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琼玉与将军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云销雨亦霁

琼玉与将军 琳琅蛮蛮 1610 2019-02-12 01:02:20

  皇帝在内廷大发雷霆,贤妃在一旁哭哭啼啼。皇帝一拂袖,将龙案上的一大堆奏章推倒在地,气鼓鼓地道:“朕平时看着城儿倒是稳重,怎么这会儿却犯糊涂了。他没事去行刺南平郡王干什么,还剁掉人一手指头。”

  贤妃一边抹眼泪,一边道:“谁说城儿去行刺南平郡王了?城儿不是没承认吗?”

  皇帝怒道:“他没去行刺,难不成南平郡王还能红口白牙诬陷他不成?怎的不诬陷别人,非要诬陷他?”

  贤妃道:“那臣妾又如何能知道,南平郡王一向心怀叵测,或许是城儿抓住了他什么把柄,又或者是碍了他什么大事,他才要如此构陷城儿。依臣妾看来,坊间流传的关于他刺杀城儿的消息,十之八九倒是真的。”

  皇帝指着贤妃,恨铁不成钢地道:“若是南平郡王果然派人去刺杀城儿,城儿便应该将此事上报朝廷,由朝廷去查明真相,再定南平郡王的罪不迟。怎么能像如今这般,自己带人上门去报复,成个什么体统?而且城儿此次带去的人,据南平郡王说来,少说也有几千。他哪儿来的这么多人,多半就是从禁军中调的。他如今胆子也忒大了,竟敢私调禁军,他难道想造反不成?”

  贤妃哭得更大声了,拿着帕子捂着眼睛号哭道:“陛下说城儿要造反,他那样的身子,造得什么反,又为谁造反?可怜秦家世代忠臣,城儿的祖父、父亲都是为国捐躯,战死沙场,城儿自己也……也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片赤胆忠心,如今也要被怀疑,我的城儿,怎么那么命苦啊!”

  皇帝踱着步子在内廷走来走去,心烦意乱,对着哭哭啼啼的贤妃道:“你别哭了,哭得朕头疼。朕没有怀疑过城儿的忠心。朕是说,如果南平郡王当真行刺了他,他大可找出证据,让朝廷来处置南平郡王,他又何必去上门报复?”

  贤妃道:“行刺城儿的人死的死、逃的逃了,哪还有什么证据留下来。再说,南平郡王诬陷咱们城儿,又有什么证据?还不是欺负咱们城儿身子不好,想在监狱里耗死他。那南平郡王觊觎太子之位已不是一天两天了,陛下不也一直怀疑他么?城儿断他一根手指头,绝了他做皇帝的念想,将一场有可能爆发的叛变消弭于无形,这不是最好的法子么?难道真要等到他叛变的那一天,才来治他的罪么?陛下难道不记得八王爷的事了,就是因为陛下您的仁慈,才放任那八王爷一步步坐大,以致酿成大祸!”

  贤妃情急之下,口无遮拦,话说出口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跪下请罪道:“臣妾冒犯陛下,罪该万死,求陛下恕罪!”

  皇帝听得贤妃言语之间多有冒犯,心中本是恼怒不已,但一想她说的话也确有道理,城儿这办法虽然粗野,却不失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城儿如今断他一根手指头,或许反而是救了他一条命,也是救了千千万万人的性命。城儿说到底,还是为了江山社稷和天下百姓着想。

  贤妃见皇帝并未恼怒,便大了胆子再求:“如今城儿病重,命在旦夕。臣妾请陛下饶过城儿这一回吧,只要陛下一句话,城儿就有救了!陛下也是看着城儿长大的,难道就不心疼城儿?”

  皇帝叹了口气道:“朕又岂会不疼他,不疼他,朕还在这儿伤什么脑筋?看来,这件事,朕只能委屈南平郡王了!”

  昭平果然闯出了大将军府,去见了他十三哥,当今太子。太子看到这个最疼爱的妹妹挺着个肚子跪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怎不心疼。忙忙扶她起来道:“妹妹,你安心养胎,这件事哥哥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你也回去劝秦将军放宽心,安心养病,一定会没事的!”

  于是乎,太子明里暗里便流露出了支持秦城的态度。那些弹劾秦城的官员,就算再没有眼色,也知道该适可而止了,毕竟,若是因此事得罪了这位太子,那就是断送了自己未来的前程啊!

  皇帝顺水推舟,表明此事证据不足,且秦将军病重不宜受审,着令待秦将军病好之后,再重审此案,大将军府的禁足令,也即刻予以解除。

  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样的事是永远也找不出证据的,所以只能一直以证据不足为理由,不断地拖下去,最后不了了之。

  漫天风雨,就这样在巨大权利的压制下归于平静。

  南平郡王看着少了一截的大拇指,恨得牙痒痒,一拳打在檀木方桌上,震得杯盘狼藉,他咬着牙道:“真是便宜了秦城那小子!哼,这出戏还没唱完呢,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