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如若时光依旧

第52章 顾言钦的疯狂

如若时光依旧 枫丶晚 5111 2019-03-15 23:48:25

  下午,何茂将整体设计建模图发了过来,梁锦仪看后正要将方案拿去给翟云淼过目,翟云淼却先行主动来到办公室,只是她眉头紧皱,神色仓皇,梁锦仪一看她这根本无心于工作的状态,便知她为何如此了。

  “锦仪姐,锦诺他……”

  果然是为了哥哥啊。

  “会没事的。”梁锦仪为她泡了杯热茶,翟云淼坐在沙发里,双手捧着杯子,借着茶温温暖冰冷的手。

  “明明锦诺根本不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可我却什么都帮不了,我今天想去探望他,却被拦在了外面……”说着,她又匆忙喝了口茶稳住声音,“对不起锦仪姐……我不该来打扰你的心情……”

  “云淼,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

  梁锦仪也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和亲人。

  有的时候,梁锦仪挺羡慕哥哥的,不止是因着他有令人骄傲的成绩,也不仅仅因为他好看的外表。对于哥哥而言,似乎一切都来的有些顺利,就连爱情也是如此。

  梁锦仪记得大学的时候,她的室友雷佳雁每个月都会抱着一大捧玫瑰或者百合回到寝室,但每次雷佳雁的脸上都没有半分喜悦感,相反眼神里还透着厌恶。

  “他给你送花,你不喜欢吗?”

  “我都没见过那人长什么样,隔三差五的就给我送东西,那快递员就在楼下候着,你不签收都不行!更何况,我有男朋友了,锦仪,你觉得我还会对其他男孩子的追求感兴趣吗?他这样只会打扰我的生活!”

  雷佳雁把手中的玫瑰往地上一摔,并没有花瓣随之脱落,“看看,梁锦仪,即使我没有男朋友,你觉得我会接受一个送花都如此敷衍的人吗?拿束假花敷衍我?”

  “或许,你应该找到那个人,跟他好好谈谈。”梁锦仪好言相劝。

  “我问过那个送花的快递员,问这是谁寄的,他说客户不愿留下姓名。锦仪,你说我上哪儿找他谈?”

  第二天,宿舍楼下的垃圾桶里便会躺着一捧无辜的花,雷佳雁没时间处理它们的时候,也会委托梁锦仪将它们送进它们“应该呆的地方”。

  梁锦仪不得不佩服那人,竟是送了整整一年不止,到后来,雷佳雁签收了花后直接将它们扔进垃圾桶,省得带回寝室占地方。

  直到某月,那个快递员再也没有出现在宿舍楼下。

  其实,谁也不知道自己之于另一个人的爱恋,对于对方而言,究竟是好还是坏。有的人,为之疯狂;有的人,又为之神伤。

  或许恋爱中先爱上的那个人,很多时候,都注定受伤。至于伤害或多或少或大或小,便看二者缘分了。

  只希望眼前的这个女孩能够不为情所困为爱伤神吧。因为梁锦仪很清楚,凭她的了解,梁锦诺,这个与她从小一同长大的哥哥,不会喜欢翟云淼。

  当然凡事并不绝对。如果翟云淼能做她嫂子,她也并不会排斥。

  等翟云淼调整好状态,梁锦仪将何茂发来的文件交给她。翟云淼迅速进入工作模式,过目后眼前一亮。

  “这设计太妙了!锦仪姐,待我回去琢磨一番后再来找你。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现场布置了。”

  梁锦仪点头。

  “那……锦仪姐,晚上一起吃个饭?”

  “……我已经和人约了,抱歉。”

  “这样啊……”翟云淼有些失落,“那好吧,我就不打扰锦仪姐了。”

  梁锦仪看了眼表。还有半个小时下班。

  翟云淼拉开办公室的门,被堵在门口的人吓了一跳,“言钦哥,你吓我!”

