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香草纪

第十五章 一枚玉扳指

香草纪 糖衣盛世 2918 2019-03-08 10:12:03

  这个朝代的沐休方式是每旬休一日,所以天未亮,卢郁松就带着三个儿子便匆匆回城。而杜氏临时决定等下次卢郁松他们沐休过来后一起回去,家里的赏荷会本只是想为卢茗雨举办,只请了几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可是二房却想趁此机会为自己女儿相看,杜氏便把设宴的准备工作托付给二房,来庄子上陪陪小女儿和儿子。

  :“小姐,夫人唤你过去。”王妈妈站在门外轻声患者

  :“哦,这就去”屋内的卢嘉琪放下手中的笔,虽说现在拜董大师为,自己在最近在练习工笔画,可是自己还是不想放弃油画,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自己总是梦见前世,梦里光怪陆离,那里有辛酸,不甘,还有身体上的痛苦,并不像之前那样感受的快乐,所以自己又开始画油画,而这次油画都是一些色彩浓重阴郁的作品,不过这幅画作都是自己今日偷偷在房里做的,并未让人看见,就连身边的丫鬟也不知道,所以这今日卢嘉琪吩咐,不许别人进来打扰她。

  :“阿娘,王妈妈说您找我。”来到正房内卢嘉琪给母亲请了安,便坐母亲旁边。

  :“昨日才泡了一天温泉,今日便忘了要去了吗,用罢晚膳后半个时辰记得叫王妈妈和身边的丫鬟陪你去,阿娘就不陪你去了,可好。”

  :“嗯,女儿知道了,阿娘,女儿今天晚上想和你睡。”说着卢嘉琪便拱进了杜氏怀里,闻着杜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不知怎得,今天觉得女儿有些消沉。

  :“琪儿可是学习累了,今日怎得无精打采的。”

  :“没有,女儿就是突然很想和阿娘睡。”

  :“好好好,那你今日沐浴完,就来阿娘这里,可好。”

  :“嗯,好的,那女儿现在就去。”卢嘉琪从杜氏怀里蹦出来,拉着两个丫鬟,叫上王妈妈就去山洞。

  :“小姐,里面的水已经调配好了,老奴和丫鬟们在外面等着,有事可喊我们一声。”

  :“谢谢王妈妈。”

  :“小姐真是折煞奴婢了。”卢嘉琪笑了笑没有说话就进入山洞,进入山洞后,卢嘉琪明显感到不同的气息,这种感觉不是刚才那些丫鬟进来过的感觉,而是陌生人来过的感觉,卢嘉琪并未声张,四周打量着,这个山洞很空旷,除了一张石桌,两个石墩,就是两谭温泉,卢嘉琪,围着石桌转了转,并未发现奇怪的,感觉自己多疑了,便褪去衣衫,进入早已调配好的小温泉里,由于昨天已经泡过,找到了不会让自己淹到的诀窍,便靠在石壁上,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其实,上一世自己也没有泡过温泉,这还是自己两辈子加起来第三次泡温泉,可是想着又想到做完那个梦,轻轻的吐了口浊气,便将整个人埋入池子里。没过一会卢嘉琪换换从池子里露出头,手上拿着一枚精致的玉扳指,卢嘉琪可以很肯定,上次来自己没有这个东西,卢嘉琪将玉扳指举起来,对着山洞扣看了看,玉质细腻,入手生温,洞口散落的夕穿透玉质,可以看出扳指里面不含一丝杂质,如此贵重的扳指不可能出自卢家,那么也就是说,昨天自己和母亲走后,有人来过这里,而且不是自己庄子上的人,想到这里,卢嘉琪忙穿上了衣服,让两个丫鬟留在这里收拾,自己带着荔枝和春桃,王妈妈赶回庄子。

  :“阿娘,我就是在池底发现的。”卢嘉琪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杜氏,并把扳指交给了杜氏。杜氏拿起扳指,细细打量了一番,便转身对王妈妈吩咐

  :“你去,带着几个护院家丁,把整个庄子,山洞旁边,细细检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现在就去。”

  :“是,老奴这就去。”

  看着王妈妈离开的背影转身又将卢嘉琪搂入怀中:“这两天山洞你就不要去了,你在清泉居那里泡也是一样的,这几日下了课也不要胡跑,出入都要多带几个丫鬟随从,”

  :“嗯,女儿知道了。”

