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他的小九九

066章 勾引他

他的小九九 弄清浅 2017 2019-02-24 00:29:28

  穆九被魏东隅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她眨了眨眼,无辜地问:“我能不能说,是因为我美?”

  “……”

  林捷看了眼面色如土的魏东隅,干咳两声,严肃地问:“穆九,我师哥是问你怎么会跟卓才在一起,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穆九连忙道:“天地良心,这次真的是碰巧。”

  魏东隅冷哼一声,收回目光,“碰巧的次数多了,就显得刻意了。你早晨去海城大学,其实是去找卓才吧?”

  “你怎么知道?”穆九问完,想起在海城看到他和林捷的事,恍然大悟道:“莫非你们去海大也是找他的?”

  魏东隅不置可否,“这么说你确实是找卓才的?”

  穆九撇了撇嘴,为什么她总感觉魏东隅一开口就是要给她下套。

  “我之前遇到你们时就说了,并不是特地去找的,我就是以前听青姐提过她弟弟阿才在海城上学的事,真的是偶然碰到,又偶然看到他晕倒好心把他送到医院而已。”

  穆九说的是实话,她那时候已经和韦应生告别要走了,却听到身后大叫有人昏倒了,她好奇回头看了眼,就看到韦应生直挺挺地栽在地上。既然看到了,总不能当做没看见吧,她就把人送到医院了,却没想到韦应生的病情会这么棘手。

  魏东隅淡淡扫了她一眼,“你确定你只是好心,没有其他原因?”

  穆九并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干笑两声没说话。

  她总不能说,她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从韦应生那里把阿青欠她的五千块钱要回来,毕竟她真的很穷,五千块对她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魏东隅想起瞿平的供词,后者招供时说过,阿青这一年和一个叫卓才的大学生联系密切,他怀疑阿青会知道何衍这么多事,就是卓才告诉的,而她也是这半年才开始追的星。

  瞿平还交代,阿青经常给卓才汇钱,设计敲诈何衍也是想把钱拿给卓才花。他提起卓才时目光鄙夷,似乎并不知他是阿青的弟弟,只是单纯以为卓才是阿青在外面养的凯子。他看不起卓才,却没想过自己也在吸阿青的血。

  穆九话语真假尚且不论,但魏东隅在调查中得知,阿青确实是有个亲弟弟,还知道当年阿青父亲亡故后,她妈改嫁时只带走了不满一岁的儿子,把阿青丢给了她年迈的奶奶。阿青奶奶辛苦把她拉扯大,后者也很孝顺,让老人家舒舒服服的过了个晚年,只不过她奶奶至死都不知道她这个孝顺的孙女赚的钱是怎么来的而已。

  有弟弟这件事,阿青连相好瞿平都没告诉,为何偏偏就跟穆九说了?就连何衍的手机,也是直接交给了穆九。是因为阿青眼里,穆九比较可信,还是有其他不得而知的原因?

  他问:“穆九,你既然早知陆红红有个弟弟,之前在警局怎么从来没有提起过?”

  “这个啊……忘了。”穆九将头发撩到耳边,不以为然地答:“青姐就跟我提过一次,我每天还要见那么多客人,哪里会记得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

  “无关紧要?”

  “对啊,他是青姐的弟弟又不是我的弟弟,又不能给我钱,我为什么要记住他?”

  穆九的话语听起来有些无情,但魏东隅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这时,穆九不知道想到什么叹了口气,说:“半年前我刚去欢悦城时,刚好在后门撞到青姐和她弟弟,后来青姐可能怕我在Lisa姐那里嚼舌根,就告诉我他弟弟的事。青姐说,她弟弟很出息,是大学生,将来是要干大事业的,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知道他是弟弟,也不敢认。你猜我刚才问韦应生时,他说青姐是他什么人吗?”

  穆九说话间头发又掉了一缕到嘴边,她嫌不舒服,从口袋翻出一圈皮筋咬在嘴里,双手边在脑后边扒拉头发边含糊地说:“他说青姐是他妈朋友的女儿,可一个朋友的女儿,怎么会又关心他又给他钱花。大学生那么聪明,恐怕早就猜到青姐的身份了,却还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对了魏警官,我身上的钱只够给韦应生交输液费。你也听到刚才医生说了,他得了那个什么很严重的肾炎,还要换肾才能治,你们赶紧看能不能联系他的家人,顺便让他们把医药费还我。”

  穆九说到此处,已经完全暴露了她势利的本性。

  林捷想到一点,问她:“你说你只在半年前见过卓才一次就能认出他?”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说见过,就算给我张陌生人的照片,我也能在人群里认出他。”穆九说到此处,扭头看向魏东隅,笑眯眯地说:“我第一次见到魏警官你也觉得眼熟,你说我们会不会在那里见过?”

  魏东隅不吃她这套:“那真可惜,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啊,真可惜。”穆九脸上竟有些失落的意味,她手指麻利地将头发扎成漂亮的发团,没有长发的遮挡,皎白的脖颈和美背一览无遗,偏偏她还故作风情,惹来周围不少人的侧目。

  穆九对此颇为自得,见有男人看过来,还不知羞耻地朝对方抛着媚眼,惹得那些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魏东隅和林捷见状,脸色有些不好看,尤其是魏东隅,目光深深。

  穆九突觉后脑勺凉飕飕的,回头一看,就对上了魏东隅那张难看的脸,她恍然不察魏东隅的怒气,压低声音说:“魏警官,你看到左边那个色迷迷的男人没有?我看他手上的表挺贵的,应该是个有钱的主,我刚才送韦应生过来时,刚好看到他陪老婆产检,这种男人应该很容易寂寞的,我看着他对我好像挺有意思。”

  魏东隅还没做出反应,林捷就已经目瞪口呆,当着警察的面赤裸裸地勾引已婚男人,穆九这是要上天啊!

  穆九却没有一点犯罪的自知,还可劲问魏东隅:“魏警官,你觉得我勾引他,成功的概率有多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