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第72章 勾出他的脾气(两千字)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2047 2019-03-17 00:00:00

  第72章

  温汐一抬眸,不经意间撞进他幽深严肃的眼眸里,心下多少有些诧异。

  他话里的关心和不悦她基本上都听出来了,可是,他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对她说这些话的?

  很自然地,她又想起了那份她没有拆开的礼物。

  或许真的如爷爷所言,男人要是无心女人,真的不会在细节上用心。

  就是这么一两秒钟的对视瞬间,她的脑海里却卷起了狂风暴雨般的紧张,这紧张刺激地她头皮发麻,四肢百骸如被电流穿过,麻木僵硬。

  她握着缰绳的手慢慢地收紧,嘴上,不受控制地说出一句违心的话,“有些时候,演戏是可以为艺术献身的,不要说吻戏,就是床戏,也能尽量往真了去演,就算是被占了便宜,只要能演出好的作品,也值了。”

  她的声音算不上有力量,甚至还有几分漂浮不定,认真听便可以听地出不是心里话。

  可这一瞬间,她分明瞧见了男人眸中的不乐意。

  他微微眯了眯眸,眉头微蹙,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分凝重之色。

  这样的反应落在温汐眼里,已经足够印证她心里的猜测。

  蓦地,她的第一反应便是——远离。

  重活一世,她已经疲于感情,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跟这个东西有过多牵扯,不过他是真心也好,一时起意也罢,她都没有兴趣奉陪。

  前世种种,南昀川一开始对她柔情蜜意,呵护备至,完美地让她每天恍若置身梦境,可后来呢,她还不是被现实泼了一大把冷水,寒凉彻骨。

  她对爱情的向往已经被吞没,谈恋爱的勇气也被抽干,如果真的勉强进行一段新的感情,她能够想象自己整天提心吊胆,患得患失的模样,那样的生活,并不是她想要的。

  几滴冰凉忽然砸落在脸上,她睫毛猛地颤动了几下,转开之后,眼底一片冰凉,“其实我不喜欢跟外人谈这些问题,尤其是不懂行的外行人,赫先生,我们俩始终殊途,三观不合,以后,还是少聊为妙。”

  抿了抿唇,她盯着前方随风晃动的绿草,又道,“下雨了,赫先生还是上马吧,免得淋湿。”

  声落,她挥鞭前行,马儿冲出去的瞬间,她的心也莫名地紧了紧,一股莫名的难受袭上心头,窒闷无比。

  她握紧了缰绳,大喊了一声“驾”,像是要通过这声喊叫,压下心头那股难受。

  她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也假装不去听后头的马蹄声,眼睛紧锁着前方的马场,不管不顾地骑过去。

  此时,她全然忘记了第一次骑马的惊惧,胆气倒是旺盛无比。

  没多久,便见江珂出来相迎,瞥见她身后还有一个人追来,脸色一惊,“原来是赫医生啊。”

  温汐没有回头,伸手向她,“扶一下我,脚扭到了。”

  “怎么不小心点儿,快下来。”

  江珂一说完,温汐便听到身后马蹄声停下的动静,眼瞧着江珂要向赫衍打招呼,温汐立时抓紧了她的手腕,“快进去吧,我想离开了。”

  “额,噢,对了,南昀川好像受伤了,手臂脱臼。”

  “咎由自取。”女声轻柔,却没有一丝温度。

  江珂点点头,刚要说话,余光却忽然瞥到身后压过来的身影,登时睁大了眼睛。

  那人英俊的脸庞上神色沉稳冷静,眼神坚定果决,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极致的温柔,单属于某一个人的温柔。

  江珂嘴唇微微张圆,眼神越发地惊愕,想说什么却发不出一个声音。

  温汐自然是看到了她的反应,刚要问一声怎么了,身体突然一轻,紧接着就被人抽身抱起。

  只不过转瞬间,她的鼻端又都是男人清冽沁人的薄荷香气,大掌上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从她的肩头钻入她的身体里,瞬间抵达全身,如大火般灼热滚烫,令她倍感不适。

  惊吓和慌张一并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原以为自己已经挺了解他了,所以才会说了刚才那些直白的话,以为他会尊重她,保持距离,不再靠近,可是他现在的举动,让她突然觉得又看不清他了。

  或许,她原本对他的解读,完全是错误的。

  男人抱着她疾步往里头走去,穿过了训练场,抵达了某间休息间内。

  服务员上前问候,话都没开口,就被他吩咐,“准备毛巾,冰块,碘伏,绷带,抗炎药膏,再拿一套干净女装来。”

  外头已是瓢泼大雨,哗啦啦地打在地上,嘈杂响亮。

  服务员突然被一串话语砸来,一时懵了许久。

  男人将温汐放在沙发上,轻轻侧首,目光微冷,“还不去?”

  或许是他的气场太过森冷,以致于服务员慌张了起来,忙不迭地点头,转身快步去准备。

  江珂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感受到了男人的严肃之后,顿时也不敢大咧咧地说话了。

  只小心翼翼地靠近,探头瞧了一眼温汐之后,“汐汐没事儿吧?”

  温汐此时还处于紧张状态,连呼吸都有些沉重,根本不知道该如此面对这个男人。

  她只好盯着江珂,眼神里都透着感激,江珂还在这里,“我没事,就是扭到脚而已。”

  “不只是脚。”

  赫衍倏然出声,声音虽然没有刚才那般冷冽,却也没有多少温和。

  他垂了垂眸,拿起她的手掌,把袖子卷上去一些,立时露出手腕上硬币大小的擦伤,此时,正泛着血珠,与那白皙的皮肤互相映衬。

  温汐只是觉得那里麻麻的,没想到伤地还挺深,一时无可辩驳。

  赫衍似乎也是刚刚才看到的,否则也不会在那边的时候没有让她挽起袖子。

  他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也不说话,眼神盯着伤口不放,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汐试着抽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倏而被他握紧。

  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透出几分挥之不去的惊讶,是关于这个男人的。

  认识他以来,他可温和,可俊雅,像潺潺溪水,她却不知,他也能这样猛烈强势,犹如滔天瀑布砸下山涧。

  也是个有脾气的。

  只是他不是个会轻易发脾气的主,而现下,却被她勾出来了。

笑倾一世

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