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放不下,我拿不起的爱情

第十九章 吃定你了

你放不下,我拿不起的爱情 一代锦鲤 8354 2019-01-12 22:32:02

  Queenie喝了酒,所以是故意开车送她回的家。车子在drive way停好后,顾洋扭头看看已经在副驾驶迷迷糊糊的Queenie。雪白的皮肤,浓密的睫毛,精巧的鼻子,还一张无比诱人的嘴巴。他想,这张精致的脸庞估计哪个男人看了都会蠢蠢欲动吧?

  这时,Queenie扭了扭头,有些要醒来的迹象。

  顾洋凑过去温柔的说“到家了。醒醒吧。”

  Queenie眨了眨眼睛,一脸迷迷糊糊的看看车窗外的景色,确实已经在家门口了。她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扭头望向顾洋:“给我开门。”

  顾洋看看她,无奈的转身下了车,转到另一边,给Queenie打开车门。

  Queenie双手一伸,示意顾洋抱她。

  顾洋把车钥匙往她的身上一扔,说道:“你不想下车就算了,反正已经到家门口了。”

  Queenie嘟着嘴一副小女生的模样撒着娇:“人家头晕,走不了嘛!”

  说实话,顾洋受不了这个。他从小到大,身边的女孩也只有寻寻一个人。寻寻自然是从来不撒娇的人。如今,Queenie这副如小猫一般的模样,着实的让他骨头都酥了。

  顾洋愣在那里,一时没了主意。

  见顾洋有所动摇,Queenie继续嗲声嗲气的:“你就抱我进去嘛!求求你了还不行吗?”

  看着Queenie那祈求的小眼神,顾洋轻叹了口气,只好弯腰去抱她。

  Queenie得意的笑笑,双手勾着顾洋的脖子,眼睛无限魅惑的盯着顾洋的脸。

  顾洋面无表情的抱着她往大门口走去。

  “到了。”顾洋在门口站住。

  Queenie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而是伸手去按了密码。

  咔哒一声,门开了。

  顾洋见门已经打开,问道:“你还不下来吗?”

  Queenie把头倚回顾洋的肩头:“人家头还晕着呢。”

  顾洋只好抱着她进了大门,却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Queenie用嘴唇磨蹭着顾洋的耳廓,轻轻的充满诱惑的说道:“抱我去卧室。”

  顾洋感到身体一阵悸动。他强忍着身体蠢蠢欲动的欲望,装作若无其事地抱着Queenie走上楼梯。

  Queenie靠他靠的很近,近到她呼出的鼻息,都丝丝划过他的颈项。

  Queenie盯着顾洋的侧脸幽幽的说:“原来你长得还挺帅的。”

  说着,Queenie拿手指从顾洋的额头,滑到鼻尖,又滑到唇间。顺着下巴滑到脖颈,一直往下滑到顾洋的胸膛。

  顾洋感觉被她撩拨得腿都发软了。

  Queenie手指一勾,解开了顾洋衬衣上的纽扣。

  顾洋强忍着身体荷尔蒙的爆发,佯装冷漠的说:“你适可而止吧。”

  Queenie可没有收手的想法,她用鼻尖磨蹭着顾洋的脸颊,手顺势伸进了他衬衣里面开始抚摸他的胸膛。

  顾洋顿时感觉血液都开始倒流进大脑。他快步走进主卧,把Queenie猛地放到床上。Queenie却突然间勾着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那唇间柔软的触感简直让人目眩神迷。可顾洋还是象触电一般的推开Queenie,紧张站起身来。

  Queenie起身从后面抱住他,双手伸进他的衬衣里贪婪的抚摸着,嘴唇不停地在他的颈项磨蹭着亲吻着。

  顾洋拉住她的双手:“你喝醉了。”

  Queenie迷离的说:“正好给你占便宜的机会。”

  顾洋挣脱开她的怀抱:“你好好睡一觉吧。我先走了。”说完就慌张的冲向门口。

  Queenie坐在床上看着顾洋落荒而逃的背影,内心泛起一丝失落,却又泛起一丝甜美。因为,游戏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还没有结局的时候。

  顾洋慌张又狼狈的冲出Queenie的家门。他大口地喘着气,身体的余热还未消散殆尽,唇间还停留着残存的香柔。他不知道Queenie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无论是什么,她都已经把他的心智搅得乱七八糟了。他一边整理着衣衫,一边在无人的街上烦闷的走着。他忍不住掏出手机,拨通了寻寻的电话,却在没有接通的时候就挂断了。他有些慌乱了。他恐慌的感觉到,在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滋生了。

  第二天一早,寻寻一出门就看到顾洋正斜倚在门口的扶手上,等着自己。灿烂的阳光在他背后闪耀,显得他格外的干净阳光。

  寻寻快跑两步到他跟前:“你怎么来了?”