  :“嗯,我们琪儿真乖,好了,睡吧,阿娘搂着你睡。”说完就将卢嘉琪塞进被子里,轻轻的排着,而卢嘉琪也闻着阿娘身上好闻的味道,安心的睡了。

  待卢嘉琪睡着后,杜氏轻轻的下床,走到外间,而等在外间的王妈妈见到杜氏穿着中衣出来,忙拿了件披风为杜氏披上:“虽天气热,夫人还是要多穿些。”

  杜氏待王妈妈将披风穿好便急急问:“庄子可有异常。”

  :“庄子上角角落落老奴都带着人去查过了,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就连陌生人的足迹也没有,想来那扳指应该不是近几日被遗失在这里的。”

  :“嗯,那就好,这样我才能放心的让文儿琪儿继续呆在庄子里,明日派人回府通传一下老爷,叫他在多派些家丁护院,刚我仔细敲过,这扳指是人随身携带着的,近日必是有人来过庄子,不管如何,还是小心为上,最近看紧了文儿琪儿,能不让他们出去就别出去,回头我跟许夫子说加重她们的课业。”

  :“这,怕是小少爷和小小姐该不高兴了吧。”

  :“他们的平安比什么都重要,更何况我也不想瞒他们,他们知道了实情,会理解的。”

  :“是,老奴也觉得咱们家小少爷小小姐是个聪明的。”

  :“呵呵,你倒是知道,行了,就这样吧,你也去歇下吧。”说完杜氏便在守夜丫鬟伺候歇下了。

  京城楚国公府

  :“少爷,属下今日去那山洞及附近去寻了一遍,并未找到少爷的扳指。”一名侍卫打扮的男子身姿挺拔的跪在厅堂的正中央,回答的声音却明显夹杂着忐忑。

  :“嗯。”主位上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个小一号的扳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下这个扳指和卢嘉琪捡到的扳指是一对的,只是主位上的少年拿的是女式的。少年抬起头看了看侍卫,示意他继续说。

  :“可是今日去那庄子发现,那庄子的人明显提高了警戒,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哦,那庄子是谁家的。”少年懒懒得开了口。

  :“原是杜国公府家的,后来将这庄子陪嫁给小女儿杜氏,现在是卢家卢少卿夫人。”

  :“嗯,知道了,下去吧。”少年挥了挥手。

  :“少爷,我们要不要派人到再去您受伤的地方勘察一下。”此时隐在屋子一角的暗卫从阴影处出来。

  :“不用,那枚扳指肯定是落在了那个山洞附近,今日卢家加强警戒,必是有人发现了什么,你派人暗中盯着就行。”

  :“是。”恭敬的回答完,暗卫便有隐入了角落。

  一夜好梦,卢嘉琪清早起床感觉今天的心情格外好,看看窗外,天气也格外好,在丫鬟伺候下洗漱后,就去了前厅找阿娘。

  :“阿娘今日怎的起的如此早,女儿起来都没有看见阿娘,十分想念阿娘。”说着也不顾旁边的丫鬟嬷嬷,就钻到杜氏的怀里,其实卢嘉琪最喜欢依偎在杜氏的怀里,这里让她很有安全感,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时代,接受这不同的礼教,生活方式,一直都让她彷徨无措,可是每每在杜氏的怀里,感受着杜氏满满的母爱,她就什么都不怕,仿佛这个怀抱就像一个安全的保护罩,为她挡去所有心灵上的恐惧和彷徨。

  :“是吗,那琪儿下了学,就来陪着娘亲可好。”

  :“啊,阿娘这几日不是在忙庄子上的事情吗,女儿还是不打搅娘亲了,女儿晚上陪娘亲睡觉便好。”

  :“鬼机灵,说吧,下了学又想干什么。”杜氏如何了解这个女儿,每次撒娇卖乖不都是有事相求,前些日子庄子上没有大人,丫鬟嬷嬷又不敢严加管教,便玩野了,这两日自己来了拘着些,今日怕是又想出去玩了。

  :“哎呀,娘亲误会女儿了,女儿就是看今天天气好,想和哥哥到庄子西面桃林里作画,再就是前两天大哥哥过来的时候,给女儿带了几只活鱼,早上过来的时候女儿问过厨房,鱼还活着,女儿想去桃林,和哥哥做桃花鱼。”说完,卢嘉琪期盼的望着自己阿娘,见阿娘并未回答,卢嘉琪低着头绞着手指。

  杜氏看着女儿小心的样子,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去吧,去的时候多带些人,尤其是小厮和家丁。”

  :“是,谢谢阿娘。”说完,卢嘉琪便上前“吧唧”亲了杜氏一口。

  母女俩刚说完,卢嘉文也来到了前厅,给自己阿娘请安,三个人用罢早饭,卢嘉文和卢嘉琪便去了董大家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