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潇潇迷案话红源

第十一章 夏博源秀才身份被揭穿

潇潇迷案话红源 lc意欲何为 2506 2019-01-12 20:58:56

  到了西厢房博源才发现,有两间屋子是亮着的!他扶着小白,走进了其中一间,看到桌子上放着,已经沏好的醒酒茶正呼呼的冒着热气,床上的被褥都已经铺好了!这康府主人的待客之道,让任何人都挑不出理来,人情世故已做到了极致!博源内心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

  夏博源把小白扶到了床上,回头问了红玉一句,“小白是不是掉到池塘里了?”

  红玉正坐着喝茶,当博源问道小白的事时,大小姐脸红了,“嗯,我说荷花开的好美啊?小白就去给我摘,失足掉进去的!最后康公子跳进池塘,把他救了上来。。。”

  原来如此,博源叹了口气,无奈的问道:“你要它做什么,荷花比你头都大,你往哪戴?”

  “我没说要,是他要给我摘的!”红玉表情很无辜。

  “好了,好了,天色已晚,你回隔壁厢房休息去吧!”夏博源很是不耐烦。

  “等等,我有话问你?”红玉站了起来。

  “有何话明日再说,我要就寝了!”说完,博源就开始宽衣解带。。。

  嗯?他用余光发现,红玉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博源愣了一下,马上走到小白跟前,言道:“我给他脱啦,难道你要毁了白公子的一身清白吗?”

  “无耻!”红大小姐气的一跺脚,而后摔门离开。

  见红玉走了,博源慢慢把门关上,走到桌前,坐了下来。他来回摸着嘴唇,思前想后,康家父子为人谦和,待人友善,游廊题壁墙上的诗句,与我今日亲身经历,正好相互印证!尤其是康旭,素不相识之人,尚可出手相救,实难想象他是杀人害命之徒!明日,还须从康府后宅女眷,家奴院公查起。。。

  博源走到窗前,慢慢推开窗户,窗外柳枝随风轻摆,空气中夹杂着花草香,沁人心脾。天空中繁星朵朵,使人心情特别舒畅!此时,夏博源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他摸了摸怀中的香帕,拿了出来,看了又看,闻了又闻,手帕上还尚存着沈姑娘身上的味道,见此女一面,博源已无法不再思念!

  而此时的红玉,双手托着下巴,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点点繁星。星光已照耀在她的身上,看似近的唾手可得,实则远的遥不可及!当被冷漠,已习以为常,当被忽视,已司空见惯,可她还是情意绵绵,一往而深。。。

  一墙之隔两相思,北情思来南不知,可叹痴女心已赤,两情相悦在何时?

  五更过后,太阳在东方的一角,跃跃欲试,新鲜的阳光,洒在花朵的露珠上,晶莹透亮。阵阵微风,带着清晨的花草香,轻抚着红玉的面庞。红玉站在游廊的中央,双手伸开,沐浴着早上第一米阳光。

  “好舒服啊!”

  “这位姑娘,起的好早!”红玉一回头,只见有位美妇人,站在自己身旁。

  这位夫人,身穿暗红色丝绢宽领短衫,下配金边红色石榴裙,鲜艳夺目,光彩照人!身边还有两个丫鬟跟随。

  红玉眨着大眼睛,想了想,问道:“敢问,尊夫人可是康府女主?”

  “正是!”夫人表情神态自若。

  “红玉,见过夫人!”夫人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笑了笑,“呵呵,红姑娘不必多礼,每日此时,我都会步于游廊,但从未遇见府上的一位宾客,姑娘你是第一人,既然有缘,何不伴我一同赏赏这园中美景?”红玉生的聪明可爱,落落大方,夫人甚是喜欢。

  红玉笑的天真烂漫,“嘿嘿,小女子正有此意!”

  一向嗜睡的博源,也早早起来了,这也许是近几年,他主动起床最早的一次!

  小白穿好了衣衫,捋了捋凌乱的头发,而后对博源说道:“那我去了!”

  “嗯,记住,小心行事,如若被发现了马上回来!”博源叮嘱道。

  小白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屋门。

  一大早起来,丫鬟便要伺候主人洗漱穿衣,叠被倒尿盆,院工要劈柴担水扫院子,厨子要生火烧水备午饭。。。好像有干不完的活!所以说清晨,是大户人家下人们最忙的时候,康府自然也一样!

  “把这个搬这儿。。。混账,轻点儿!”

  夏博源走出屋门,在厢房的不远处,看到一人正在呵斥着院工干活!此人年近四十,方面大脸,目光有神,体魄健壮,身穿蓝色短衫,脚蹬黑色薄底靴,衣着干净,一看就是个精明干练之人!他是谁?博源整了整衣衫,走了过去。

  “呵呵,这位仁兄起的好早!”这人一回头,只见一个俊俏的书生,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旁,说起话来文还绉绉的,且莫名其妙,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早!

  这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博源,问道:“这位公子面生的紧啊,你是。。。”

  博源笑脸答道:“小生姓夏博名源,昨日与同伴,在府上借宿了一宿,我乃行途过路之人!”

  这人听完后,双手抱拳笑了笑,“呵呵,原来是夏公子来康府做客,昨日我有事不在府上,故而不识的公子,失敬,失敬!在下是康府的管家,叫我康管家就行!”

  “哎呀,康总管,幸会,幸会!”博源笑着还礼,而后言道:“呃,呵呵,康家是本地大户,康总管手下的家奴院工,少说也得十几人吧!”

  博源话语间略带恭维之意,康管家听的很舒服,答的也痛快,“呵呵,夏公子一看便知是生在大户人家,见多识广。没错,府上的下人二十余个,做短工也有五六个!”

  “哦,诶,康总管,府上的院工最近是不是少人了?”博源突然冷不防的问了一句。

  “是少了二个。。。”康管家顺口说了半句后,回过味儿来了,他马上对博源有所防备!“呵呵,看夏公子是个读书人,在下最敬佩读书人,不知公子是否有功名在身?来府上要住几日,而后要去何方?”

  管家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博源心说完了,本想着‘润物细无声’般的套出他的话,没想到刚问出半句,他便有所防备!还是怪自己资历尚浅,道行不深啊!但有管家刚才那半句,就足够了,看来此案是和康府有关!

  博源顿了顿,随口编了一句瞎话,“咳,在下秀才出身,我三人结伴出来游山玩水,并无目的,想好去处后,便离开康府!”

  这时,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博源,博源!”夏博源抬头一看,红玉在向他招手,可奇怪的是,红玉身旁还有三个女的,中间那个美妇人是谁?红玉为什么会和她们在一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博源愣神的功夫,红玉已经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

  康管家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有人来了,正好借故离开,“夏秀才,在下还有琐事在身,失陪了!”

  “夏秀才?哈哈哈!”红玉笑个不停,她头一回听人这样称呼博源,于是自己多了一嘴,“夏公子何时考取的生员,小女子为何不知啊?”

  “你。。。哼!”康管家现在终于明白,自己是被戏弄了,他恼羞成怒,甩袖而去!

  博源一脸尴尬,他急忙喊道:“康管家,康管家,留步。。。”

  任凭博源如何叫喊,康管事毫不理会!他边走边想,这小子是何人,为什么要套我的话,他想知道什么?他来康府到底有何目的?此时的康管家一头雾水,满脸迷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