  顾洋晃了晃手里的油条:“跟你一起上学。”

  “哇,油条。”寻寻接过油条,忍不住马上啃了一口:“这附近有卖这个的?”

  “没有,我早上去唐人街买的。”

  寻寻惊讶的看着他:“你几点起来的?这个点都去过唐人街了。”

  顾洋自然是不能跟她说,自己心烦意乱的一晚上没睡着。于是搪塞的说:“吃你的吧。操那么多心干嘛?”

  寻寻感动的看看顾洋:“你吃了吗?”

  “吃过了。”顾洋温柔的说“走吧。”

  寻寻点点头。两人肩并肩地往车站走去。

  顾洋问道:“你又去找打工的地方了?”

  寻寻迟疑了一下,愤愤的咬了口油条:“没有合适的,而且最近学校的事情也太多。”

  “那欠医院的医药费怎么办?”

  “已经跟他们谈好分期付款了。慢慢还吧。”

  “我这里有钱,你先拿去还了吧。”

  “又不是几百块。好几千块呢。你把钱都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有我的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要是阿姨知道了,该不高兴了。”

  “我妈在大洋彼岸呢。她怎么会知道。”

  “还是算了。等打工的地方找到了,问题就解决了。”

  “你打工的那点钱还要供你的房租,吃喝。哪有闲钱还你的医药费啊?”

  寻寻故作轻松的说:“我省一点就有啦。”

  “省?你还能怎么省?”

  “好了,不要谈我了。”寻寻急忙阻止顾洋继续追问下去:“说说你吧。你最近都忙什么呢?很少看到你。”

  “我?”顾洋顿了顿:“没忙什么啊。是你比较忙吧。我都看到好几次你带着霍君豪和施冠华做小组作业,是你没注意到我罢了。”

  听到他俩的名字,寻寻立刻觉得头都大了:“别提他俩了。一个呢是不肯学,一个呢是学不会。唉!”

  顾洋拍拍寻寻垂头丧气的肩膀:“我充分相信你的能力。”

  寻寻一脸哀怨的扭头看着顾洋。突然间她盯着顾洋的脸仔细的端详起来。

  见寻寻奇怪的看着自己,顾洋不由的问:“干嘛?”

  “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

  “啊。”寻寻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眼镜。”

  顾洋下意识默默鼻梁。

  “你没带眼镜?”

  “哦。”顾洋犹豫了一下说道:“眼镜架坏了。就把隐形眼睛拿出来用了。”

  其实,顾洋是不希望不让人认出他来,所以特意在酒吧工作时带隐形眼镜。可是昨天送Queenie回家,就把眼镜忘记在酒吧了。

  寻寻一副欣赏的模样看着顾洋:“以后就戴隐形吧。”

  “你喜欢?”

  “帅哥谁不喜欢?”

  顾洋愣愣的问:“不戴眼镜,区别这么大吗?”

  寻寻仔细的打量着顾洋的五官:“你眼睛本来就长得很好看,鼻子也很高。带上你那副黑框眼镜,完全把优势挡住了。”

  顾洋若有所思的摸摸空荡荡的鼻梁。

  突然间寻寻喊道:“车来了。”

  顾洋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寻寻拉着往前跑去。

  他看着身旁的寻寻,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白净的脸颊上显得她那么干净又美好,乌黑的马尾辫随着跑动一甩一甩的。看着这样的寻寻,顾洋不自觉地就会觉得心情无限的美好。似乎那让他混乱了一晚上的心情也随之消散干净了。他抓紧寻寻的手,跟着她一起往前跑去。

  Queenie开着车,在快到校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顾洋和寻寻两个人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往学校走着。内心的无名之火,噌地一声,燃到头顶。想着昨晚她被顾洋狠狠的拒绝,再看看他现在对寻寻那副百般疼爱的样子,让Queenie恨得咬牙切齿。正当她火冒三丈时,却瞥见寻寻手里正拎着她的那条连衣裙。Queenie灵机一动,立刻打电话把两个小随从找了来。

