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谷子如何长在沙子里

第十章 学会了夜不归宿

谷子如何长在沙子里 黄木鱼 2863 2019-01-12 23:30:25

  珩梭和许扶禾来到了夜市街,珩梭把史努比挂在身上,两手也各拿一个站街叫卖,由于嗓门大,叫声也凄厉,路人纷纷被这叫魂似的声音吸引住了,许扶禾看了一眼周围聚拢而来的视线,觉得这生意好做。

  很快一个女生两眼发亮地凑了过来,刚想开口就看到了身边的许扶禾,冷静下来后有了些犹豫。

  许扶禾发觉了连忙道:“同学,我们兄……姐弟淘了一些布偶来卖,如果买了这只还满意,下次可以打我弟的电话跟我们买!”

  女孩不再有片刻犹豫,记下号码开开心心地走了。

  珩梭看着许扶禾一脸疑惑:“什么姐弟啊?还有你打算长期做布偶生意啊?”

  许扶禾数着钱回道:“本来还想说兄妹的,果然还是姐弟的杀伤力大啊……哎,来生意了!”珩梭只好转头继续招呼他的客人。

  今晚的客人还挺多,类型也挺多的,可能是冲着珩梭来的,也可能见这里围着几个人,盲目从众凑过来的,还有可能也有冲自己来的,总之这么短时间,许扶禾就接触了不少美女,当然也有男生。

  许扶禾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双手奉上时,那位兄台捏着史努比,踌躇着开口:“我想要你弟的号码。”那时,许扶禾真想把手上的纸条给吃了。

  卖完后他们不仅赚足了酒钱,还替程仔沫和令霜双做了推销,因为给的电话号码是她们俩的,珩梭他们买好酒从夜市街出来时已经很晚了,街道更加安静了,但在夜市街完全感受不到。

  他们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学校,因为是假期,校园整片黑森森的,他们不敢从正门进去,怕被老头逮了不好交代,找了一处好翻的墙,准备翻墙进去。

  珩梭不仅脑子不好使,身手更是笨,在围墙上张牙舞爪老半天,咿咿呀呀地差点叫老头来救他了,初体验的许扶禾也是半斤八两,两人都翻得灰头土脸。

  他们摸索着来到教学楼,教学楼是学校里最高的建筑物,望着黑沉沉的教学楼和黑洞洞的窗口,许扶禾胆怯了,珩梭倒是很勇敢地拉着她就走。

  许扶禾看着楼梯口说道:“都锁着的,怎么上去!”

  珩梭啧啧两声,自豪地说道:“我都打听好了并且掌握了具体方位。”

  他领许扶禾到一楼梯口,摸上旁边的围栏,轻轻转动一根把它取下来,边取边说:“很快会被修好,所以要及时应用。”

  面对黑漆漆的楼梯间时,珩梭少了转铁栏的勇气,躲到了许扶禾身后,两手抓着她腰间的衣服,再没冒出来过,而且这时记忆力极佳,把往年的各种校园诡异事件拿出来一一盘点一番。许扶禾看起来很沉得住气,不过腿一直在发抖。

    “啊!”一声凄厉尖叫回响在楼梯间,声音飘散着往黑暗处去又扩散着扑面而来,珩梭一把把许扶禾捞到身后,挡在她面前,大义凛然道:“我开过光的。”

  前方一片安静,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许扶禾扯扯他的衣角,含着泪道:“刚刚你踩到我脚了。”

     到了教学楼的天台,才迎来了另一番景象,与刚才的黑森相比,这里一派温暖明亮,灯火闪烁却又祥和,因为对天台美景的眷恋和不敢下楼,主要是不敢下楼,他们决定在天台过夜。

     风有些强,吹得有些凉,两个人坐下后开始拿出酒来喝,许扶禾和珩梭都觉得挺难喝,不过还是为了装深沉,逼自己喝下去。

  视线一直在前方,看灯火或是更远的地方,原以为会这样沉默下去,喝到最后一罐时,珩梭开口了:

    “她是什么时候变的!”

