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香樟树错过的青春

(35)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香樟树错过的青春 唐阿昆 2908 2019-03-16 12:03:15

  冬末时分,暖阳总会让人心感冷意。

  “林城,我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再见你。”

  唐非明白林城是累了,他厌倦她了,她又何岂自尊,她不会死皮赖脸的去找他,她也不会让林城来找她。

  她独身来到西岚,布满楼宇脚的广告牌,车水马龙的拥挤街道,不时过往的叮叮车,沿街喧哗的美食店与珠宝店,交织成了这座金融中心的繁华。

  独行是需要勇气,路途的忙碌和陌生可以让她心中的忧伤暂停播放,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尽管没有朋友,可唐非觉得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的,她不能在依赖着林城,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

  21天过去了,唐非也许是水土不服,感冒已经悄无声息的侵袭了她,嘴上起了长串的泡,她几乎躺在床上,几乎没怎么吃饭,也后知后觉地明白西岚是没有秋天的,从夏天到冬天,只需一阵风。

  “唐非,不准哭!不准想他!”

  她白皙的面孔上有些清晰的泪痕,她的目光沉寂下来,似乎在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某种情绪。

  她恨林城,也爱惨了林城,她怨恨他,怨恨他怎么忍心爱上其他女生,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怎么可以不联系她,可是她不想让他找到她,不想在看见他,她要让他怨恨一辈子。

  那天深夜,她终于起不了床了,感觉自己将要死掉了,她想自己的爸妈了,渴望身边能有一个人,然而放眼四周,陪伴她的只有四面雪白的墙壁,她的泪水静静地从眼角滑落。

  抓住了就是抓住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只能说情深缘浅。

  像是有种预感,清川的深夜,地上的酒瓶滚落四处,铺在卡其色格子布的桌上一片狼藉,找遍四处还是没有唐非的消息,林城又喝醉了,一瓶又一瓶的喝完杯中的酒,李倩看着已被酒精麻醉的他,别过脸,眼里闪着泪光,心疼道:

  “林哥哥,她不在这里,一辈子都不在这里呢,你要一直等下去吗?”

  然后,他抓住李倩的手噙着泪水,坚定地说

  “等,她喜欢这里,她一定会回来的。我要在这里等她,我要告诉她我后悔了,我要告诉她我有多爱她,有她的地方才是我林城的家”

  李倩看着面前自己深爱的男人,略微仰了仰脸,眼睛湿热,泪水似乎要溢出来。

  “你傻我陪你一起傻下去,直到找到你的丫头,看着你幸福。”

  夜已深,春天的风吹得人很清醒,酒精麻醉,林城傻笑的打开手机,放起了周杰伦的“珊瑚海”林城随着音乐哼着歌,再次点燃了烟,闭着眼,眼泪一下夺眶而出

  “林哥哥,是不是又想她了”

  “这首歌,丫头最喜欢的歌,我把我的丫头弄丢了”

  他的丫头不原谅她了,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淡出了。

  你错过的,别人才会得到。正如你得到的都是别人错过的。

  肖鹏辉定位只知道唐非在西岚,可是西岚很大,哪怕他知道遇见的几率几乎为零,他还每天去找,他不珍惜她,是他先放手的,那么,这次他不会在给林城任何机会了。

  造化弄人,有时候你千方百计地去寻一个人,不会有结果,而偏偏就在踏破铁鞋无觅处时,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西岚的中央大街上人来人往,唐非那天从超市里买来了几包熟食面,转身的片刻,却被撞掉。

  “不好意思……”

  “……终于找到你了……,冬瓜妹”

  唐非低头说抱歉,冷傲的话语,熟悉的声音,她猛然抬起头,面前肖鹏辉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上下嘴唇不停地颤动。

  肖鹏辉握住她的肩膀,拽向自己结实的怀抱,唐非缓过神来,轻轻推开着他,浅浅笑道

  “你怎么来了”

  “因为你在这里,不早不晚”

   后来才知道是肖鹏辉在她手机上装了定位,他每天都会来回不停地走,他相信冥冥中,总有一天会遇见。

  唐非带肖鹏辉来到了自己租的家,一进门,肖鹏辉揉了揉唐非的头,在唐非耳畔说。

  “冬瓜妹,找你找了一天了,好饿啊~”

  唐非微笑着,走进厨房,准备煮速食面,撕开包装袋,唐非突然就想吐,速食面的味道让唐非受不了。

  “走,冬瓜妹,吃大餐去”