  顾言钦给她让道,不愿多说。翟云淼奇怪地瞧了他一会儿,不明白地摇摇头,转身离开。

  顾言钦没有进屋,却让梁锦仪好不容易握笔的手又一次将笔搁下。

  “你……”

  顾言钦默然看着她,俊美的面容之上没有之前的冷意。

  “半小时后,停车场。”

  说完,顾言钦将翟云淼留给他的办公室门关上。

  梁锦仪愣愣地望着门口,后知后觉地说了声“哦”。或许窗台旁的百合为了应和她的声音,才会悄然落下一片蔫了的花瓣吧。

  秋天,本就是个多情的季节。落叶对秋风诉说着深情,短短飘飞的时光,似是要诉尽一世的衷肠,最后落入红尘,如魂归故乡。

  只可惜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梁锦仪叹了口气。她最近似乎对“情”之一字,感慨颇多。

  半小时后,梁锦仪如约见到顾言钦。本以为只是简单吃一顿饭,不曾想顾言钦带她去到了与水晶之界旗下连锁的西餐厅。

  “顾言钦……来这里吃饭会不会太……奢侈了。”梁锦仪抬头看着那亮闪闪的招牌说道。顾言钦唇角一勾,她并不能发现他眸中闪过的嘲讽。

  “我花钱,梁锦仪。”他突然笑了一声,冷冷的,“你担心什么?”

  顾言钦的语气怪怪的,梁锦仪总觉得他在讽刺自己。但每次看向他,他的面色毫无波澜,梁锦仪只当是自己最近被工作折腾的有迫害症了。

  走进餐厅,服务员热情地迎了上来,还没等服务员开口,顾言钦便比了个“二”的手势。服务员连忙着点头道:“二位,这边请。”

  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上双人独立包厢。

  上了菜单,顾言钦没看一眼便将它放到梁锦仪面前。

  “嗯?”

  “你点。”

  “这……”

  “想吃什么,点什么。”

  梁锦仪愣了一下,而后嘴角弯起,开玩笑地问道:“点最贵的都无所谓?”

  顾言钦的脸色依旧没有变化,她的这句话于他而言仿若是没有任何杀伤力,“随意。”

  梁锦仪不信地翻来菜单,每道菜的价格都令人咋舌,她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价格上,来回翻了几次,她才将菜单往桌上一铺,指着其中一道看向顾言钦。

  “即使是这盘,也无所谓?”

  意大利面配黑白松露,标价四千。

  顾言钦却像是没听到她的问题,伸手招来服务员,不紧不慢地说道:“一份黑白松露意面。”

  “喂,顾言钦,我开玩笑的,你……”

  “好的,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员打断她,立即在平板上下单。

  “还要什么?”顾言钦抬眸问道。

  梁锦仪摇摇头。

  顾言钦也没逼迫她接着点,对着服务员又加了几道,每一份的价格都让梁锦仪无法接受。

  服务员走了之后,梁锦仪紧盯着顾言钦,这个让她感到陌生和害怕的男人。

  “你疯了吗,顾言钦?彩票中奖了,还是被鬼附身了?”

  顾言钦微微皱眉,“怎么?你觉得我付不起这个钱?”

  “没……”

  “呵,你——”

  顾言钦停住了,这一次梁锦仪真的看清了他眼底冰冷的嘲讽与轻鄙,不加掩饰。但也只是刹那,便消失无影。

  沉默少许,顾言钦沙哑着声音:

  “那就好好吃饭。”

  “菜还没上呢。”

  “……”

  放在桌下的手收紧又松开,顾言钦将两手摊在桌上,梁锦仪看到那层纱布,忽然想起早上见到的血迹,再认真一看,发现纱布干干净净。

  “顾言钦,你右手伤了,待会怎么拿刀?”

  “没事。”

  顾言钦总是有这样的本事,用轻轻几个字便能将所有事情带过。梁锦仪记不清他说过多少次“没事”,似乎只要说了就真的会没事一样。

  “自欺欺人。”她轻哼。

  一顿饭,梁锦仪吃的格外压抑。即便包厢内悠扬的钢琴曲本应令人心情愉悦,可是面对这天价的意面,她不想吃,也得逼迫自己强咽下去。反观顾言钦,除了喝着果汁,整张桌子上的餐盘,他都没有动过,甚至连手边的刀叉都不曾拿起。

  “梁锦仪,我记得,上次在水晶之界,沈翊特意为你点过一盘意面。”他冷不丁开口。

  梁锦仪放下叉子,“你想说什么?”

