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香草纪

第九章 定亲

香草纪 糖衣盛世 2921 2019-03-08 10:05:32

  颠簸了一上午,就回了卢府,用了午膳后,又是一番收拾洗漱,卢嘉琪就去睡午觉了。

  陵景斋内:“大夫人。”荔枝和春桃看见杜氏来了,忙上前请安。

  :“琪儿可是睡了。”

  :“回大夫人,是。”

  :“琪儿最近在庄子上如何,可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有受伤。”

  :“这”荔枝和春桃为难的看了看彼此。

  :“没事,说罢。”杜氏看着两个丫鬟的表情,如何不知道这个琪儿在庄子许是玩疯了,兴许还干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不然两个丫鬟如何吞吞吐吐的,

  :“小小姐拉着小少爷,下河抓鱼,抓青蛙,上树摘果子,掏鸟窝,和庄子上庄户的孩子在田间玩耍,还在田间抓野兔。”

  :“这,文儿也去了。”

  :“是”

  :“这,这琪儿也太不像话了,那她们可有受伤。”

  :“这倒没有。”荔枝和春桃赶忙异口同声的回答。

  杜氏单手支着额头对着两个丫鬟摆了摆手:“上个月,琪儿的李妈妈家里有事,本打算这个月就能回来,前阵子派人传了信,怕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以后你们二人在小姐的事情上要多上点心,行了,下去吧。”挥手让两个丫鬟下去后,杜氏便由身边丫鬟扶着去了里间,坐在榻边,温柔的看着熟睡的卢嘉琪,轻轻的拉起卢嘉琪露在外面的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儿心虽好,可就是太顽皮,贪玩,一点都做不到大家的贞静贤淑,这样的性子长大可如何是好,本朝虽对女子的没有那么严苛,可历来世家大族选儿媳的标准就是那么几样,可琪儿如今这个样子,着实差了些,想着轻轻的叹了口气,而床上的卢嘉琪,依稀间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身边,睡梦中有感觉那种前一世在医院的感觉,但是这次却没有那种孤寂感觉。而是一种让自己的很安心感觉,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看见眼前的装饰又看了看眼前的人,甜甜的笑起来:“看见阿娘真好。”便起身扑到杜氏的怀里。

  :“琪儿这是疯玩了一个多月,回来看见阿娘,才想起阿娘来吗,小没良心的。”虽是这么说,但杜氏还是将怀里的卢嘉琪紧了紧,她又如何不想自己这个女儿,当年费劲心力生下来,后来又不肯喝乳娘的奶,没过几天那哭声比小猫叫的还羸弱,眼看是活不成了,身边王妈妈想了办法,将**挤出来喂与孩子,才慢慢好了,直到满月,郎中才下了保证孩子健康,虽平日里不显,可如何不疼这个孩子,如今这么久没见,自然是想的紧。

  :“琪儿每天都会想阿娘,想阿爹,也想三个哥哥,对了,阿娘,听说大哥哥要定亲了,订的是哪家姐姐。”

  :‘就数你鬼精灵。’说着好笑的点了点卢嘉琪的小鼻子:“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顾雨桐,顾家姑娘端庄贤惠。在京中也是个出了名的才女。”

  :“那这位姐姐长得好看吗?”

  :“就你操心多,好看如何,不好看如何,难道凭着外貌就可取决于你将来对嫂嫂的态度。”杜氏有些不悦的看着小女儿,她不希望女儿看人只是看表象。

  :“女儿不是。”卢嘉琪看见阿娘有些不悦,便忙忙的解释,:“女儿是觉得大哥哥如此好看,阿爹阿娘给哥哥找嫂嫂的时候,也要好看,这样将来生出来的小侄子多好看,但是即便嫂嫂相貌平平,只要对哥哥好,女儿也会喜欢的。”说完便轻轻的低下了头,那小模样看着便让人心疼。

  :“好吧,是阿娘误会你了,可琪儿记住,看人不能看人的外貌,不能听信传言,要自己去观察一个人,看这个人的为人处世,看这个人的日常习惯,不要过于武断的去判断一个人,阿娘说的你可明白。”

  卢嘉琪忙忙从床上下来,深深倚了一礼,:“女儿明白。”

  杜氏见女儿如此就知道女儿听了进去,可有皱眉看穿着中衣的女儿,女儿在庄子上疯玩了一阵,似乎是瘦了,想到女儿上树下河的,这在家里养的那点肉,这就没了,心里不免有些郁闷,便站起来将小女儿抱起来塞进被子里,将薄被掖了掖,将女儿包裹的像个小粽子,小女儿朝着自己吐了吐可爱的小舌。便一把将女儿搂到怀里,揉了揉她的头。