  Queenie一边摆弄着新做的指甲一边很随意的说:“寻寻好像把那条Dior的裙子洗好带到学校来了。”

  “然后呢?”Tiffany傻乎乎的问。

  “我是不打算要了。你们谁要就拿去吧。”

  “我要。”Tiffany立刻抢着说。

  Chloe深知Queenie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所以没有出声。而且经过了上次的事件,还是有点怕了。毕竟接受警察问话时的心惊胆战还记忆犹新。这几日,貌似这件事情过去了,她才刚刚放下心来,不想再惹什么事端。

  “好啊。那你就去寻寻那里拿吧。不过要偷偷的拿哦。不能让她发现。”

  “不能让她发现?”Tiffany愣愣的问:“那不是偷?”

  “这怎么能叫偷呢。那可是我的东西,又不是寻寻的。我可是答应给你了。”

  “那跟寻寻说一声给我不就好了。”

  Queenie立刻有点生气的看着Tiffany:“你是真傻呀?还是跟我装傻啊?”

  Chloe可是听明白了Queenie的意思,她拉了一把Tiffany小声的说道:“霍君豪和任墨漓,不都发话了,让我们不要去惹寻寻了吗?”

  Tiffany听Chloe这么说开始有点犹豫了。

  Queenie一脸不在乎的说道:“这叫惹吗?是她自己把衣服弄丢了。又不是我的错。”

  又不是我的错,Chloe心里愤愤的想着,确实不是你的错,错都是你让别人犯的。

  看Tiffany还是有点退缩了,Queenie继续说道:“那可是今年夏季的走秀款,4000多刀呢,我也就穿了那么一次。”

  人的贪念就像是魔鬼的手,会不停地撩拨你,慢慢的抓住你。但你一旦被它抓住就很难逃脱。

  Tiffany之前就一直垂涎Chloe从Queenie那里得到的卡地亚手环,而且看寻寻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警察也没把Chloe怎么样。心想一件衣服而已,而且还是别人的,寻寻更加说不清了。便壮起胆子应下了这件任务。

  寻寻约了霍君豪在图书馆一起查资料。见他还没来,就在她的老位子坐下。她把电脑支起来,重新检查了一遍昨晚刚刚完成的作业。专注的她并没有注意到Tiffany悄悄地走进了读书馆,而且偷偷躲在不远处的书架里,一边假装看书,一边透过书架间的缝隙暗中观察寻寻。

  忽然寻寻像是想起了什么起身走进一列比较远的书架。Tiffany一边观察着寻寻,一边慢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寻寻坐的桌边。Queenie那件Dior的连衣裙就放在寻寻书包旁边的椅子上。Tiffany看了一下四周。早上的图书馆,人不多,在的人也都是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在意她。Tiffany迅速拿起那包衣服塞进谁先准备好的空包里。然后带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往门口走去。可她没走几步,便看见寻寻拿着书从书架里走了出来,正好和她应着面。Tiffany紧张的直冒汗,感觉呼吸也开始困难了,心跳的声音大的全世界都能听见。只见寻寻微微低着头看着书慢慢的从身边走过,根本没注意她。她这才感觉松了口气,逃似的快步走出了屋门。

  寻寻正出神地一边慢慢往座位走去一边读着书里的内容,突然感觉腿弯让人从后面顶了一下,腿弯不自觉地往前曲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走路的时候不要看书。”霍君豪在她身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往座位走去。

  寻寻无奈的看看他。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种小孩子的行为。他能按时来和她一起完成作业,她已经很满足了。

  霍君豪在寻寻的座位对面把电脑支好。

  寻寻坐到对面小声的说:“我还以为你会赌气不来了呢!”

  霍君豪都没抬眼看着一眼寻寻:“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小心眼?”

  寻寻欣慰的看看他,自顾自低头看书了。

  读书的时间时间总过得飞快,寻寻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走吧。差不多要上课了。”

  “嗯。”霍君豪轻轻的应了一声,眼神却还专注的看着他的电脑屏幕,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寻寻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霍君豪。她喜欢看他这种专注的样子,让她觉得很可靠。

  寻寻关了电脑开始收拾东西,却突然发现那袋衣服不见了。她上下左右慌张的寻找起来。

  看她慌里慌张的,霍君豪问道:“你干嘛呢?”

