不怪。他们已经看过太多次那种有身份有地位有背景有靠山嚣张跋扈的人被关进去,大多也见过那些人毫发无损得意洋洋地从里面走出来。

  “192387,出来。”

  亮堂的屋子里,20多个人分散地坐着。梁锦诺坐在角落里,听到有人喊他的号码,他抬起头望着门口,一双眸子里盛满了混浊。

  一旁的在这看守所呆的久的人见这情形,皆是露出嘲讽的笑,却也在暗自庆幸他们还没来得及对这个新人实施一番欺压——

  “不错啊兄弟,第一天就由所长亲自来提你,背景挺大的啊。”他们压低声音说道。毕竟让所长听到了,可不是件好事。

  梁锦诺扶着墙缓缓站起身,坐的有些久了,腿脚都麻木了。他没有理会那些人,一步一顿地朝门口走去。

  一走进探望室,梁锦诺看到早已等候的二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也终于明白方才那几个人对他说“所长亲自来提人”的意思。

  “锦……锦仪?”

  “见了我,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梁锦仪半打趣地说着,然而隔着探监的玻璃窗,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梁锦诺的身形轮廓,竟是看不清他现在是如何模样。

  沈翊看着他们,不忍打扰,扭头对身侧的所长问道:

  “没有独立会面的房间?”

  “这……”

  沈翊盯着他,后者终是忍受不住这威胁的目光。

  “我明白我明白,你们……这边请。”

  当梁锦仪真正站在梁锦诺面前的时候,梁锦诺的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无论如何,他的妹妹,他的家人,没有牵连进来,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了。呆在看守所里的这大半天,他想不明白曾氏的事,也只能求上天保佑他家人平安。

  “梁先生,您好。”

  沈翊的开口让梁锦诺关注到她身边的男人。只是看着他,梁锦诺脸上的笑意就减了几分。

  “您好,沈总。”

  “梁先生请放心,我会尽快查清这件事情,给你一个交代。”

  梁锦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沈总言过了,曾氏的事,何时交给沈总去查了?”

  “哥哥……”梁锦仪有些尴尬地出声,“哥哥,你别说了……这次多亏沈总才能让我顺利见到你……”

  哥哥何时对沈翊这么大的意见了?梁锦仪想不明白。

  “沈某不知何时得罪了梁先生,让你对我心怀不满。不过这件事,我答应了锦仪会帮,便会将真相查的水落石出,免得让梁先生蒙冤受屈。”

  梁锦诺还想说什么,见自己妹妹这副护卫的模样,只得忍着火不再去看沈翊。

  虽然如此,但接下来的时间除了梁锦仪的几句问候与交谈,都是沈翊在做着提问工作,梁锦诺即便不想回复,也耐不住梁锦仪期待答案的眼神。

  “好了,我了解情况了。”沈翊将两手插进裤兜里,“谢谢梁先生的配合。”

  “沈翊,这事……”

  “给我几天时间。这几天,可能还要委屈梁先生在这里呆几天了。”

  梁锦诺没有搭理他,倒是妹妹方才喊他的……好像不是“沈总”二字吧?梁锦诺心里一沉。

  原来那三年的事情……是真的了。

  梁锦仪并不知道此时的梁锦诺正陷入了怎样的沉思,得到了沈翊会帮哥哥的许诺,她的心情也愉悦了不少,只是与梁锦诺告别时,哥哥仅仅是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给梁先生安排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饭菜,别安排他做事,要是让我知道他在这里受到一丁点不如意,你也别想在这里干下去了。”

  “是是,沈总放心,一定给192……不,给梁先生,安排最好的!”

  可是在看守所里,又怎么会有所谓的“最好”呢?梁锦仪只求能尽快翻案,哥哥能早日从这个地方出来。

  沈翊开车送梁锦仪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没有说话,深深思考着什么。沈翊没有打扰她,许久沉默之后,等来了她的开口:

  “沈翊,你这么做,不算违法吧?”

  “法律,是为守法的人准备的围栏;冲破围栏者,必然不是惧怕法律之人。”

  他这话,是在说他……

  “别想多了,梁锦仪,我这顶多叫以权谋私。”沈翊轻笑道,“而且你哥哥这件事本就有疑点,我只不过是帮你哥哥得到他应得的待遇而已。”

  “那些看守所的人……真的不会向上面报告吗?而且你是公众大人物,他们那么轻松就把我们带进去会不会……有陷阱?”

  “不会。”

  “这么信任他们?”梁锦仪又问。

  沈翊无奈地叹气。这么多年,锦仪还是没有变聪明呢……不过他喜欢的,不正是这样傻傻的脑洞大开的她么?

  “很多时候,一点小恩小惠就足以收买人心让他们完完全全地对自己信任依赖。”

  梁锦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原来说到底,还是离不开“权力”二字啊……

  那时的梁锦仪,对沈翊的这番话只停留在表面理解上。直到后来,她才真正明白,收买人心,绝不仅仅只靠权力。

  只可惜梁锦仪明白的太晚……以至于她知晓的时候,早已踏入万劫不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