  “我记得你对他说,你不喜欢吃西餐。现在看来,你是真的不喜欢。”

  否则她那吃面的表情又为何表现的如同奔赴刑场?

  梁锦仪自知理亏,本不欲与他争论,怎想顾言钦又道:

  “还是说,陪我顾言钦吃一顿饭,连做做样子都不愿意?”

  “顾言钦,我何时在你面前做过样子?”梁锦仪愤然,“倒是你喜怒无常!”

  顾言钦轻嗤地笑了一声,“也许吧。”

  梁锦仪翻了个白眼,继续低下头默默吃意面。怎么到头来错的倒是她了?

  “你哥哥的事……”顾言钦抿唇,而后说道。

  梁锦仪确定他是顾言钦无疑了,变脸比翻书还快!

  “与你无关。”梁锦仪语气不善,没有给顾言钦任何说下去的机会。

  “……所以你去找沈翊帮忙?”

  那张脸隐匿在头顶吊灯昏黄灯光下,眼中寒芒毕露。

  “你怎么知道?”

  梁锦仪看着他,他不语,她便再次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顾言钦灯光下的面容上,危险一闪即逝。他半眯着眸,嘴角微勾,眸间慵懒,犹如一只蛰伏的猎豹,又似古代睥睨天下的君王。

  不,这一点都不像装出来的高贵,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绝对比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他更惊心动魄。

  “梁锦仪,你就真的这么喜欢有钱人吗?”

  唇瓣张合之间,顾言钦似笑非笑,眸光却是犀利至极。他一点都不打算放过面前这个女人脸上的精彩表现。

  或许是如他所愿,轰!梁锦仪的神经崩断了。

  梁锦仪唰地摔下叉子,掀起的风摇着桌布一角,“顾言钦,你什么意思?”

  他轻笑着,虽然没有笑声,但那笑容背后给她的震慑感更令她愤怒。

  “疯了……你简直是疯子,顾言钦,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才会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我没疯。”

  顾言钦肆无忌惮地注视着她。

  “我很清醒。”他再次强调。

  “不,你疯了!”梁锦仪慌忙站起身,椅子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声音淹没在包厢内柔美的钢琴曲中。

  “顾言钦,看来今天不适合一起吃饭。我会再找机会感谢你的。再见。”

  梁锦仪想逃。这样的顾言钦,太危险。

  然而她刚迈出去没几步,就被一只手牵制住,顾言钦往回一拉,她便毫无防备地跌入他的怀里。

  顾言钦凉薄的唇靠向她的耳朵,唇瓣冰冷的温度轻贴她的耳廓。

  “这么急着走吗,阿锦?”

  “你放开我!”梁锦仪挣扎着,在他紧锁的怀抱里不安躁动。

  顾言钦眼眸一暗。男女力量先天的差距便不允许她能轻易逃脱。

  “阿锦,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如沈翊呢……”他在她的耳边轻轻发问。

  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他没资格这么叫她,阿锦这个称谓,从来都不是他能够称呼的!上一次,上一次他唤她阿锦,便是毫不犹豫将她推入道歉会的风波,这一次,他又想要做什么啊!

  “顾言钦,你疯了……你冷静一下好不好,先松开我……”

  “我很冷静。阿锦,我只求你给我一个答案……”他的声音是诱人的,即便是逼迫她做出回答,他也不再是用那冰冷的声线,而是一种诱惑令人如痴如醉的声音。

  “我究竟哪里不如沈翊……?”

  顾言钦若是没疯,他怎的会拿自己去和沈翊做比较啊!梁锦仪听着他的发问忽然很是想笑。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阻止一条发疯的狗。

  “哈哈哈……”梁锦仪笑出声,顾言钦却是恍若未闻,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问她同样的问题:

  “阿锦,我到底哪一点比他差,你告诉我,好不好?”