  寻寻惊慌的问道:“你有没有看到一带白色的衣服?”

  “衣服?没看到。你放哪了?”

  “我就放在书包旁边的凳子上了。可是没有了。”

  “你是不是记错了?”

  “不会的。我今天刚从干洗店取出来。就直接来了学校。也没去别的地方,直接来了图书馆,放下书包,就顺手把衣服放到椅子上了。”寻寻一边回忆一边叙述着。

  “这年头还有人偷衣服吗?”

  寻寻突然瞪大了眼睛:“会吗?”

  “你那是多么好的衣服啊?还有人偷?”

  寻寻一脸的为难:“那裙子好像挺贵的。”

  “你说的挺贵的,能有多贵呀?”

  “那不是我的裙子。是Queenie的。”

  “她的裙子怎么会在你这里?”

  “就是上次在烤肉馆给她弄脏的那条裙子。我拿去清洗了。今天打算还给她。”

  霍君豪一听是Queenie的裙子,心想如果裙子真的找不到了,她又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才刚消停两天,又要开始兴风作浪了。

  他抬头看看四周也没监视器,要是什么人偷走了,根本找不出证据。再看看眼前一脸慌乱的寻寻,他轻叹了口气:“先去上课吧。”

  寻寻心里已经乱的没有章程,听霍君豪这么说,心想也只能先走了。于是乖乖背了书包准备跟着霍君豪去上课,临走前还不忘跟图书馆的老师确认了一番。

  看她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霍君豪说道:“不就一条裙子吗?我帮你赔她。”

  寻寻低着头嘟囔着:“不用了。要是真找不到了。我自己赔就好了。”

  “你赔的出来吗?她的衣服可都不便宜。”

  “反正我会想办法的。你就不用操心了。”说完,寻寻快走几步和霍君豪拉开了距离。

  看着她倔强的背影,霍君豪轻哼了一声:“真是倔强的像猪一样。”

  Queenie一早就在教室里等着寻寻来找她赔礼。可寻寻却没有开口。她也不急,就等着,心想早晚她得来给她负荆请罪。

  果然,下课时寻寻还是有点怯懦的走到了Queenie的身边。

  “有事吗?”queenie抬起头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寻寻吞吞吐吐的说:“那个……你的衣服……”

  “哦。我的那条Dior的裙子。你搞定了?拿来吧!”说着,Queenie把手往寻寻面前一摊。

  寻寻看看Queenie从牙缝里挤出了句:“丢了。”

  “什么?丢了?”Queenie假装震惊的站起身:“你怎么弄丢的?”

  “我带到学校以后丢的。”

  “在学校丢的?”Queenie一脸瞧不起的样子:“你不会是想自己偷偷留下那条裙子,跟我扯谎吧?”

  “没有。我没有说谎。我会再去找找。如果找不到,我会赔你的。”

  “赔?”Queenie不屑的笑了:“你知道那条裙子多贵吗?走秀款哎!”

  “不管多贵,我都赔。”

  听着她俩的谈话,不禁让霍君豪感到一阵心烦:“我说就一条裙子而已。就算了吧。你有多少条裙子,你数的过来吗?”

  “你少来。”Queenie没好脸的瞪着霍君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跟我有多少裙子没关系。”

  寻寻急忙说:“你放心。我一定会赔你的。不过,你再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找找。”

  “那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让你去找。如果找不到,你就得照价赔偿。”

  “行。”

  Queenie嘲弄的笑笑:“你答应的倒是挺痛快。你知道那条裙子多少钱吗?”

  “多少钱你说,我赔你就是。”

  “那条裙子呢?原价4000刀加税。税我就不跟你算了。而且我也穿过一次。就给你打个7折,3000刀。”

  “好。如果三天后我找不到裙子。我就陪你三千刀。”

  看着一脸倔强的寻寻,Queenie满意的笑笑。可一直默默听着他们谈话的任墨漓脸上却一脸的阴沉。

  Chloe刚出校门,就被任墨漓堵了个正着。

  Chloe深知任墨漓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如今特意在这里等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有事吗?”Chloe的声音有些怯怯的。

  任墨漓一脸严肃的问道:“裙子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啊——”Chloe迟疑了片刻:“你还是去问Queenie吧。”

  任墨漓用他那带着压迫感的低音说道:“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是来解决问题的。”

  Chloe无奈的回答:“你找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裙子不是我拿的。”

  “你的意思是别人拿的咯?”