  :“好了,该起了,你几个哥哥知道你回来,都给你买了东西,急着要见你呢。”说着便吩咐荔枝拿来卢嘉琪的衣服,亲自为卢嘉琪穿上,又将卢嘉琪抱起来,而卢嘉琪发觉自己被阿娘抱着走,脸上露出些许惊讶,转念一想,便又甜甜的笑了起来,吧唧在杜氏脸上甜甜亲了一口,而被亲了的杜氏,也亲了亲女儿粉嫩的小脸。

  :“小妹,快来,看哥哥给你带什么好玩的。”说着卢嘉亦和卢嘉砚两人忙侧开身子,露出身后的桌子,而桌子上放着一个铁笼子,笼子里装了两只通体雪白的雪兔。

  :“是小兔。”卢嘉琪忙从杜氏怀里滑下来,旁边的卢嘉亦忙将笼子门打开,将兔子放进卢嘉琪的怀里。接过兔子,卢嘉琪忙将小兔转过来,看了看小兔的脸。这只兔子并不像平常的家兔,眼睛是黑色的,鼻头微微发红,微微耸动着,嘴巴一鼓一鼓的,萌态可掬,毛比家兔长一些,是一只雪兔,卢嘉琪欢喜的用脸蹭了蹭兔子。上一世因为身体不好,卢嘉琪并未养过小动物,平时看见小朋友追着跑跳,能养自己喜欢的小动物,小鸡,小鸭子,小兔子,小狗,可是自己只能在房子里坐着,或者在户外晒太阳,后来外婆发现自己太孤单,才为自己请了老师,教自己绘画,因为不能做别的,自己便把所有精力放在绘画上,这才使自己在14岁时候便已名声大噪,成为那个时代出名的油画家,一副画拍至百万,被称为鬼才油画家,可自打自己穿来,有了这幅健康的身体,自己便一门心思的要把上一世没有感受的生活,好好的体验一遍,看了看怀里的兔子,忙又想起身旁两个哥哥,赶忙向两个哥哥道谢。

  :“妹妹不必多礼,再说我和你五哥哥只是依大哥的吩咐去买回来而已,说到谢,你还是要谢谢大哥哥,是大哥哥发现卖雪兔的地方,只是大哥哥今日公务繁忙,大哥哥肯定亲自为妹妹取回来。”

  :“那也要谢过两位哥哥,等大哥哥晚上回来,我再去谢过大哥哥,对了,八哥哥呢,怎的这么半天没见到八哥哥。”

  :“你八哥哥被你父亲叫去外书房考校功课了,哪如你这般清闲。”说着杜氏好笑的点点卢嘉琪额头,又招呼王妈妈将卢嘉琪怀里的兔子带下去。

  :“好了,你们都坐,如今你们大哥哥年龄到了,阿娘给你大哥哥相看了顾家的嫡长女,纳亲,问名已经都妥当了,接下来就要纳吉,纳征,随后就要请期,明年年初就要完婚,原不打算告诉你们这些,可你们父亲说你们已经长大了。”说着看了看两个儿子:“这些事情你们也应该知道一些,成亲后,就要安排你哥哥外放,平日里,你们两个在外面都要谨守本分,不可在外胡言乱语,结交狐朋,免得为自己为家里惹来祸事。”

  :“是”三个孩子异口同声回答。

  :“琪儿,你祖父说回头会安排你和文儿去董大家那里拜师,到时候可莫要调皮。”

  :“是,女儿知道。”

  :“阿娘,弟弟妹妹怎的要和董大家学画。”卢嘉砚忙忙上前询问。

  :“你祖父说你妹妹对作画极有慧根,文儿也喜欢,便安排他们两个去拜董大家为师,你可有什么想法。”杜氏好笑的看着卢嘉砚,这个儿子什么心思她如何不清楚,对绘画这一道不感兴趣,但颇爱收藏,真真是自己作画不行,偏这鉴定的眼光倒是鲜少有人能及,如今听到董大家,难免想去讨几幅画,让自己涨涨眼界。

  五月初六,宜议亲,宜嫁娶,宜出行,卢家请董阁老董夫人到顾家,为长孙求取顾家嫡长女顾雨桐,同天,两家也将成亲的日子,订到次年的二月初八,京城谁人不知,卢家这位长孙,年纪轻轻就考上了榜眼,又长得天人之姿,是京城中名门贵族的佳婿之选,上门想要接亲的女方自然不少,可满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位已经致仕的卢阁老对长孙的婚事,看的极重,有些歪心思的人家便也就放弃了,如今定了顾家,不知道有多少人家姑娘撕碎手帕,咬碎了银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