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第68章包括那个野男人(两千字)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2166 2019-03-13 00:00:00

  第68章

  温汐顷刻间想起昨晚洛瑜与那中年男人亲吻的一幕,心中虽然觉得别扭,脸上却平淡如常,像是根本不记得了这件事。

  她这么做,只是想让洛瑜安心一点。

  然而,洛瑜似乎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或者说,不领她的好意。冷艳的脸淡淡地扭开,寻了另一个位置坐了过去。

  于蕾和伊夏都有点尴尬,目光在温汐和那边的洛瑜间转了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拉近这两人间的关系。

  一节课之后,温汐的桌面被人敲了两声,抬头一看,是洛瑜。

  “跟我出来一下。”

  温汐猜到她要说的事,想着确实也需要谈一谈,不然这么一直尴尬着也不是回事。

  她跟着洛瑜一路走到了草坪上。

  洛瑜忽然停下脚步,吸了一口气,双肩一沉,回头便对温汐直接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嗯?”

  温汐怔忪,不知她此话何意。

  洛瑜脸色冷冽,“昨晚那个男的不是我男朋友,我的品味没那么差,多地是帅哥追我!”

  她瞪着温汐,“不要以为只有你男朋友颜值高。”

  温汐额了一声,男朋友?她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她原以为洛瑜是要她对昨晚看见的事守口如瓶,没想到说地是这个。

  洛瑜口中的男朋友,指地应该是赫衍。

  温汐本要解释,想了想,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目前看来,她和洛瑜应该没有深交的缘分,既然如此,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费唇舌。

  她只说,“放心吧,我会当做没有看到。”

  说罢,她转身要走,洛瑜猛地拉住她,压着嗓子咬牙道,“在这个圈子里趋炎附势以谋生机是常态,你不要告诉我你没这么想过!我能靠自己找靠山那也是我的本事,别人就算想献身也没有这个机会!”

  温汐余光往回瞥了一下,淡淡道,“我并没有说什么,是你多想了,但,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件事值得炫耀,是光明磊落的,也不会单独约我出来讲这些。”

  洛瑜冷笑,上前来瞪着温汐,“你分明就是不屑我看低我,那好,咱们就走着瞧,看看将来谁能飞地更高,谁会混地连乞丐都不如!”

  她甩开了温汐的手,大步走回教室。

  温汐拧了拧眉,看来校园里并不比外边好多少,都让人闹心。

  ……

  这几天韦可欣和爸爸过来了一次,爸爸目的很单纯,就是看看她,但是韦可欣却想着法儿在她面前提起南昀川的好。

  她索性戴上耳机,不再理会。韦可欣又吃了瘪,这两日便没有继续过来,但会在电话上约她出去逛街,温汐都找借口拒绝了。

  有些戏,不必要演的时候,她不想勉强自己。

  之后,韦可欣便没有继续吵她。

  温汐却没有因此完全放心下来,有的时候,敌方越是安静,就证明,危险将近。

  时间走到了周五,温汐推了同学约去唱歌的邀请,早早地回了家。

  爷爷奶奶不喜欢外人在家里,鲜少会让佣人在家里过夜,很多时候都是让他们六点钟就下班回家,也没有排夜班。

  所以,她只要有时间,就早点回家,给他们俩做晚饭。

  饭桌上,温汐给爷爷奶奶夹了菜,忽听奶奶问,“这几天怎么不见你和赫医生联系呀?”

  “是啊,上次你收了人家的礼物,按理说,该回礼给人家。”爷爷收到奶奶的眼神暗示,也说了一句。

  温汐面色微滞,想起这些天的“空白”,心里泛出一种淡淡的惆怅感。

  她笑了笑,敷衍道,“知道啦,对了,你们说要去报一个旅行团,打算出去多久?”

  “十天左右吧,不过我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温爷爷蹙眉。

  温汐见成功将话题带离赫衍,便轻松了,一边给爷爷舀汤,一边道,“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两位老人家却没听进去,开始围绕着怎么给她安全保障展开话题。

  温汐笑容略显无奈。

  周六,她约了江珂一起去马场学习骑马,因为弄桑的设定是个武功高手,骑马射箭的镜头少不了要拍,她想去学一下,掌握的技能多了,也能为拿下这个角色加一些筹码。

  虽然机会渺茫,但重在过程,就算最后败了,起码也能积累点经验。

  江珂一口答应,约好了时间地点,次日两人吃了午餐就朝马场出发。

  天威马场是京都最大的马场,无论是要竞技还是学习亦或是赌马,都能来这里。

  此时,在仍显燥热的秋阳下,三号赛马场里人声鼎沸,12匹骏马激烈竞速中。

  高处露台中,南昀川和赫衍各坐一旁,旁边还有三个男人,都是小时候一起上学的伙伴。

  五个人小时候玩地好,只是长大之后,三人都从了商,只有赫衍和名为傅寻的男人除外,赫衍如今是医生,而傅寻则在部队里任职。

  今天这聚会是傅寻提起的,本想找回点儿时的默契和乐趣,没想到,会遭遇了冷场。

  这主要原因,还是在南昀川和赫衍身上,这两人都没有主动说话。

  赫衍本身便不爱说话,所以一般也不会主动挑起话题,他们早习以为常,所以,尴尬的源头,是南昀川,他刚一来,浑身便散发出一股不对劲儿的杀气,也不知道是因为谁。

  两个大的都不说话,三个小的也就呵呵干笑着强撑气氛。

  忽然,有人再也受不了这气氛了,主动跟南昀川挑起话题,道,“川哥,要不要叫几个妹子来助助兴?”

  说话的是在五人中排行最小的王祺钰,从小到大,受父母的“引导”,早已习惯了跟南昀川拍马屁,凡事投其所好。

  而现在,他就是想要投其所好来缓解缓解这紧张的氛围。

  “叫什么妹子啊,你不知道川哥最近想着法儿追回温汐啊,这马场里耳目众多,要是传到了温家耳朵里,还能追地回么?”说话的是五人中嘴最直的厉天承,边说还边笑王祺钰没脑子。

  这两人的对话立时引来了傅寻的瞪眼,“不会说话就闭嘴。”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两位爷——

  赫衍波澜不惊,目光淡然地盯着赛场看。

  南昀川将一杯酒一饮而尽,黑眸里流转着似真似假的笑意,“小女孩儿任性,我给她任性的时间,不过……”

  他的眸光忽然转向赫衍,唇角微勾,“我南昀川能玩所有女人,但若是哪个女人敢背着我偷吃,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他的笑意更深,又补了一句,“包括那个野男人。”

笑倾一世

明天见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