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他的小九九

014章 试图狡辩是罪犯的本能

他的小九九 弄清浅 1026 2019-01-12 00:08:21

  魏东隅面部紧绷,目光又深又沉:“试图狡辩是每个罪犯的本能。”

  “嘻嘻。”穆九娇笑一声,在警局羁了两天,她的妆容有些花了,但眼影晕染了的眼尾习惯性一挑时,那双眼睛瞧着就莫名放浪了几分,穆九凑近魏东隅耳边呵气如兰,“是我试图狡辩,还是魏警官本就证据不足呢?”

  魏东隅眼底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他站直身体,在起身之前,顺手缴了穆九手里的烟,意味不明地开口:“所以?”

  穆九悄悄伸过桌下的那只足趾贴着魏东隅的裤腿挑逗摩擦着,笑眼眯眯说:“魏警官,横竖何衍的事都和我没关系,你何不如把我放了,今后你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必定随叫必到,你说怎么样?”

  “你肯配合有什么不好的?”魏东隅将烟头掐灭,“只是忘了跟你说,为了避免串供情况发生,警察录口供时至少要有两个人在现场,另外,这房间里还有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拍摄。”

  穆九面部一僵,缓慢扭头看去,只见那个姓陈的警官不知何时站在门后,正拿笔低头在本子上记着。她张了张嘴,讪讪地把脚收了回来,神色蔫得像只霜打的茄子。

  魏东隅示意陈辉将口供记录拿过来,对穆九说:“签个字吧!”

  监控室内,韩静雨看着录像皱眉低声嘀咕:“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穆九看着怪怪的?”

  “哪里怪?”陈辉一边掀开泡面盖,一边问。

  “说不上来,你看她似乎挺配合咱们头儿的审讯,但其实除了给自己脱罪外,一句有用的信息都没提供,我看未必就是穆九杀了人,但她肯定隐瞒了什么。”

  “那就多问几次,就不信她能藏得滴水不漏。”

  “可我听说何衍死亡的消息这两天已经传开了,因为跟毒沾了边,影响很不好,再加上警方这么好几天也没对何衍的死因给个说法,最近不时有记者媒体打电话过来问何衍的死因,早上还有粉丝堵在警局门口,造成不小的骚乱。季局突然把头儿叫走,怕就是为了这件事。”

  陈辉皱眉:“你是担心上头会施压?”

  “何衍这个案子处处透露着古怪,但算得上真正意义的线索,从头到尾也就只有从穆九手机打出的那通电话。家属虽然怀疑他杀,可证实他杀的证据实在匮乏,但何衍吸毒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我担心的不是上头施压的问题,而是……”

  “而是什么?”魏东隅推门走了进来,自若地端走陈辉面前的泡面,拉了把椅子坐下,边吃边说:“季局那边我顶住了,他说一个月内,要是我们再没找到任何他杀的证据,何衍的死就以吸毒猝死结案。对了,陈辉,你去把穆九放了。”

  陈辉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桌子,哀嚎:“老大,那是我的午饭!”

  魏东隅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拍在他手里:“警局对面有卖快餐的,顺便帮我也带一份,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