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花有清香月有惊寒

第十六章 纪神医吃醋了

花有清香月有惊寒 五月2012 2273 2019-01-12 08:00:00

  两人吃完面之后,便又在街上随意地走。纪惊寒耐心地给杜月白传授诊断知识,杜月白则虚心地听讲及发问。后来,他们走到了一家名为“妙手回春”的医馆门前,杜月白指着头上的牌匾问道:“惊寒哥哥,这是你们这里的诊所吗?额,就是医馆,对不对?”

  纪惊寒道:“不错。”

  杜月白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道:“那我们进去踢馆?”

  纪惊寒不解,道:“踢馆?”

  杜月白道:“对,去砸场子。”杜月白哈哈哈地笑了几声,然后道:“没有啦,第一次看见你们这儿的医馆,想进去观摩和学习一下。”说着,她便拉着纪惊寒的衣袖走了进去。

  医馆内有一个外貌颇俊朗的年轻大夫坐在一张四方桌前替人看诊。还有两个病人在后面排队等候着。而大夫身后不远便是柜台,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儒雅大叔站在柜台后书写着什么。而大叔身后则是一排放了各种药材的药柜。杜月白与纪惊寒站在大夫身旁看着他断症。他十分耐心细致地为每一个病人看诊,而来看病的无非就是感染了风寒或是腹泻这类小毛病,他很快地便开出了药方。

  几个真正来看病的人都已到后方取药,大夫便抬头去看纪惊寒他们。见此,杜月白倏地一下坐到了那大夫对面。她动作太快,又是突如其来,纪惊寒想拉都拉不住,只得由着她去充当病人。

  那年轻大夫笑着问:“这位小兄弟,你有什么不舒服呢?”

  杜月白想了想,笑道:“我••••••最近老心慌。”

  纪惊寒一听,瞪大眼睛看了看杜月白,她并没有看自己,而是继续笑盈盈地看着那年轻大夫。

  那年轻大夫说道:“那我先替你把把脉。”

  杜月白道了声“好”,然后便把右手放到了桌上。

  那年轻大夫轻轻地抓着她的手,细心地探脉探了很久。然后,又去探她左手的脉,也是探了很久。

  杜月白依然一脸笑容,她心里也正乐着,你当然探不出什么了,我正常得很呢,哈哈。

  纪惊寒一言不发,眼睛一直盯着杜月白被抓着的手。

  等年轻大夫探完脉,杜月白便问道:“大夫,不知我病情如何?”

  大夫道:“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要不,我帮你检查一下你的••••••”

  他话还未说完,纪惊寒便突然把杜月白拉起来靠在他身边,道了声:“够了。”然后,他转头看向杜月白,道:“别胡闹了。”说完,他把诊脉的银两放在桌上后,便拉着杜月白走出了医馆。

  杜月白不明就里,被纪惊寒拉出医馆外时仍是一脸惊讶,她问:“怎么了惊寒哥哥?我没在胡闹啊。”

  纪惊寒停下脚步,问:“那你要回去继续吗?让他给你检查一下?”

  杜月白说道:“我当然不会让他乱检查,就随便聊聊嘛。”

  纪惊寒道:“随便聊,你聊别的病不行?偏要说心慌。”纪惊寒扭过头,看向别处。

  杜月白解释道:“那是因为我最近真的心慌啊。”

  纪惊寒又回头看着杜月白,道:“你心慌?那你怎么都没跟我说过。”

  大哥啊,我怎么跟你说?告诉你我每次靠近你都心慌意乱吗?杜月白看着纪惊寒,见他向来温和的脸上竟出现了一点责备之色,心中一惊,难道他生气我有问题不向他讨教,而转个头跟别的大夫说了,觉得我不尊重他、轻视他了吗?想到这,杜月白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道:“是我的错,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有任何问题都立刻向你请教,什么病都只跟你说,只让你看让你检查,好不好?”

  纪惊寒心中一怔,他眼睛正视前方,不去看杜月白,然后风轻云淡却无比清晰道了一声:“好。”

  杜月白也很意外,纪惊寒竟回答说“好”,她又回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让他看让他检查身体?杜月白刷的一下羞红了脸,她心中一边窃喜一边念道,杜月白,你别这么污好不好,你向来是纯情小花啊,怎么遇到他之后变这样了?而且人家说的只是看病而已,你自己在这偷乐个啥!

  杜月白暗暗乐了一阵子,本想拉纪惊寒继续走,却突然见一个仆人装扮的男子焦急地从他们眼前快速地跑过,跑向了正好从医馆走出来的那位儒雅大叔。儒雅大叔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那仆人道:“老爷,小姐现在情况很遭,剧痛难忍,夫人让我过来找你。”

  儒雅大叔一听,脸色骤变,他既心急又担忧,最后道:“这样,我先回去看看,你去邻镇帮我请李琛大夫过来,马上。”

  仆人道了声“好”,便转身跑开了。而那大叔也抬脚将要离开。

  杜月白看见了这一幕,便拉了拉纪惊寒的衣袖,道:“纪神医,看来是疑难杂症,您老人家出场的时间到了。”

  纪惊寒定眼看着杜月白,道:“老人家不是得回去给你看诊吗?”

  杜月白既害羞又想笑,最后,她嗔道:“哎呀,我的今晚再看啦,现在先看这个。”说着,便拉着纪惊寒走上前去堵住了那大叔的去路。

  杜月白道:“这位大叔,您是要请大夫吗?”

  大叔突然被二人截住,吓了一跳,道:“你们是?”

  杜月白搭着纪惊寒的一边肩膀,道:“我们家大夫医术精湛,要不我们跟你回去看看吧。”

  大叔诧异道:“你们如何知道••••••”

  杜月白:“你跟你家仆说话的时候,我们正好在旁边听到啦。怎么样,要我们跟你回去吗?”

  大叔看了看他们二人,道:“其实,我已请了••••••”

  未等他说完,杜月白便抢着道:“我知道,你请了邻镇的大夫过来嘛。可你想想看,多一个大夫断症,就多了一个康复的可能性,集思广益嘛。而且,我们是真心想帮忙,看不好绝不收钱的。”

  大叔垂下眼帘想了想,然后抬眼看着他们,道:“好吧,那就劳烦二位了。”

  这大叔是妙手回春医馆的老板,姓王名绅。他的女儿王思妍昨日傍晚于路边饭馆用膳后,半夜时分突感腹部疼痛,呈阵发性,且伴有恶心。而后病情加重,出现发热,呕吐和腹泻数次,排泄物稀烂,无脓血。已服用治疗泄泻急症的药,本以为服药后休息了便好,可一天未过,却又出现剧烈疼痛,实在让人揪心。

  杜月白听了王绅的描述,感觉这跟之前患痢疾的那个人的患病经过和症状都颇为相似,难道她女儿也得了痢疾?她小声凑到纪惊寒耳边问道:“惊寒哥哥,这个人也会是痢疾吗?”

  纪惊寒道:“要看过才知道。”

  杜月白点着头道:“嗯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