     许扶禾把酒罐放到一旁的地上,手依旧捉着,转头看珩梭,珩梭的眼眸里盛着这一片灯火,她收回视线也看着前方:

    “不知道,好像只一下子。”

    “一下子,对我,只一个晚上。”

     许扶禾不自觉地捏紧了罐身,未喝完的酒汩汩地冒了出来,烫过手心,在地上浸成了花,简短的几句话后又恢复了沉默。许扶禾一直僵立着,直到珩梭的头靠在她肩上,

  少年的脸映着灯火,发梢与此时安静的眉眼那么融合,只是黑眼圈很重,过了一会,许扶禾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有人摆弄她的头,想制止来着,但对方动作轻柔,虽然内心极力反抗,身体却沉溺其中动都动不了。

  第二天,许扶禾是被戳醒的,一睁眼就看到了珩梭近在咫尺的脸,眼睛出奇地大,见许扶禾醒了,珩梭吐口气:“本来不想吵醒你的,但头太大,压得肩都麻了。”

  明明昨晚是他靠着她睡着的,看来是互换了。许扶禾还在揉眼睛时,珩梭已经连拉带扯地把她拖下楼去了,他们要在老头睡醒之前溜出来。

  回到家后,针对她夜不归宿兴师问罪的不是她的父母,而是程仔沫和令霜双。

  对于许扶禾夜不归宿,许家家长还是挺欣慰的,因为这孩子从小就太温顺安静,现在终于任性了一回,知道她是去找除程仔沫和令霜双以外的朋友,还大大赞誉了一翻,这两人气得直咬牙,斥责起别人家的家长,她们的长辈,程仔沫更是口无遮拦:   

  “许老头脑袋被门夹了就算了,连你妈也被夹了,对你不混合双打致半死,还赞赏有加?”说完对餐桌边看报纸的许父点头笑笑以示歉意。

  许扶禾无辜道:“可我有发短信告诉他们啊。”

  “可你没告诉我们啊!”令千金傲然起立,尽显风华。

  许父忍不住插嘴道:“两丫头管得太宽了,她是我女儿,搞得像你俩生的一样。”两丫头没理他,许父讶然了一会,摇摇头继续看报纸。

  令霜双还保持着她风华绝代的仪姿,

   程仔沫忍不住拍拍她:“审案呢,严肃点,别搔首弄姿的。”令霜双这次很意外的没有反驳程仔沫,慎重地点点头,这让许扶禾傻了眼。

      程仔沫和令霜双双双坐下,审视着隔茶几而站的许扶禾。

      啪!

     “说,昨晚干什么去了!”程仔沫把遥控器当惊堂木往茶几上拍,这一拍太突然,许父都惊了一下,令霜双抽了一会脸很快恢复神色继续盯着。

     “找朋友啊!”许扶禾毫不心虚,之前还有些犹豫,现在她已经肯定,珩梭也是她的朋友。

      两人对视冥思了一会,又看回她,目光惊讶:“你还有其他朋友?”

     “有啊,我认识很多你们的学长学姐,有很多朋友的!”这句话她说得就有些心虚了。

    “拉倒吧,”果然,她们一眼识破,“说一个,我们还考虑相信,很多?逗我们玩呢?”

      “好吧!”许扶禾认输了,“不过除了你们,我真有其他朋友的。”许扶禾一说完,她们就开始在脑海里搜索,没等她们搜索出来,许扶禾就挤到她们中间迫不及待地告诉她们一个消息:

  “林夕苁和珩梭好像闹别扭了。”

  这人啊,对人家来说那么难过的事,她确当好事来庆祝,还到处乱说。

  ……

  让许扶禾意外的是,这两人听完异常平静,这个消息应该足以让她们放风筝庆祝了,这是她们一直延续的传统,遇到高兴的事,她们就跑去放风筝,有一次风太大,差点让风筝给放了。

  许扶禾看着沉思的两人疑惑道:“这可是放风筝的消息,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程仔沫凝目望着窗外,努力在脸上打上一层秋霜,语气沧桑道:“我能不知道吗,我还能不了解吗?我已经不是当初好大喜功的小女孩了。”说完还转头深情地看着她们冒了一句:“是不是很有女主范,男生就喜欢这种有病的。”

  令霜双斜了她一眼,眼角微扬,一如既往地嘴硬道:“我和珩梭又没什么关系,我和他一直站在平等的位置上,可能互相……”看另外两人射过来的目光,令大小姐清清嗓子:“欣赏罢了。”

  算了吧,随她去吧!

  许扶禾看着两人摇摇头,后又目光如炬地盯着她们悠悠开口道:“不过话说你们俩最近很忙的样子,珩梭都不常黏,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她们俩用审视的目光探究了一下对方,站起来指着另一方异口同声道:“我也觉得她有事瞒着我们!”

  许扶禾坐在在中间摊摊手,一个个的都心怀鬼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