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衔青鸾

第八十三章恩念寺

凤衔青鸾 月半子卿 2013 2019-02-12 08:00:00

  太后每年都会选一些官员的家眷和后宫妃嫔与她一同去恩念寺烧香拜佛十五日,为国祈福。

  单雅这次被选中了,太后懿旨一来,她哪里还有选择的权利,肯定得乖乖跟着去了。

  因为对慕云灏产生了心理阴影,单雅只希望他妈别像他那么腹黑,把她折磨得惨兮兮的。

  她现在都开始患妄想症了,觉得这次去寺庙是慕云灏的阴谋。

  她已经想好了,尽量不跟太后打照面。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嘛。

  宫里有规定,后宫女人不能和皇帝以外的人接触。

  由于太后和后宫嫔妃们有专门的住所,伺候她们的人都是些宫里跟来的婢女和太监。

  与官员家眷住处不在一个地方。

  所以也没有所谓的男女之别。

  官员家眷们一般也都会带些贴身的奴才,帮着干些砍柴挑水的重活。

  本来让她们到寺庙里住一段时间就算是受苦了,让她们干粗活就更不可能了。

  恩念寺也会专门安排给奴才们住的地方。

  单雅本来就想带栀子、小玉和小寿去的,毕竟一般人也不会放着在凤府的大鱼大肉舒坦日子不过,非要去寺庙里吃斋念佛。

  可是啊,只有她想不到,没有她府里的男人做不到了。

  钟离玉鄢居然强烈要求带他一起去。

  “我可提前和你说,太后懿旨上可说了,不能穿华服美饰,你要是去的话只能穿素衣了。”

  单雅相信这句话的杀伤力就等于要孔雀拔掉他用来求偶的孔雀羽翎一样,和让钟离玉鄢死没啥区别了。

  钟离玉鄢真的很纠结,他去恩念寺是有难言之隐的,但是这个难言之隐又绝不能告诉单雅。

  他咬着指甲皱着眉头,蹲在地上扯了几十株花的花瓣,最终狠了狠心、咬了咬牙。

  “我去!”

  他一说完,就痛心疾首地去拥抱他那些暂时不能穿的花红柳绿的华服了。

  在去恩念寺之前他要穿个够,还要抱着睡觉,这样才不会后悔。

  钟离玉鄢这个熟客走了,单雅屋子里又来了个稀客——余瑾。

  单雅的记忆里自己貌似和余瑾没什么接触。

  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也因为她喝醉酒后断片而抛之脑后了。

  “有事吗?”

  在单雅印象里余瑾就是那种不问世事的病美人,男版林黛玉。

  她生疏而客套地把余瑾领进门,给他倒了杯茶。

  余瑾接过茶杯,道了声。“谢谢。”

  然后,两个人就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

  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都低头看着桌子……无限循环。

  终于在单雅无聊得都快要睡着的时候,余瑾说出了此次的来意。

  “这次去恩念寺,我能陪你一起去吗?”

  恩念寺虽然离皇城不远,但是路上颠簸是肯定的,因为恩念寺在山上啊。

  余瑾这风一吹就能倒的瘦弱形象,单雅实在想不出来他为啥想不开要去折腾弱不禁风的自己。

  她脱口而出,“Are you sure?”

  余瑾自然是听不懂英文的,他还以为是单雅说太快了,自己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所以,他认真地问了一遍。“能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单雅:“你确定你要去?到那里可是要天天吃斋念佛的,你身子不好,我怕你吃不消啊。”

  余瑾本以为单雅不愿意带他去,现在知道她是担心自己身体受不住,连忙解释。

  “我最近身子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平常的出行走动并不碍事。更何况吃斋念佛是积善行德之事,我再愿意不过了。”

  他这么说,单雅便知道他是铁了心要去了。只能点点头,同意下来。

  “明天早上就要走了,你今晚收拾一下行李吧。尤其是你素日吃的一些药可别忘了。”

  “嗯。”

  如果说墨冀笑灿若曦阳,小寿笑若星辰,霄堔笑如微风,玉鄢笑若月光。

  那么,余瑾的笑就似昙花一现。

  为等它绽放,苦守也甘愿。

  单雅对余瑾为何执着于要去恩念寺的困惑在小玉那里得到了解答。

  五年前,余雪高烧不退,一个和尚说需要让余家派出一个五行属木的主子前去恩念寺为她祈福十年,方能度过此劫。

  正好余家中只有余瑾的娘亲名字中带了个木,所以他娘亲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妾室,就算不愿意也必须为了嫡女的健康安危前去恩念寺化劫。

  这一去,就已经五年光阴过去了。

  单雅才不相信什么劫不劫的,肯定是余家女眷们宅斗编出来的幌子。

  余瑾是为了去恩念寺看他母亲,那钟离玉鄢呢?

  难道他母亲也在恩念寺?

  这估计只有钟离玉鄢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收拾了大包小包东西,几个人前往恩念寺。

  小玉和栀子她们两坐一辆马车,准备的包袱也放在她们车上。

  单雅就和其他三个人坐一辆马车。

  钟离玉鄢和小寿为了抢她旁边的位置,闹得不可开交,差点打了起来。

  “你个奴才怎么好意思坐主人身边,走开这位置得我坐才合适!”

  “我作为她的贴身奴才,自然得贴身保护好她,万一她出什么事,你担待得起吗?”

  “我是她的丈夫自然担待得起。”

  “你是侍夫,不是丈夫!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那也比你这个杂役强!给我滚开。”

  “我不!”

  “走开!”

  “我偏不!”

  她以为她去寺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清净清净,结果这才刚出府,现实就把她的幻想撕得粉碎。

  被两个人吵得头疼,单雅只能提高音量来进行劝阻。

  “够了!别吵了!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单雅一吼,两个人瞬间安静下来。

  钟离玉鄢抢先一步,坐到了她边上,如同抢到了自己喜爱的糖果一样喜笑颜开。

  而小寿则是心里一边咒骂钟离玉鄢,一边不情不愿地退到单雅左手边的位置上。

  余瑾倒是坐哪里都无所谓,本来他这次的目的就是去看自己的娘亲。

  街上人声鼎沸,这次太后出行还是挺轰动的。

  掀开车帘子,只见人头攒动,满耳都是百姓的欢呼雀跃之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