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市井王妃成长路

第十章

市井王妃成长路 爆花不是花 2032 2019-04-15 17:45:59

  那小太监被吓到呆愣了几秒,又屁颠颠的跑到张小茹身边跟着,“我说你可够厉害的,竟然平安无事的出来了?你怎么办到的,那小祖宗我们都怵的很。”

  “你猜啊,”张小茹不轻不淡的说,又意识到什么,回头看那小太监,“你谁啊,没事跟着我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我得赶紧找棵树歇歇。”

  “嘿!”那小太监看张小茹不待见自己,把袖子一撩,让张小茹看自己青紫的手腕,“我就是你那天捏着手腕威胁的人,我说你这小丫头看着挺秀气,怎么和狼似的又横又倔呢?手劲还挺大,我都疼好几天了。”

  “哦,那真是对不住了。”张小茹不甚认真的回了一句,停下脚步在一颗挺高的松树旁边,拍拍树干说了句可以,眨眼间就上树了。在树冠那找了个粗叉子躺下,对下面已经傻眼的小太监说,“诶,那谁,你晚饭的时候叫我一声。”

  “不是,你怎么......”那太监眼都瞪圆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动不动就上树的女孩。

  当年张小茹家灭门之后正赶上饥荒,大人吃小孩的事多的是。白天还有道德约束,晚上就逼得张小茹非得上树才能保证自己不被那群已经饿红了眼的大人吃掉,时间长了,她也就练了一身上树的比猴还快的本领。

  那小太监还没震惊完,就听见树上已经传来张小茹均匀的呼吸声。

  “切,我不叫那个谁,我叫王德顺。”那小太监嘀咕着,跑回去侍奉主子了。

  张小茹背靠着树干,两条纤细修长的腿搭在树杈子上,双手搭在肚子上睡的神魂颠倒。正做梦呢,模模糊糊听见在一边喊她名字。肉体先于大脑反应过来,张小茹眼睛都还没睁开,手自动的就扶住了一边的树杈,警惕的坐起来。眨巴眨巴眼往下看,这才想起来自己又睡在树上了,而那个叫她的就是那个被她拧了手腕子的小太监。

  王德顺看张小茹眼睛都没睁开就一个鲤鱼打挺的起来,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赶紧小声说了,“殿下那边叫你过去呢,找不到人该恼了。”

  “又有什么事?”小鬼就是麻烦!张小茹一边嘀咕着,一边抱着树干刺溜的滑下来,拍拍衣裳上的土就往饭厅走。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脸倨傲的裘公公,张小茹暗暗骂了两句,别是这老货又出了什么馊主意。

  “殿下,叫奴婢什么事。”张小茹不甚认真的行了个半礼,眼角还残留着刚刚打哈欠留下的眼泪,声音也因为刚睡醒有点哑。

  李煜琮看她这样子,还以为她哭过,心中一瞬的不自在,心想自己还没真的要干嘛呢,怎么就哭了?果然女人家再怎么强硬也是爱哭鼻子的。这么想着,口中的责罚倒是不太好说出来了。

  张小茹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回话,一看发现他竟然连浑身的气焰都消下去了,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张小茹形容不出来,就像是小主人看着自己的猫猫狗狗一样,搞得她打了个冷颤。

  这时候李煜琮才发现自己失态,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指指自己桌子上吃剩下的菜,“这个,还有那个,你拿去吃吧。还有厨房有一碗酪子你也拿着吃了罢。”

  张小茹愣了一下,俯身谢恩。心想这小鬼急了忙慌的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赏两道菜?不对,绝对有猫腻。

  正想着,就听见李煜琮又轻飘飘的说,“吃饱了就把东所里的地都扫一遍,桌子都擦一遍吧。明儿早上我派人检查。”

  张小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调整自己的表情了,感觉这个小孩怕不是有病。

  揉揉脸站起来,张小茹看着那群小宫女把李煜琮吃饭的桌子撤了,那两道指定的菜被单独摆在自己面前,没人敢动。

  张小茹瞅瞅,一碗米粉扣肉,一盘焦黄的烤鱼,每一个都吃了不到四分之一。又看到一个小丫头捧来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玉碗,里面的奶酪子上撒着各式的果仁果干,大部分她连见都没见过。

  “这酪子是十殿下每天睡前必吃的,今儿赏了你,说明你在主子的心里重的很。”旁边一个看起来年纪相仿的宫女捂着嘴笑,看向张小茹的表情满是钦佩,“这位姑娘真是好厉害,我们都只听说过死而复生,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复生了之后还能直接成仙的!”

  这话本是调侃,张小茹却想到什么,皱起眉来,对同桌坐着的几个宫女太监们苦笑着推脱,“好姐姐们,我这是什么情况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虽然这菜诱人,但是我这个身份也不配吃啊,姐姐们若是不嫌弃,还请让我借花献佛的给各位姐姐们分了,随便赏我口素菜就成。”

  话这么说,张小茹心里想的是一码,李煜琮之前还那么不待见自己,一个下午的时间真的能转变这么快?别是这菜里加了什么“好玩意”吧?

  那几个宫女看张小茹这么识趣,也就却之不恭了,直接几人就把那肉菜分了。

  张小茹夹了一筷子豆芽菜边吃边观察着那几个宫女,等她们都吃了一半了,才将将的相信这菜里应该没有泻药之类的小玩意,这才大着胆子扯了一块鱼肚子吃。

  一向不怎么注重吃食的张小茹也不得不感叹,吃过皇家饭以后,若是再让她吃那自己插在木棍上烤的鱼,估计就跟吃糟糠一样了。

  等酒足饭饱了,张小茹也苦了脸。偌大一个东所估计要她一个人打扫一宿才能堪堪打扫完,更别说还要擦桌子了,估计今天晚上是别想睡了。

  本来这里每天都有人打扫,她今天晚上就算偷懒也不会有人知道。偏偏有值夜的宫女奉命看着,所以张小茹只好每扫一下,心中暗暗的唾弃李煜琮一声,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大早起。李煜琮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又让张小茹给他打扇,打伞。这都初秋了,大早清打扇除了冷还是冷,也不知道李煜琮是图个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