  Chloe几乎是央求的说:“你就饶了我吧。Queenie知道的话,饶不了我。”

  “你知不知道,警察后来为什么没有继续深入调查下药的事情?”

  听到“下药”两个字,Chloe一惊,紧张的握紧双手。

  任墨漓瞥了一眼Chloe紧张的神态:“因为寻寻没有继续追究。”

  听到这句话,Chloe抬起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望着任墨漓:“她手里明明有沾了你指纹的水杯,却没有去指正你。”

  “你骗人。”Chloe强辩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水杯是我给她的。”任墨漓冷冷地说:“我让她去交给警察。她却没有那么做。”

  Chloe默默的低下了头。

  任墨漓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你应该还她这个人情。你很清楚她根本拿不出3000刀来赔给Queenie.”

  “裙子在Tiffany那里。”Chloe低着头,幽幽的说:“Queenie说,谁把裙子拿走就把裙子送给谁。”

  “她现在人在哪儿?”

  “应该回家了。她今天没课。”

  任墨漓想了想说道:“你去跟她说,让她把裙子送回来。否则,我出面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Chloe一脸为难的说:“我怎么……”

  “那是你要想的办法。”

  任墨漓说完话就很快的上车开走了。只留Chloe一个人在原地无奈的唏嘘。

  傍晚时分,顾洋路过图书馆,见寻寻在lost and found的箱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你找什么呢?”

  听见顾洋的声音,寻寻慌张的抬起头,却不小心撞在了箱子盖上。

  寻寻揉着脑袋说:“没什么。”

  “你怎么慌慌张张的?碰疼没?”

  “没事儿。”

  虽然寻寻这么说,顾洋还是上前一步仔细的看了看她的头。

  顾洋一边帮她揉着头一边问道:“你丢东西了?”

  寻寻赶紧摇摇头:“没有。”

  顾洋一脸严肃地问:“肯定有什么。不然你在这里翻什么。”

  寻寻见瞒不过顾洋,只好老实交代:“我把Queenie的裙子弄丢了。”

  “裙子?”顾洋这才回想起来早上寻寻确实拿了件衣服在手里:“就是你早晨从干洗店拿的那条?”

  寻寻点了点头。

  “你在哪里搞丢的?”

  “图书馆。”

  “图书馆?怎么会呢?”顾洋感到很奇怪:“你确定是在图书馆搞丢的吗?”

  寻寻点点头:“咱俩分开后,我就直接去图书馆了。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

  “那你有没有在图书馆好好找找啊?”

  “我当然找了。差点把图书馆翻个底朝天呢!”

  “你的意思是,被别人拿走了?”

  寻寻无力的叹了口气:“可能是吧。”

  “那现在怎么办?”

  “我跟Queenie约定3天后要是还找不到,就赔她钱。”

  “多少钱?”

  寻寻慢慢的伸出3根手指。

  顾洋试探的问:“300?”

  寻寻摇摇头:“3000”

  “三千?”顾洋吓了一跳:“什么裙子这么贵?”

  “说是大牌的走秀款。”

  “那也太贵了吧?”

  寻寻无奈的叹了口气。

  顾洋烦闷的说道:“这件事我来解决,你就不要再操心了。”

  “这是我和她的恩怨,你解决不了的。”

  “我说了我来解决。你只要乖乖听话就好。”说着,顾洋转身往门口跑去。

  寻寻看他神色匆匆的问道:“你去哪?”

  顾洋没说话,只是匆匆的离开了大楼。

  顾洋出了大楼便给Queenie打了个电话。

  “喂,你在哪?……知道了。”

  顾洋挂了电话,就匆匆的离去。

  顾洋站在Queenie家的大门口,又开始犹豫起来。昨晚在这座房子里发生的种种,让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自如的面对Queenie.可是寻寻的情况几乎已经是走投无路,他必须帮她想点办法。

  顾洋正在门口犹豫着,大门却突然打开了。Queenie一袭性感的蕾丝睡衣,婀娜的半倚在门边。

  顾洋看她这幅装扮,立刻开始觉得有些不自在。

  Queenie娇滴滴的问道:“都来了,怎么不进来?”

