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他的小九九

070章 同居关系

他的小九九 弄清浅 2004 2019-02-28 01:17:38

    魏东隅问话时,穆九正埋头玩手机,听到他的话顿了一下,才扭头看向他,问:“这个问题我必须回答吗?”

  魏东隅目视前方,好像没听见她话一样专注开车,但是微微抿起的唇角却昭示着他对穆九的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好嘛。

  穆九和魏东隅打过这么多次交道,现在已经勉强算是熟到同住一个屋檐下,她对魏警官的脾气也有了些了解,于是斟酌了一会,犹豫地说:“呃,这个嘛……学习不好,又遇上了几个坏朋友,就这样……”

  魏东隅皱了皱眉。

  “好像也不能这么说,比起他们,我似乎也好不上哪里去。”穆九想了想,又补充道。

  魏东隅:“……”

  本以为这货身世凄惨,会和阿青一样有难言之隐,可魏东隅发现自己压根就是想太多,穆九恐怕就是单纯自己走歪了。

  他问:“所以你十三岁从孤儿院出来后,是去学校上学?”

  穆九闻言诧异了一瞬,笑眯眯道:“魏警官,原来你对我这么有兴趣,把我查得这么清楚。“

  魏东隅面无表情:“我对每个曾经疑似罪犯的人都很有兴趣。”

  “……”

  穆九“呵呵”干笑两声,说:“魏警官,我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这么认真。”

  魏东隅偏头睨了她一眼,漆黑的眼深不见底,声音却是淡淡的:“你错了,我要是认真的话,那你现在就不应该坐在车里,而是在警察局里。”

  穆九愣了一下,魏警官的意思是他此刻并不是以一个警察的身份来问她这些问题?

  她眸光闪了闪,说:“对。我八岁那年,父母出意外死了,没有亲戚愿意收留我,他们任我自生自灭,后来有好心人把我送进了孤儿院。我在孤儿院待了五年后,一位自称我妈朋友的男人找到我,他把我从孤儿院带出来,并收养了我。”

  穆九话语停住,她扭头看向窗外,手指却无意识地摆弄着打火机,情绪似乎有些焦躁不安。

  魏东隅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自然猜测:“你养父对你不好?”

  话落,穆九诧异地扭过头:“魏警官为什么会这么说?”

  “……”魏东隅选择沉默。

  穆九仿佛明白了什么,轻轻一笑,忆起养父,眉眼变得十分温柔:“没有,我养父对我很好,他不仅收养了我,还送我去最好的学校上学,不喜欢我的人不是他,而是我的养母。养母不开心是对的,我养父母虽然没有孩子,可又有谁想养一个丈夫旧情人的女儿?”

  “而我也确实不争气,养父虽然把我送进了最好的学校,可我的成绩根本就跟不上,后来同学知道了我的身世,更是开始嘲笑我,我和嘲笑我的人打了一架,成功惊动了家长。但我养父工作很忙经常不在家,养母又不喜欢我,从老师那里知道我闯祸后,也只是一言不发地把我领回去而已。”穆九说到此处,嘲讽笑笑:“我养母不喜欢我,可她从不打我,也不会拿难听的话羞辱我。她平时是个很温柔的人,就算是不喜欢,她也表现得很大度,她只是当做我不存在而已。我这么个活生生的人,我养母视而不见,她从不苛待我,却让我感受到了无尽的冷漠。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两年,后来,我认识了刚才跟你说的那些朋友,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魏警官应该也猜得到。”

  魏东隅自然得猜到,早年丧失双亲,穆九本来就极度缺乏关爱,后又遭遇家庭冷暴力和校园暴力,不负众望地长成了一个问题少女。

  魏东隅问:“你的养父母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穆九摇摇头,夹了根烟在指间,“成年后我便和他们解除了领养关系,听说我养父因为工作调动,两人一起去了外地。他们走了也好,我养父本来就对我失望透顶,让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两边都难堪。”

  魏东隅想这就对了,穆九离开孤儿院后,应该是用她养父给她的新身份生活,或许是孤儿院当年的领养记录记得不太清楚,又或许是被穆九的养父故意隐藏,韩静雨没查到她的新身份,她的资料上这才有了五年的空白期。

  穆九并不知道魏东隅在想什么,除了提起养父时,她的情绪会有些许波动,其它前尘往事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指尖燃起袅袅烟雾,穆九身子懒懒地靠在座椅上,说:“好了,说完我的事了,魏警官你呢?”

  “我?”

  “对啊!”穆九笑嘻嘻的,微微上挑的眼尾看起来有些浪荡,她阴阳怪气道:“魏警官,我们现在应该算同居关系吧,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知己知彼,互相了解嘛!”

  “呵……不说这个我倒忘了,房租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魏东隅一点都不受蛊惑:“还有,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同居,明明是我在把房子短时间租给了你,我们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

  “……”穆九咕哝着:“怎么越有钱越小气!”

  魏东隅耳尖,听到后微微一笑:“你该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警察干的活吃力又不讨好,工资低得房贷都快还不起了。”

  “……”她怎么记得谁在医院说过自己有块几万块的正品表呢?

  算了。

  穆九心累的想,在天鑫别苑都买得起房子的魏警官为什么总跟自己计较一点房租的事?

  她想了一会,说:“韦应生的医药费加上青姐欠我的五千块,总共五千二百一十四块钱。魏警官,我记得你在警局的时候跟我说,只要我乖乖待着,你就帮我追回医药费。这些钱应该够抵好一阵子房租了吧……”

  “……”魏东隅又好气又好笑:“你想得倒美,你自己借出去的钱,我帮你追?”

  “这不是你找我要房租嘛!”

  “呵呵。”

  得,全成他的错了。

  魏东隅想,论蹬鼻子上脸,怕是没几个人比穆九脸皮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