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他的小九九

067章 魏警官,我错了

他的小九九 弄清浅 2013 2019-02-25 00:05:00

  林捷本想以魏东隅的性格,绝对会原地爆炸,但很显然,他低估了他师哥的忍耐力。

  魏东隅听完穆九的话,只是淡淡地扫了她说的男人一眼,评价:“挺高的。”

  穆九眼睛一亮:“哟,我都不知道魏警官对我的魅力这么有信心!”

  “可不是?额头扁平,鼻梁塌陷,腮骨还那么尖,绝对一勾一个准。”

  穆九听得一知半解,但直觉这并不是什么好话。

  林捷好心憋笑提醒:“我师哥的意思是说那个男人长得尖嘴猴腮,不是什么好人。”

  穆九:“……”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他手上那块劳力士是块高仿表,市价应该不超过一千。”魏东隅再次出声,看着她皮笑肉不笑道:“穆九,现在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清楚,看你是觉得勾引他合算,还是蹲局子合算。”

  “……”穆九不甘心地问:“你怎么知道那是高仿表?”

  “不巧,我恰好有一块正品。”

  “……”

  穆九第一反应:哇,魏警官好有钱!

  第二反应:能屈能伸的她小脸儿一垮,如犯错的小孩般乖巧道:“魏警官,我错了,我不该知法犯法。”

  不得不说,穆九有一双灵动的眼睛,眼尾稍微上挑时风情万种,下拉的时候又清纯无害,显然她很懂得怎么调动自己的五官表情,就比如此刻,她看着魏东隅的黑眼珠滴溜溜的,让他又想起小时候养死的那只乌龟。

  魏东隅伸手按了按脑仁,头疼道:“行了,别废话了,韦应生在哪里?”

  三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输液室。

  “就在最后面那一排躺着,咦,人呢?”穆九看着空无一人的位置,眼睛瞬间就瞪圆了,“我出去前,他明明还在这里的!”

  魏东隅看了眼拔下的注射针头,伸手摸了摸躺椅,神色一冷:“还有温度,人应该刚走不久,穆九,韦应生的相貌体征是什么样的,还有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穆九伸手比着韦应生的身高,“他大概这么高,一米七五左右,很瘦,灰色的休闲裤,黑T恤,对了,他长得跟青姐有点像。”

  “林捷,分头找人。”

  穆九紧忙问:“那我呢?”

  魏东隅说:“你跟我。”

  穆九自然毫不犹豫地跟上他。

  三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韦应生,他就好像从医院凭空消失了一样。

  “师哥,我问了一个病人家属,他说看到有个疑似韦应生的人跟一个男人搭上一辆面包车走了。”在另一头找人的林捷来电。

  “又是面包车?”魏东隅皱眉问:“有看清面车牌号吗?”

  “没有。”

  魏东隅刚想说话,手机来了个电话,他看了眼来电提示,对林捷说:“你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人看到面包车,陈辉来电话,我接一下。”

  魏东隅刚接起电话,陈辉着急的声音就传来:“头儿,你在哪?你先回警局一趟,有个重要证人来警局投案了。”

  “什么重要证人?”魏东隅下意识瞥了穆九一眼,穆九接收到他的目光,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陆红红的亲生母亲,她要指认陆红红就是杀害何衍的凶手。”

  警局里,陈辉看见魏东隅带着穆九回来,诧异地问:“头儿,你怎么把她也带回来了?”

  被点名的穆九从魏东隅身后探出脑袋,笑嘻嘻地跟陈辉打招呼:“陈警官,你好!”

  陈辉:“……”小韩说得对,真是哪哪都有她,阴魂不散的感觉。

  魏东隅偏头对穆九说:“想要医药费,就自己找个地方乖乖呆着。”

  穆九:“遵命!”

  见她要走,魏东隅又突然改变了主意,高声道:“小韩。”

  “在这。”韩静雨站了起来。

  魏东隅指着穆九,说:“看好她,别让她到处乱跑。”

  “是。”

  魏东隅这才放心地扭头问陈辉:“陆红红的母亲在哪?”

  二人离开后,韩静雨冷淡地对穆九说:“在那边坐着,不要乱跑,也不要到处乱看。”

  穆九看了眼韩静雨指着的冷板凳,垂眸“哦”了一声。

  她感觉得到,韩警官并不太喜欢她。

  又或者是看不起她。

  当然,穆九并不在意韩静雨的看法,坐下后,不时就往魏东隅离开的方向瞅去,瞅了二十分钟没瞅到半个人影后,她有些耐不住地从口袋翻出烟,刚把叼在嘴里打算点燃时,一道凉飕飕的声音飘进穆九耳朵。

  “这里不允许抽烟。”

  她抬头,就看到韩警官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穆九与之对视片刻,尴尬一笑后,默默地取下烟塞回烟盒里,摊着手说:“你放心,我一定忍着不抽。”

  韩静雨这才扭过头继续忙她的事。

  穆九烟瘾犯了,安分没一会就开始坐立不安,韩静雨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只要她的动静稍微大一点,她就会看过来,如此几次后,韩静雨终于不耐烦道:“别再动来动去了,老实坐着!”

  “可我难受啊……”穆九为难道:“韩警官,我能不能出去抽根烟再回来?”

  “不行,头儿让我看着你不要乱跑。”

  “那你跟我一起出去不就行了。”

  “我很忙,没空。”

  穆九:“……”

  她妥协了,问:“那你有糖吗?”

  穆九哀怨地嚼完韩静雨好心赏她的一把薄荷糖,魏东隅终于出来了。穆九看到他时差点没哭着说:“魏警官,我不要医药费了行不行?”

  魏东隅刚从审讯室出来,闻言放下按额头的手指,奇怪问:“为什么?”

  穆九摊开手里那一把被她捏平的塑料糖纸,垮着脸说:“几百块的医药费算什么,不能抽烟才真她妈的要我命啊!”

  魏东隅:“……”

  他抬头看了眼韩静雨,后者淡定地说,“办公室规定不能抽烟,魏队应该很清楚。”

  队长魏东隅心虚地把手支在唇边干咳了两声:“呃……穆九你先跟我过来吧,我有点事跟你说。”

  说完,率先转身往外走。

  穆九果断起身跟上他。

  妈的,再待下去,她迟早得被烟瘾憋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