  顾洋故意不看她,说道:“在这里说就好了。”

  “站在大门口说话,显得我多么没有礼貌。有话就进来说吧。”说完,Queenie便自顾自的转身进屋了。

  顾洋想了想只好跟着进去。

  Queenie见顾洋直挺挺的站在门口说道:“进来坐吧。你又不是第一次来,不用那么拘谨吧?”

  顾洋有些不自在的说:“就在这儿说吧。说完我就走。”

  Queenie看着他笑笑:“看把你吓得,难道我能吃了你?”

  顾洋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关于你的裙子……”

  没等顾洋说完,Queenie就一脸不高兴的打断了:“原来是兴师问罪的。”

  顾洋顾不上她的情绪,继续说道:“寻寻是拿不出那么多钱的。你就不要逼她了。”

  “你想让我饶了她?”Queenie不削的笑笑:“这种事情,至少要她自己来吧?”

  “寻寻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打死也不会低头的。”

  “这么有骨气就还钱啊?没本事还装什么清高。”

  “裙子的钱我来还你。你就不要再去为难她了。”

  “你来还?你是他什么人啊,替她出头。”

  “我们俩的事情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Queenie揣着手一副大小姐的模样:“我不会要你的钱的。裙子的钱必须要寻寻来还。”

  “谁还你钱不一样吗?”

  “不一样。”Queenie生气的叫着:“你以为我缺那几千块吗?”

  “你什么都不缺。她什么都没有。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非要和她过不去。”

  “怎么?心疼了?我告诉你,你越是这幅为她着急上火的样子,我就越是不会饶了她。”

  顾洋逼近Queenie那张美丽的面庞,近到可以感觉到对方的鼻息:“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Queenie死死的盯着顾洋:“你觉得呢?”

  顾洋狠狠的说道:“我觉得你根本不喜欢我。你不过是想证明自己的魅力而已。”

  Queenie追问道:“那你被我吸引了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回应我?”

  “那不过是生理反应罢了。”

  “那你对寻寻有生理反应吗?”

  “这与你无关。”

  “我告诉你,身体是最诚实的。喜欢就会有反应,没有反应就是不喜欢。”

  “不要拿你那低俗的标准来衡量别人的感情。”

  “我低俗?”Queenie不屑的笑笑:“我至少诚实。不像你。”

  顾洋突然间一把Queenie顶到墙上,狠狠地吻住Queenie的嘴。强硬的,带着肆虐和发泄的吻她。Queenie激动的回应着,双手忍不住想要去抚摸顾洋的身体,却被他一把抓住双手牢牢的摁在墙上。顾洋感觉浑身开始变得滚烫。就在顾洋的下体触碰到身体的那一刻,Queenie觉得整个身体都开始融化。顾洋慢慢离开Queenie的嘴,愣愣的紧张的凝视着她那泛着潮红的脸。

  Queenie兴奋的说道:“没想到小绵羊发起威来,还是很猛的嘛!”

  说着便垫着脚尖吻回顾洋的嘴唇。这次的吻,跟刚才的截然不同。是那么的柔软缠绵,犹如丝带滑过舌尖,让人全身发痒发软,沉醉其中。顾洋渐渐的松开了死死抓着Queenie的手,不由自主的轻轻揽住她的身体。他感觉体内燃烧的欲望就像是蛛网一样牢牢地把他束缚住,无法挣脱。

  Queenie仍然意犹未尽的往前靠近。顾洋喘着气,往后躲闪开来。

  Queenie扫兴的问:“你又怎么了?”

  顾洋急促的呼吸着:“我们这么做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的。男未婚女未嫁,碍着谁了?”

  顾洋努力的调整着情绪:“我来是跟你谈寻寻的事情。”

  Quneenie愤愤的咬着嘴唇:“又是寻寻。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她总是碍我的事?”

  听到寻寻的名字,就好似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来,熄灭了Queenie身体的欲望之火。

  “寻寻的事情,没得商量。”说着,她生气的打开门,把顾洋推了出了去。

  “以后,如果不是想见我,就不要来找我。”

  说完,Queenie狠狠地把大门关上。

  顾洋呆站在门口,觉得自己可笑极了。明明是为了帮寻寻解围才来的,却把自己搞得这么不清不楚的无地自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