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腹黑王爷之棋逢对手

第九章:尹君兮

腹黑王爷之棋逢对手 许帝君 2022 2019-01-11 17:54:45

  陆静安聚精会神的正在地上找着蛐蛐,却不知道有两个人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

  好不容易看见了一只,陆静安小心翼翼的扑了上去。可是还没铺过去那蛐蛐就跳走了。

  陆静安不死说的追上去,我还不信呢,我还抓不住你。

  何墨见陆静安往这边过来了。咳嗽了几声,陆静安现在全部精神都放在那个蛐蛐的上面,怎么会注意到这些呢?

  “别说话。”

  尹君兮微抿嘴,看不出心思。

  蛐蛐总算停住了,陆静安深深的呼了口气。

  如饿狼扑虎一样地扑了上去。

  结果一下子用力过猛,脚底打滑。

  刚好就撞在尹君兮的腿上,摔翻在地。

  脑袋又被撞了下。

  “哎呦!”陆静安一只手抓着蛐蛐。一只手摸着额头。

  “谁呀?没长眼睛吗?”

  双胞胎也看见了何墨,吓得从地上站起来,小声地喊着,“大哥!”

  陆静安一听,这才慢慢地把头往上抬。

  顺着尹君兮的脚一路往上看。

  先是看到尹君兮像冰山一样的脸。

  然后就看到在他旁边站着的满脸怒火的何墨。

  有些心虚地说。“表哥怎么会在这里?”

  陆静安正说着话,尹君兮却从陆静安的头顶走过去,衣摆甩到了陆静安的脸上。

  “没想到何家有这样不知礼数的人。”

  陆静安一听就生气了,这家伙到底是谁呀,说话这么自大,明明看见自己摔在地上,你说不扶也就算了,还从旁边走过去。

  走过去也就算了,还在那里说着风凉话。

  “你给我站住!”

  陆静安说着就从地上爬起来,都没来得及将衣服上沾着的杂草弄掉。

  尹君兮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大声的和自己说话。

  尹君兮停下脚步,但是并未转过身来。

  何墨拉着陆静安,想要他不要再闹了,他是不知道眼前这位到底是谁,惹恼了他,下场可是很惨的。

  陆静安见何墨拉着自己,不停地对自己使着眼色。

  自己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肯定是叫自己不要再说了。

  可是一看那站在那里连声都不转过来的尹君兮,陆静安就觉得不服气。

  拽什么拽,感觉天底下就他最了不起似的。

  “你眼睛抽筋啊,一直动。”

  陆静安好没脾气的说着。

  刚想过去,尹君兮却转个身来,陆静安没想到他会转身。

  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脚步,然后带着泥土和杂草的手,就这么压在了尹君兮的胸上。

  顿时鸦雀无声。

  尹君兮可是一个有洁癖的人。

  现在倒好,自己的衣服上满是泥土和杂草。

  陆静安见尹君兮黑了脸,有些害怕的说。“我可不是故意的,是你突然转过来,所以我才会……”

  慢慢的将手拿下来。

  何墨马上道歉。“王爷,请原谅帮安,他不是有意的,我这就带王爷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陆静安愣了下,何墨叫他王爷。

  能被称为王爷的就是当今圣上的胞弟尹君兮了。

  那这么说他就是尹君兮,就是传说中冷酷凶残,不近人情,有着活阎王之称的尹君兮。

  陆静安还有心思打量着他。这样看起来倒的确符合。

  而尹君兮本黑着脸,可一见陆静安现在的样子。

  一种哭笑不得的样子。

  何墨也不知道为什么,尹君兮突然变了一个样子。

  一看陆静安,陆静安刚刚在想事情的时候,下意识的用手摸着你却忘了自己的手上泥,结果现在自己满脸的泥垢,看起来就跟一个小乞丐似的。

  而双胞胎也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一边问他们。

  谁知道越摸脸越脏。

  尹君兮也不在意了,反而还有些好心的说。“何墨,你还是会叫人带你表妹去梳洗一下吧。”

  陆静安摸了摸脑袋,头发已经乱糟糟了。

  “不要!我自己去。”陆静安拒绝了尹君兮的好意。

  虽然自己上一次都没见过他几次,但是关于它的传说自己倒是听过很多才不能这么轻易的接受他的好。

  经过陆静安这么一弄,谭皓云已经等着不耐烦,先回去了。

  而在尹君兮看不到的地方,陆静安竟然露出了奸笑。

  也不往自己装疯卖傻,这样一来尹君兮应该会深深地记住自己。

  其实他们一过来的时候。陆静安就已经知道了。

  在假装提蛐蛐的时候,偷看了几眼。

  这时心中才生了一个计谋。

  若是让受宠爱的王爷记住自己,或许在日后还会对自己有些帮助。

  不过说实话,看见他黑脸的那一瞬间陆静安还是有些害怕,怕他一下就杀了自己。

  不过好在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尹君兮因为衣服弄脏了也不准备待在这儿了。

  “王爷还请饶恕静安的过错。”

  何墨小声地赔着罪。

  尹君兮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这妹妹倒是十分的有趣。”

  尹君兮还从来没见过有一个女子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也没见过有女子竟敢算计到自己的头上。

  看来自己从边疆回来之后的日子并不会像自己想的过的那么乏味。

  静安!尹君兮心中默念着,这小丫头的人可跟他的名字不一样,一点也不安静啊!

  何墨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细汗。

  虽然跟在尹君兮的身旁已有多年,可是还是有些胆战心惊。

  对于外面的传闻,何墨自然有所耳闻。

  这有些事胡说八道,但有些倒也是真正存在的。

  陆静安梳洗时,听见,谭皓云没见到何墨就先回去了。

  他肯定是觉得自己不受尊敬,所以就走了。

  不过一想起来他看陆静之的眼神和陆静之看他的眼神,这分明就是看对了眼。

  不行,自己一定要把这份感情扼杀在摇篮里面,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小姐,何大人回来了,叫所有公子小姐去书房。”

  芜华为陆静安梳着头。

  不用猜,陆静安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

  这何大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问学问。

  每次一回来就总会问关于学业上的事情。

  “我知道了。”

  而自己也是因为偷懒,不好好学习,所以每次都回答不上来,然后就不停的抄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