  “阿锦,告诉我……”

  “阿锦……”

  梁锦仪垂着头,她根本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她看到了他那只受伤的手,眼前忽然一亮。

  “阿锦,我……嘶呃……”

  右手钻心的疼痛让他下意识皱眉,顾言钦看到纱布之上那只狠狠掐进他伤口的手——

  狠啊……阿锦,你真的狠啊……

  鲜血重新染红了纱布,梁锦仪的心头划过一丝抱歉。顾言钦,松手吧,我求求你了,我不想……我迫不得已的……

  然而顾言钦却像是察觉不到疼痛般将她抱的更紧,那种想要将她揉进自己骨子里的疯狂终于让梁锦仪放弃抵抗。

  “疯子……呜……疯子……”

  绝望。彻头彻尾的绝望!

  梁锦仪细声呜咽着,眼角的泪滑过脸颊滴落在衣角,而顾言钦右手伤口不断渗出的鲜血同样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在她的衣服上,溅落在地板上,一朵朵血红的玫瑰如数绽放!

  “阿锦,你看看我,阿锦……沈翊有的我都有,我不比他的容貌差,我也有很多钱给你挥霍,我也有权势给你利用……阿锦,沈翊当初抛弃了你,他不值得你反扑回去,不值得你惦记……”

  好冷……梁锦仪颤抖着。

  爱高颜值……

  爱很多钱……

  爱至高权力……

  爱,他……

  “呜呜啊啊啊……哈哈哈!”

  梁锦仪仰头看着吊灯,模糊的视线中,那昏黄的灯光散成一团光花,她出声笑着。

  ……好冷……为什么,为什么泪是热的,但心却如此冰凉!

  顾言钦,哈哈哈,顾言钦,你都把一切罪名安排好了……然后再次撕开心头的伤口,只为问一句:你到底哪里不如他……

  “有可比性吗?”

  梁锦仪的眼中聚敛着狠意,难看的脸色之上有着嘲讽,有着苍凉,有着厌恶。

  她的声音如从冰窖破出,冰冷沙哑。

  她说,有可比性吗?

  真的狠啊……毫不留情的狠……如同当年一样……

  明明手上的伤口疼痛钻心,为什么他感受不到了……是了,他自认用冰冷封闭着自己便可做到真正的无情,可他怎么就忘了,世间所有,能够伤他的,唯有她梁锦仪啊!

  “为什么……”

  顾言钦告诉自己,他只是想要一个答案,真的只是一个答案而已!

  “你问为什么啊……”

  梁锦仪听出他声音中的脆弱,知道自己的话语起作用了,现在要要做的便是——

  致命一击!

  “他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拯救过我,你呢?懂了吗,顾言钦,你,什么也不是。”

  梁锦仪顿了顿,讽刺轻笑道:

  “倒是顾总管平日里伪装的太好,我竟不知你何时当上了法官,随随便便就可以给别人定罪。至于顾总管今日对我说的其他话——”

  “我……”顾言钦的嘴唇刚动,梁锦仪便掰开他早已形同虚设的双臂。

  双臂无力地垂在身侧,梁锦仪转过身,看着他。

  “至于顾总管今日对我说的其他话,呵,我可不认为,一向冰冷清高的顾言钦,会对我感兴趣。”

  梁锦仪伸手抹去脸上的泪。

  顾言钦挫败地低着头,一声自嘲的轻呵自他唇瓣而出,“若我真对你感兴趣呢?”

  “哈哈哈,”梁锦仪像是听到天大笑话般,“我没听错吧,顾总管对我感兴趣?哈哈哈,那还请顾总管趁早收回这份兴趣。”

  虽是笑着,她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笑意。

  “喜欢顾总管的人太多了,我,可不想成为公敌,再说了……”

  她走到包厢门口,手搭上门把,而后回眸一笑,“顾总管自己不都认为,我,喜欢沈翊吗?”

  说完,梁锦仪开了门,挺直腰杆,如女王般高傲地离去。

  至始至终,不曾回过头看看包厢里的男人……可悲的模样!

枫丶晚

发晚了……5000+完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