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第27章 继续这段“孽缘”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1238 2019-02-01 00:00:00

  次日,温汐故意比往常晚了一个小时下楼,眉眼间可见昨晚“梦魇”带来的痕迹,一双眼睛都肿了。

  餐桌上只有周玲和韦可欣,不见爸爸。她有点可惜,不然以她现在的样子,说不定爸爸看了会马上答应她转学的事。

  “汐汐起来了,哎呀,这状态怎么这么差,是昨晚噩梦害的啊,快些过来用早餐。”韦可欣朝她招招手。

  她刚走到餐桌边,周玲便指桑骂槐,“那只黄毛猫成天去外头招惹些不干净的东西回来,弄地家里乌烟瘴气的,没良心的东西,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是谁养它大的,成天就知道给家里找麻烦!丧气东西!”

  韦可欣从佣人手里接过早餐放到温汐面前,温声说,“妈,一只猫而已,你犯不着跟它置气,小心伤了身子。”

  周玲瞥了一眼温汐,又道,“我这老太婆的身体算什么,我就怕啊,等我不在了,你们娘俩太善良了反而被它骑在头上,整天仰它鼻息生活,那我就是死了也不瞑目啊!”

  韦可欣微蹙眉,“妈,你看你,别说了,还是快点吃早餐吧,一会儿等国盛回来,咱们还得去佛寺呢。”

  听到这句话,一直屏蔽周玲话语的温汐这才有了点脸色变化,问韦可欣,“去那里做什么?”

  韦可欣轻叹,“还不是你爸,疑神疑鬼的,非要去寺里问问才安心。”

  温汐捏了捏手里的筷子,看来转学没那么顺利。

  上午十点左右,温汐跟随父亲几人一起来到了寺里。

  温情还在外地拍戏,没有赶回来。即便如此,在车上的时候,父亲还是叫韦可欣祝福温情拍戏多加小心,看来是真的

  每年温国盛都会来这里小住几日,跟这里的住持已是非常熟悉。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温汐觉得难办。

  一路上,她想过许多对策,却接连都否定了。

  到了寺庙门前,她还是渺无头绪。

  跟着父亲一同在佛前拜过,烧香祈福之后,她就跟韦可欣去寺里的寮房休息,而温国盛则在禅房里与空境大师“悟道”。

  想必,现在父亲已经将最近发生的事都与空境大师说了,只是不知道大师如何回应。

  温汐实在觉得憋闷,跟韦可欣说了一声,便走出寮房,去外头散散步。

  太阳热烈,她拿了一顶麦色太阳帽戴上。

  握着手里刚求得的佛坠,她心思深沉。

  其实,对她来说,与求佛保佑相比,她更相信事在人为。

  那枚佛坠被她随意放入口袋中,漫步走到香客较少的地方,站在树下乘凉。

  她双手交握伸直,拉了拉了筋骨,仰头呼吸着空中的淡淡涌金莲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寺庙确是个凝神静心的好来处。

  转身走往别处,她倏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眼睛盯着不远处那个正在打电话的人,她愣住了。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

  又遇到他了,赫衍。

  温汐愣住数秒后,在男人转身的刹那惊醒,第一反应便是转身就逃。

  她的步伐又快又急,没有往后看去。但她却知道,赫衍一定发现她了。

  前三次见面都发生了令她捂脸的事,她不想继续这种“孽缘”。

  不一会儿,她不知不觉地走入了一条祈愿长廊内,廊上两边挂满了红色祈愿。微风徐徐而来,红条交错扬起,美地不似现实。

  她倚靠在红漆柱子上,稍微平复气息,而后,突然脸色微白。

  她的帽子不见了。

  “看来我是蛇蝎般的存在,让小女孩儿对我避之不及。”

  一句打趣的话从旁传来,温汐扭头看去,正见赫衍朝她走过来,俊朗的脸上带了轻浅的笑。

  他的手上拿了一顶帽子,正是她所掉的那顶。

笑倾一世

2.1号更新毕,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