  肖鹏辉拉起唐非向门外走去。

  中餐厅里。

  “这个要一份”

  “这个,这个都要了,早点上菜”

  ……

  肖鹏辉差不多把菜单的菜都点了个遍。

  “冬瓜妹,这些你通通消灭掉,不让我告诉林城你在这里。”

  唐非的手一抖,咖啡杯轻轻摇晃,咖啡差点溅出来。

  “嘿嘿,开玩笑的,快吃”

  唐非本想吃。可一闻到食品,唐非又想吐了。

  “吃这个吧,清淡些”

  肖鹏辉拿了一份稀饭,放了很多很多的糖,看着唐非狼吞虎咽的吃,肖鹏辉的嘴边勾勒出一抹宠溺的微笑。

  回到家,刚打开门。

  唐非刚吃完的东西往上涌,跑到卫生间,狠狠地将吃下的东西吐出来,走在水龙头望着镜中的自己,肖鹏辉心疼的看着这一幕,唐非像是对他说又或者是在对自己说

  “我是不是患上厌食症了,是不是有病”

  “有病我们就去治”

  肖鹏辉二话不说直接扛唐非就往医院的方向去。

  去了医院,却被告知怀孕了。

  病床上。

  挂在墙上的钟表发出嗒嗒的声响,周围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变得那样的安静,桌子,椅子,躺洁白病床的唐非,望着放在窗台上的水仙花……

  一切一切,都好似变成了生命体,默默地停在那里,发出缓慢而沉重的呼吸声……

    “冬瓜妹。吃点东西吧,不为了自己,也为了肚子的小孩”

  唐非看了那么一眼,一瞬间心如刀绞一般,泪水一滴滴地落下来,她闭上眼睛,哽咽着轻声道:

      “我怀孕了,林城的”

   听着唐非淡淡的语气,肖鹏辉那一筷子面僵硬地停在了半空中,热气渐渐地散尽了。

  他回过神来,慌地站了起来,有点结巴地道

  “哦,那怎么样……。”

  “肖鹏辉,我想一个人静静”

  肖鹏辉的手里还端着那一碗面,被他失手打翻在地,“啪”地一声,他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又恍恍惚惚地道

  “好……收拾完,我就走”

  唐非躺在病床上,心几乎是飘着的。她的身体有了一个生命,让她惶恐又伤感。

  她的身体忽地一颤,眼眸里那原本涣散的光芒眨眼间凝聚成一点,带着点冷而脆弱的锐意,咬着牙道

  “我要杀了他!”

  她放声大哭。滚烫的眼泪,从她的眼眶里啪地一声落下来,沁入枕头里去。

  她从来没想到,她会在21岁的年龄成为一个母亲

  肖鹏辉一直坐在走廊椅子上,静静以这种方式陪着唐非。

   病房里抽泣的声音稍微小了一些,肖鹏辉往窗外看了看,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敷在窗户上,融化了早晨结的一层薄霜。

  他走进病房,看着面前的唐非。

    “出病房走走吧,别闷在这里。”

  他拉着唐非走了几步,看唐非的额头上沁出一点汗珠,便道:

  “累了吗?你坐一会儿。”

  他扶着唐非坐到医院的木椅子上,又细心地为唐非拢好了身上的披风,望着她的眼睛道

  “是不是心情好点了,饿了吗?”

  他的眼神里有着一种虔诚的温和,让人没法子拒绝,唐非无声地点点头,肖鹏辉立时就是一笑,眉眼里透出宠溺的笑道:

  “冬瓜妹,你在这里等着我。”

  肖鹏辉转身快步上了楼,唐非看着他走了,才把目光转回来,一言不发地抬头看着天空。

  肖鹏辉从病室里拿了保温盅,倒发现不是很热了,忙又专门去热了热,这才拎着保温盅下了楼,才一下楼就发现木椅子上竟然没有唐非的身影了,只有她的大衣还挂在椅子上,他立刻就慌了神,四处张望着,找寻着。

  “冬瓜妹,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才不会让你又逃跑”

  肖鹏辉在医院的喷泉旁看见唐非,紧紧的抱住她,就是不松手,好像他一松手,唐非就会马上消失一样。

  “我只是想想看看喷泉”

  唐非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脑海里浮现出那会林城在喷泉像她表白的情景。

  总有那么一个人,把你伤的很彻底。 ​

  在一次次彻夜不眠的挣扎后,她恨他,她彻底成为了一个疯子,孩子成为她折磨他的工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