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你放手

第十四章 凌氏姐弟

王爷你放手 不懂香烟 3075 2019-01-11 18:01:28

  城内,一间看上去很是雅致的房间中。

  此时天色已晚,屋内已经点上了红红的蜡烛。在起伏、跃动的烛火照耀下,屋内还算是颇为明亮。古时的陈设风格以及气息色调,在烛光的烘托下,将‘古色古香’这个词儿展现地淋漓尽致!

  床榻上,郭凤熙还没有醒来,尽管她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她那张白皙略显红润的俏脸,在灯光下显得尤为动人,着实让人有些忍不住想要对它做点儿什么!她虽然闭着眼睛,但那黑黑的、长长的睫毛,却像是一只只顽皮的小手,肆意地拨弄着男人的心弦!

  她身上盖着一条大红的、被面儿上绣着一对儿锦鸡的被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床为新婚所准备的婚被一般。而身上原来的那套‘村妇制服’也早已经换了,一身淡紫色的长裙让她看起来像极了一位王族的公主!她的长发枕在头下、搭在肩头、翘在胸前,又黑又亮又顺滑!

  距离床榻的不远处,一个男子坐在桌前,正是在河边先扮‘躺尸’后演‘僵尸’的那个人!他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两只眼睛一直都看着榻上的郭凤熙,目光几乎就没有离开过!他的嘴角儿泛着一抹笑意,很有一种突然捡到了什么大便宜却是自己偷着乐的韵味!

  他叫凌燕飞,是凌珏城一支神秘卫队的成员。这支卫队,直接听命于凌王本人,不受其他任何部门的节制!所有的成员身上,都有一块凌王亲赐的金牌,而金牌一出便等同于凌王亲临!因此在凌珏这个地方,只要是这支神秘卫队的成员,只要他们愿意,那几乎是可以横着走的!

  一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凌燕飞便觉得很是好笑!他本来是完成任务之后躺在河边休息的,只是无意中碰到了慌慌张张逃跑的郭凤熙。只是一开始,他凭着一种职业的警觉,故意在那里静观其变而已。而郭凤熙那有些搞笑甚是有些神神叨叨的样子,却是勾起了他想要玩耍一番的心思!

  他曾经趁着郭凤熙喃喃自语之际,偷偷地睁开眼打量了她一番。可当他看到郭凤熙那满脸的污泥,以及身上那套很不搭配的衣服时,当时就差点儿笑出声来!到后来郭凤熙更是要给他拔草做棺材时,凌燕飞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可当他决定演一个‘僵尸’来吓唬一下郭凤熙时,完全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胆小却是直接撒腿就跑!他更是没想到郭凤熙掉入河中之后竟然还傻乎乎地妄想游到对岸去?直到郭凤熙转瞬间就溺水的时候,这才让本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的他一下子慌了神儿!

  由于郭凤熙也算是在河中又洗了个澡,是以她脸上的污泥已经被河水冲了个干净!当凌燕飞有些诧异、有些无语、又有些尴尬地将郭凤熙拖回岸边时,当他第一眼见到郭凤熙的那张完美的俏脸时,与当初的萧天昊几乎如出一辙的,他也忍不住一下子眼睛就直了!

  在那一瞬间,凌燕飞的脑子里一下子就冒出了诸多的想法!因为郭凤熙在他身边说的那些话,他是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的!突然间很是自责的凌燕飞,当下便毫不犹豫地取出一套自己的衣服将郭凤熙一裹,一抱起她便翻身上马急急忙忙地回到了城内!

  因为凌燕飞知道,尽管郭凤熙的确喝了几口水,但他也搭救的很及时,是以郭凤熙还不至于到了真正溺水的程度。但也许是郭凤熙真的很累、很困,也许是她真的很虚弱,是以回来之后便一直处于昏睡之中。庆幸的是,郭凤熙并没有发烧,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状况,仅仅就是昏睡而已!

  吱呀!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正当凌燕飞感到真的有些饿了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只见一个约么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少妇轻轻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两盘颇为精致的小菜以及两碗白花花的米饭。

  “燕飞!饿了吧,都守了一下午了,还是先吃点儿东西吧!”那少妇将饭菜放到桌子上,随即看了一眼床上的郭凤熙,笑呵呵道,“呵呵!你放心吧!这丫头就是累了,又让你给吓得不轻,这才一下子睡这么久!不过,都现在这个时候了,想来她也快醒了!”

  “唉!我其实真不是故意的!当时就是想捉弄她一下而已!”只见凌燕飞依旧很是自责的叹息一声,随即又看向那少妇,皱眉问道,“姐,我姐夫还没回来吗?”

