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十二年春秋

第四十二章:生气

十二年春秋 默冬暖 2304 2020-01-25 19:32:43

    她们三人走到教室中放置的三个凳子站定,直到有人让她们坐下才坐好。面试的流程都是差不多的,问你的姓名,专业,以及其他的个人情况。

  沈晨溪三人轮流作答,因为苏莫禹就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与她们正相对着,即使沈晨溪害怕与他对视,却还是不得不看着他。

  其实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和苏莫禹会以这种方式相处,类似上司和下属吗?原谅她一时只能想到这样关系来形容,她偷偷地掩藏起内心的悸动,拼命压制住想要上扬嘴角,天知道她多想让他和她跳出邻居家的哥哥和妹妹的身份!

  当面试官的干部一共有三个,除了苏莫禹和陈季,还有一个女生,坐在苏莫禹的左侧,看得出那女生和苏莫禹他们的关系不错。

  因为刚刚进入教室的时候,沈晨溪看见女生凑近在苏莫禹的耳边与他说话,她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什么,可她清晰地看见,苏莫禹淡淡的笑了笑,虽然一闪而逝,但他眼里是真实流露出欣悦,认识了这么久,沈晨溪自然了解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是怎么样的。

  她一下又想起这一幕,甚至走神了都不自知,直到陈冰黎扯了几下她的衣袖,让她从自己的思绪抽离出来。

  “你怎么回事啊?”陈冰黎问道,“刚才他们喊了你好几声都没听到。”

  “没事没事。”沈晨溪赶紧回过神,结果看见苏莫禹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顿时她窘了。

  “小晨溪,这面试是有多无趣你才会走神到我们怎么叫也没反应?”陈季双手撑在桌子上,上半身往前探出,笑看着沈晨溪打趣她。

  小晨溪?

  听到这个亲密的称呼,陈冰黎和邱贤一下睁大了眼,并不约而同地侧过头去盯着她,那眼神里探究直把沈晨溪逼的垂下头。

  原本沈晨溪还庆幸陈季终于不叫她“晨溪妹妹”了,没想到还是换了一个什么差别的称呼,听着就怪让人觉得暧昧的。

  只是沈晨溪没注意,苏莫禹在陈季说完话之后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余光瞥见沈晨溪避之不及的样子,才舒展开眉头。

  直到现在苏莫禹才认真打量起沈晨溪来,今天的她穿得很淑女,右边的长发披在身前,左边的头发则挽到了而后,露出了小巧好看的耳朵,仔细看还很红,大概因为刚才的窘迫才变成这样的。视线从耳朵往下移就是修长的脖子,再接下来是精致漂亮的锁骨。这么一看,他才惊觉,什么时候沈晨溪变成了这模样了?!

  以前还显稚嫩的脸庞已经长开了,身上竟隐隐的散发着成熟的魅力,此时她正垂着眼眸,娴静美好。从她身上发现的所有的不同都让苏莫禹微微失了神。

  沈晨溪还在为刚才自己的走神懊悔着,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她深深吐出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准备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是苏莫禹问的。

  他问:“你们选择加入学生会的原因是什么?”

  沈晨溪早就对这个问题有了准备,但她的两个舍友好像被问懵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她们的回答。她看向她们,只见她们绞着手指,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她们的真正目的,不就是为了眼前的两个男人吗!不过,这个原因她们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

  沈晨溪抿起唇,先回应了这个问题。

  她的回答是:因为我成绩好。

  她的答案显然让对面的三个人出乎意料,同时顿住,几秒后纷纷笑开。

  沈晨溪对她们的反应不是很理解,补充道:“学生会是S大最强大的社团,招入的社员自然是学校里优秀的同学,所以我要想加入,自然是因为我成绩好。”

  一番话说的也是有道理,苏莫禹轻笑出声,没有说话。此时教室内又安静下来,沈晨溪回答完了,轮到她的两个舍友了。

  邱贤憋了一会儿,才说出一样看似像样的理由,她说的是:“因为学生会很好。”

  可到底怎么个好法,她没有说出来。陈季笑着摇摇头,凑近了苏莫禹,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他说的很小声,除了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听见。

  坐在最左侧的女生干部示意陈冰黎接下回答。

  “因为这是学校最好的社团,人好,环境好。”陈冰黎的声音明显比之前小了。

  人好?环境好?这些都是什么回答,那位女生干部无奈的扯扯嘴角,说到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好。”

  这个“人”指的是谁,那不是再明显不过的事了吗!算一算,这些天报了名来面试的新生里,大概有一半的女生都是为了苏莫禹来的,“活字招牌”当真没有形容错!

  而在邱贤和陈冰黎说话的时一言不发的苏莫禹,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再听下去,他一改之前略带轻松的表情,眉头蹙起,整张脸阴郁下来,看得邱贤和陈冰黎心惊。

  果不其然,下一秒苏莫禹将手中的笔“嗙”的拍在了桌上,紧接着他面无表情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剩下的也不用面试了。”说完他就向教室大门走去,完全没有将在场所有人的诧异放在眼里。

  邱贤眼看着他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不太甘心,虽然她心中对面无表情地苏莫禹感到有些畏惧,但她还是就这样放过一个近在眼前的机会。

  斟酌了几秒,她吸了一口气,喊住正在往外走的苏莫禹。

  陈冰黎在邱贤刚喊出声的时候就用力扯住她的衣服下摆,拼命向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别再说下去了,却还是晚了一步,就连沈晨溪也忍不住扶额。

  这次诧异的换成了苏莫禹,因为他根本没有想过她们会有人叫住他,他转过身来,凌厉的视线投向邱贤,姿态却透着一股慵懒,好像是在说:行,我就给你这么一个机会,最好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

  邱贤在接触到的目光后莫名的怵了,她咽了咽喉,还是一鼓作气:“你好歹听人把话说完!”

  “可以。”苏莫禹马上点头,“你说。”

  话音刚落,邱贤愣了愣,因为苏莫禹的回应出乎她的意料。

  等了三四秒,苏莫禹哼笑出声,于是后露出一副“我懒得跟你废话”的表情后转身就离开了。

  沈晨溪看见邱贤暗自咬紧了牙关,脸都红了且染透了耳朵,大概是因为羞愤吧。沈晨溪突然有些庆幸她没有被苏莫禹发现自己的真正目的,否则现在感到难堪的就是她了。

  虽然苏莫禹没将自己的不悦明明白白地表现在脸上,但沈晨溪知道他其实是生气了,她并非不能理解他生气的理由,但对邱贤更感同身受,因为她没有说出口的理由和邱贤的目的是一样的,她也没比她们纯粹到哪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