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皇独宠,皇妃灭六宫

第三章 长久

冷皇独宠,皇妃灭六宫 雾里景云 992 2019-01-08 11:28:04

  昨日还说起对付魏皇后的事情,当时范雪柔还认为,想要置魏皇后于死地,还需要很多筹谋,占时还不能对其出手。

  可不成想,魏皇后一转眼,便已经开始来对付她,而且计策玄妙无比,如果不是珊儿发现,多半会损命在此。

  “奴婢也这样想,魏皇后现在恐怕也迫不及待想要除掉咱们,而今宣贵妃小产,身子虚弱,不能对咱们出手,所以魏皇后才会亲自动手,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珊儿说罢,心里骇然。

  这段时间以来,珊儿一直命人盯着魏皇后,她以为这就可以万事周全。

  如果是魏皇后有什么举动,他们也可以提前知晓,可这一次魏皇后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锦缎上下毒。

  此事令珊儿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魏皇后的确手段高明,做事让人不易察觉。

  看样子,以后想要防备魏皇后,绝不是一直命眼线盯防,便可高枕无忧。

  范雪柔清瞳中冷芒一闪而过道:“今日的事情也算给咱们提了醒,以后自要格外小心才行,不然怕也会粉身碎骨。”

  “奴婢明白昭容的意思,日后定会格外小心。”珊儿也感觉颇为棘手,这魏皇后的确是用计如神,想要与之抗衡,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太医院那边准备的药,送去宣贵妃那边了吗?”范雪柔而今最关心的还是宣贵妃。

  “已经送过去了,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了。”珊儿寒笑,宣贵妃可不会有他们这样好的运气,只要宣贵妃服下她们准备的毒药必死无疑。

  “今日皇后是否去了宣贵妃那边?这件事情可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你给我好好盯着宣贵妃,此事有什么变化赶快跟我回报。”范雪柔虽然知道自己的计划很周全,可魏皇后不是泛泛之辈,如果被她洞悉一切,那这计划也未必会成功。

  珊儿回道:“皇后一早便去看望宣贵妃,两人当真感情要好,不过咱们的计划如此玄妙,想来皇后再怎么聪明也不会发现什么的。”

  珊儿对范雪柔的计划很有自信,而且她也按照范雪柔的吩咐,将所有的证据全部毁灭。

  就算是此事东窗事发,也不会被人发觉任何证据,所以珊儿才会如此安稳,没有半点担心。

  “有皇后在她那边,也让我有些担心,不过也没什么,就看天意吧。”范雪柔也不清楚魏皇后是否可以发现端倪,一切都是未知。

  “如今奴婢已将事情与昭容说明,昭容还是休息一会吧,近来昭容因对付宣贵妃与魏皇后之事,一直都茶饭不思,奴婢也跟着着急,昭容还是多加照看好自个的身子。”珊儿忧心忡忡的看着范雪柔,这段时间范雪柔消瘦不少,这样下去范雪柔迟早挺不住。

  “现在还哪有什么睡意,赶快去好好盯着宣贵妃,我要知道事情的接过如何。”范雪柔眸带狠色,她倒要看看今日可不可以送宣贵妃下地府。

   魏皇后来到宣贵妃的寝殿之中,看着宣贵妃面色苍白,她对着宣贵妃说道:“真是没有想到咱们防范这么周全,还掉进范昭容的陷阱之中,这个范昭容当真是有些办法呢,咱们以后可是要好好的防范才行,不然你的性命也保不住,如今本宫已经命人,在你身边,好好的保护你。

  你如今也只能好好的养病,真的发现什么不妥,你也来告诉本宫,本宫肯定会为你做主的,在本宫看来,范昭容肯定还会对你出手,但是只要是可以处理妥当,她也没有什么机会,你也不用担心什么,真的到有一天无法抵挡,本宫自然会出面帮你解决一切问题,你自然是不用担心。”

  宣贵妃躺在睡榻上,她倾城绝色的容颜上露出阴狠之色,她对着魏皇后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孩子会保不住,皇后娘娘也知道的,自从我怀上这个身孕之后,我每天都是格外小心,无论吃什么东西,用什么东西,都是会命人试探过,可是那个该死的范昭容却还在我这边下手。

  我心里真的有些接受不,眼看着这个孩子就要出生,可是我却亲眼看见她,还没有成形,便是从我腹中出来,真的让臣妾心里无比的压抑,皇后娘娘肯定要为我做主,想办法除掉范昭容,不然就算这一次,咱们没有对付她,我怕范昭容以后也会对皇后娘娘不利的,毕竟如果不是咱们当初一起联手。

  纯妃就不会死,范昭容不仅仅痛恨臣妾,她也会痛恨皇后娘娘的,皇后娘娘这段时间也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绝对不能掉入她的陷阱里,这样咱们才会有绝对的主动权去对付她,等到臣妾的身子恢复之后,咱们肯定要想出一个万全的法子,让她没有任何的机会翻身,便直接在王府消失。”

  魏皇后点头说道:“本宫也希望那个样子,但是想要对付范昭容,也没有那么容易,范昭容这段时间也没有得到皇上的宠爱,咱们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但是如今她既然已经对你出手,她肯定会先想方设法的除掉你,然后再得到皇上的宠爱来对付我,不然她在王府之中的地位,根本无法跟本宫抗衡。

  自然不敢轻易的对我动手,我也要断她的后路,让她不可能在皇上面前有任何的动作,这样的话都得不到皇上的恩宠,咱也要从长计议,看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做,而在那个时候咱们再给她致命一击,让她在王府粉身碎骨,生不如死,如此才能解咱们心头之恨。

  这个该死的贱人,以为她有多大的能耐,孰不知根本逃脱不我的手掌心,只要我略施小计,它必然是活不长久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