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第70章若是只对你,我愿意犯这个贱(两千字)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2083 2019-03-15 00:00:00

  五分钟后,温汐在马术师的指导下终于将一匹马带了出去,慢慢地学习着。

  废了一番力气上马之后,马术师牵着马,带着她往训练场里走。

  第一次骑马,是个人都会觉得新奇有趣,会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马儿上,而不是回头看马舍。

  温汐却是个例外。

  马儿都走出了十米开外,她还扭头往马舍里张望,心思早已不在练习马术上。

  看去几眼,都没有赫衍的身影,想必是还在那里喂马。

  她的心思其实很简单——别把赫衍拖下水。

  按照南昀川那多疑的个性,不管赫衍究竟是不是跟她有关系,只要他和她来往频繁,都会被南昀川盯住。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才没有主动跟他打招呼。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尽量将心收回来。

  马术师把她带到了训练场上,从零开始,慢慢地教她如何驾驭一匹马。

  由于是第一次驾驭活物,她难免紧张,只怕马儿突然发狂,会将她甩下马背,未习得马术,先伤了身子。

  学了大概有十分钟这样子,马术师让她试着往前走一小段儿。

  她双手抓紧缰绳,双腿夹紧马肚,轻声说出了一个“驾”字。

  马儿听话地往前走了,且有越走越快的趋势。

  温汐神经紧绷,忙喊了声“吁”,成功将马儿叫停。

  她很受鼓舞,胆怯瞬间消失了大半。

  耳边忽然传来越靠越近的马蹄声,不消一会儿,南昀川靠近前来,帽子下的俊脸略显阴沉。

  他使了个眼色,让马术师再次离开。

  “教练,要是它突然不听话怎么办?”温汐随口问了句,只为将教练留住。

  “不听话就训到听话为止,没有不怕鞭子的马。”男声透着漫不经心的冷酷。

  教练看情形,尴尬地笑了笑便走开了,毕竟这场子还是南家投资的,算是主子了。

  南昀川骑马靠近,与她之间只隔了不到半米的距离,眼神中露出明显的侵占之色,“汐汐,我脾气不好,你要适可而止,过两日我给你寻个台阶下,咱们重归于好,婚礼择日举行。”

  完全通知的口吻,令人十分不爽。

  骄傲,自大,狂妄,大概是最适合用来形容他的词。

  温汐停止了抚摸马儿,抬起清清冷冷的脸,诱人的粉唇下,白皙下巴轮廓优美,令人想亲一口以解心头之痒。

  南昀川不由地放软了语气,又说,“过来坐我前面,我教你骑。”

  她徐徐抬起眼眸,眼神从容不迫,嗓音透出清冷,“你要是喜欢犯贱,就继续缠着我。”

  快速转开视线,她没有理会男人登时阴霾密布的俊脸,夹紧了马肚,驾驭马儿前行。

  南昀川整个人都让她极度不爽,而这种不爽恰好将驭马的的紧张冲散,使得她很快上手,慢慢地加快了速度。

  突然,一道身影快速地出现在马儿身侧,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利落翻身上来,坐在了她的伸手,双手,覆在她的双手上抓住缰绳,也将她整个人困在了怀里。

  闻着那迫人的气息,温汐眉头紧蹙,“给我下去!”

  南昀川嘴角勾出邪魅的笑,低头闻着她黑发的芳香,寻着她的粉唇而去,“男人最喜欢求之不得的东西,骨子里都是犯贱的,若是只对你,我愿意犯这个贱。”

  眼看着他就要侵犯过来,温汐挺起手臂,拿手肘用力把他身子往后戳。

  南昀川脸色微变,眼色沉了下来,“汐汐,你再挑战一下我的耐性,我会在这马背上办了你!”

  忽然,那眼神又染了些许的笑意,“听话,让我好好亲一会儿。”

  他的声音透着一贯的漫不经心,慵懒而危险,像是主宰一场饥饿游戏的主宰者,边说着,边闻着温汐的气息,薄唇快要擒住她的红唇。

  温汐极为惊恐,用力挣扎却没有分毫的用处。这时,一道不悦的女声从前头伴随着马蹄声砸来,“姓南的,你放开她!”

  江珂气地脸色铁青,胡乱就将手里的马鞭朝南昀川砸过去,“大庭广众下,你要不要脸!”

  南昀川抱着温汐躲闪掉那鞭子,温汐却趁他松懈之际用力地将他往后推,“你给我下去!”

  混乱之际,忽听地一声悠长响亮的口哨声传来,紧接着马儿忽然长啸而起,挺起两条前蹄,马背上的两人轰然往下倾。

  温汐用力抓住缰绳之际,还不忘去推南昀川。

  南昀川一个不查,直接就落了地,骨头脱节的声音混在马叫声里,男人面色痛苦。

  几乎同时,马儿的双足也落了地,急匆匆地往前跑过去,穿过了训练场,直接奔着不远处的草场跑去。

  就在下一秒,一个身穿黑色骑马装的男人驾驭骏马紧追温汐后头,速度快到江珂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气势强大,沉稳又猛烈,掀起疾风阵阵。

  江珂完全懵了,她只不过是朝南混蛋扔了个马鞭,怎么一下子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她木然地看着周围的人跑过来将南昀川扶起,然后又木然地转到温汐离开的方向去看。

  “刚才追过去的,是谁啊?”

  ——

  马儿越跑越快,温汐是彻底慌了。今日是她首次骑马,哪里知道就会遇到这么凶险的状况。

  她紧紧地抓着缰绳,白着脸忍着慌乱,努力地冷静下来,用教练教的方法叫停马儿,结果根本不管用,因为马儿似乎受惊了。

  广阔的草地上,眼前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人,她也没有办法呼救。

  就在这时,她看到前方有一棵大树,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抓住了那粗树枝。

  只是,在她刚松了缰绳之时,身后陡然响起一道响亮的口哨声,紧接着马儿突然停下,她瞬间失重,本能地去抓缰绳,却捞了个空,眼前世界一个翻转,她还是从马上翻了下来。

  索性马儿不是在疾跑状态,她的危险降低了很多。

  即便如此,还是摔到了地上。

  她翻身坐起,拧着眉查看自己的状况,其他地方都没什么大事,就是脚扭到了。

  她检查了一下,不是太严重,但要马上行走也是不可能的。

  这时,旁边传来慢下来的马蹄声,她扭头看去,便见到男人迅速从马上下来,向她跑过来。

  温汐蓦然睁大了眼睛。

笑倾一世

大家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