  “没呢!”那少妇声音拉的很长,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随即坐下来叹气道,“唉!你姐夫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做事情永远都是那么认真!本来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非要没事找事的胡思乱想一通,真是拿他没办法!”

  “呵呵!姐夫他毕竟是朝廷命官,拿了朝廷的俸禄,认真一些也算是对得起头上那顶乌纱!”凌燕飞闻言不由笑呵呵道,“再说了,姐夫不是对你好得很嘛!一个堂堂的四品大员,至今连个小妾也不敢纳,姐你就知足吧!”

  “哼!他敢!”却见那少妇虽然嘴上冷哼一声,但脸上却是一副甚是满意的样子。可随即又是无语地眉头一皱道,“如今只我这一个老婆他都没时间陪,就算是我让他再娶上十个八个又能怎么样?到时候,还不是弄了一屋子的摆设!”

  “嘿嘿!姐,不是我说,你要是真敢放手,姐夫会不会娶回一堆摆设那可不好说!”只见凌燕飞嘿嘿一笑,瞥了那少妇一眼道,“我早就觉得,姐夫似乎已经憋了很长时间了!”

  “切!你小子少在这儿瞎挑拨!我和你姐夫那是患难夫妻,别看他比我大了十几岁,但我们的感情啊,深着呐!”那少妇没好气地瞥了凌燕飞一眼,一副非常自信的架势。但随即又看了一眼床上的郭凤熙,又转头看着凌燕飞,问道,“燕飞啊,你觉得这个丫头怎么样啊?”

  啊!

  鬼呀!诈尸啦!救命啊!

  呼!

  而就在凌燕飞被他老姐的这一问给问的有些呆愣之际,却见床上的郭凤熙突然间一声惊叫,紧接着就爬了起来!

  “啊?!天呐!难不成我又被绑了吗?!”当郭凤熙见到自己居然又在床上时,忍不住就是一声大叫,随即便开始下意识地挣扎。可直到她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捆着绳子时,这才一时间安静下来,这才注意到此时正有一男一女静静地、很是诧异地看着她!

  “你们、你们是谁?!这、这又是哪里?!”郭凤熙不由吓了一跳,急忙把被子拉起来在自己身上一盖,却是战战兢兢地问道,“为、为什么这次没、没绑住我?!”

  “姑娘!你别害怕,我们...”凌燕飞见状赶忙起身,却是伸出一只手向着郭凤熙一指道。

  哇!

  呜呜呜!

  “啊!原来是你!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啊!”可郭凤熙一见到凌燕飞,又见到他伸出了手,不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却是顿时忍不住大哭道,“不是我杀的你啊!你千万不要找我啊!呜呜呜!真的不是我啊!你不要冤枉我啊!”

  一见到郭凤熙居然这么大的反应,凌燕飞不由一瞬间脸就黑了!他的手指忍不住下意识地勾了勾,随即又急忙把手缩了回来,却是一时间尴尬地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解释?

  “呃...呵呵...我说妹妹呀!你千万别害怕,这浑小子可不是什么鬼,他是我的弟弟凌燕飞!”那少妇也忍不住一脸的尴尬,却是狠狠地瞪了凌燕飞一眼之后,赶忙笑呵呵地解释道,“虽然这浑小子玩笑开的有点儿大,但也是他把你救回来的!现在啊,你就在我的家里!”

  郭凤熙闻言不由哭声立止,却是瞪着一双大眼儿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两人,随即又转头打量一下四周。当她看到桌子上那正在燃烧的蜡烛之后,不由瞬间稍稍放心!可当她又看到桌子上的那些饭菜时,却是顿时又觉得饥饿难惹,同时口中一下子就满是口水!

  “姐、姐姐...你、你没有骗我吧...”只见郭凤熙愣了一阵儿,终于暗暗地咽了一口口水,却是傻乎乎地问道,“你、你不会一会儿就又把我给绑起来吧...”

  “呵呵!妹妹你别怕!我们这里可是官府,又怎么会做出那等事来?”那少妇闻言不由顿时觉得好笑,赶忙向着郭凤熙走来道,“我叫凌彩儿,的确是比你大了些,你叫我姐姐倒也合适!我知道你饿了,还是先下来吃点儿东西,听姐姐我慢慢跟你解释!”

  郭凤熙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姐姐似乎跟之前那个老板娘不一样,毕竟她的热情之中总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再加上她此时是真的太饿了,因此便不再那么紧张,在凌彩儿的帮助下穿上了鞋子!

  “凌燕飞!你还在那儿傻乎乎地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再弄几个小菜!”然而郭凤熙刚刚下床,凌彩儿便气呼呼地向着凌燕飞吼道,“哼!都是你小子惹的祸!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