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宠妃之道:姑娘请自重

拾伍 回门

宠妃之道:姑娘请自重 笙意 2017 2019-01-23 12:00:00

  安府的人一大早就把回门宴安排妥当了,七舅姑、二大爷之类的宗室该请的都请了,怕是一会儿就到齐了,可就是左盼右盼也没盼到大小姐和大姑爷的身影。

  安府的人似是摸透了綦连止阙的性子,以为又得等到最后一刻。

  四王府张管家待柳儿和婆子打点妥当就给备好了马车,又悄悄点了四名王府小厮扮相的侍卫保护王妃。

  这次不用在城里绕来绕去了,很快就到了安府。

  安如笙心中对此除了父亲的不舍和母亲的心疼其实没有半点儿留恋,若不是这可能有羽令的线索安如笙可能不会回来半步。

  “王妃回来了!”早就侯在安府门口多时的王管家向院内小厮喊道,“速去通报老爷。”

  安如笙笑了笑,也没有说话。柳儿悄悄介绍说这个王管家,看似对老爷忠心耿耿,实则是大夫人的心腹。

  安如笙一行人进了厅堂,刚要给堂上的父亲行回门礼,大夫人赶紧拦了下来。

  “如今王妃身份尊贵,按礼是该我和老爷向您行礼。所以这回门礼,也就作罢吧!”

  二夫人今儿也是奇怪,平常三夫人总是闭门不出,自己就是和大夫人斗斗嘴,如今竟然附和起大夫人来。

  “是啊,王妃。咦,王爷怎么没一起来啊?怕是真的看不上咱安家吧?”

  安如笙心听着话里定是有话,哪是说四王爷看不上安家,不就是想说四王爷看不上他安如笙。

  安如笙也没有多说什么,拂了拂裙摆和披风便跪了下来。

  “女儿拜见父亲大人,拜见大娘、二娘、母亲。”

  二夫人还不等安太师发话,好似故意一般讥讽起来。

  “哟,王妃这是作甚?这不是折煞你父亲和我们吗?”

  安太师瞪了一眼二夫人,示意让管家将二夫人带下去,然后亲自把安如笙扶了起来。

  “好孩子,快起来。无论何时你都是父亲的小棉袄。”

  所有人都在享受这一家团聚的美好时刻,却没有人注意到二夫人被赶回房间时嘴角一抹似是奸计得逞的笑容若隐若现。

  “笙儿,王爷他待你好吗?可曾有受委屈?”

  母亲拉过安如笙的手,轻轻抚着,眼里尽是不舍和心疼。

  “母亲放心,女儿过得很好。王爷...王爷他对女儿也是极好的。”

  安如笙欲言又止,把綦连止阙交代的任务做得十分到位。

  “极好?极好怎么不陪你一同来!”

  父亲看到孤身一人回门的安如笙眼底满满的心疼,却碍于身份不好发作。

  母亲又与安如笙说了几句体己话,便开始陪着安太师与大夫人一同张罗着迎接宾客,也顾不上自己的了。

  安如笙也百般无聊,就让柳儿陪着回一趟闺房休息休息,顺道查探一下府内的异样。

  刚到门口,就听到屋内似有动静。

  “主子,一切已经安排妥当。”

  “好,安如笙戴的果真是太后亲赐的羽镯。机不可失,今日必须拿到手。”

  “属下明白。”

  安如笙和柳儿在自己闺房外竟听到了二夫人与一男子的对话,不由得心中存疑,想必定是綦连止阙说的线索。

  安如笙刚想在窗户上点一个孔一探究竟,二夫人就突然出来了。

  二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用争风吃醋来遮挡着自己狡猾的一面,一看安如笙的动作便知晓自己的计划可能暴露了。

  “王妃不在厅堂候着客人怎会来内院?”

  安如笙以为二夫人还没有察觉,福了福身子,柔声说道。

  “二夫人,笙儿乏了,想休息休息。可是,二夫人不在自己的屋子怎会在笙儿这?可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说着,安如笙便想要进屋一探究竟。

  二夫人一把拽住了安如笙的手,又在安如笙打开房门之际向屋内黑衣男子使眼色,安如笙和柳儿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还没露一嗓子就被人堵住嘴巴五花大绑了。

  “我本也不想伤害你,可惜你非要主动送上门来。”

  二夫人也不在伪装,收起平日里故作尖酸刻薄的的模样,脸上浮现的无不是精明与狡诈。

  “呜......”安如笙的嘴塞满了手巾,此刻真想用尽十八年的脏话功夫骂她个满地找牙!

  二夫人示意黑衣男子抓住安如笙的手,一起把安如笙手腕上的玉镯摘下来。

  可是这羽镯自有灵气,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加上安如笙怎么也不肯自己摘下,任二夫人用尽各种办法也没能成功取下羽镯。

  “嘶......”二夫人毫不怜香惜玉,硬生生的使劲儿撸镯子,疼得安如笙冷汗如雨。

  “呵,没想到这羽镯真如传言一般,戴上就取不下来了。但这镯子自是有灵气,莫非就一点不心疼自己的主人吗?”

  二夫人冷笑着取来一把刀,伸向安如笙。

  “笙儿啊笙儿,别怪二娘不心疼你,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配合了。我想你也很想知道羽令的秘密,何不配合我呢?”

  说着,刀子开始贴近安如笙的手腕。不知二夫人是想吓唬一下安如笙呢,还是打算真动手。

  安如笙冷笑一声丝毫没有在意二夫人的举动。

  “啊——”

  二夫人本意确实不想伤害安如笙,毕竟她还有大用处。可是自己在安府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天,也顾不得了这些了。

  尖利的刀刃贴近安如笙娇嫩的肌肤,轻轻一划就是一道血印。

  “笙儿,我劝你还是配合一下摘下来,我们一起得到这羽镯和羽令的秘密,何乐而不为呢?”

  “嘭——”

  綦连止阙领着季若一脚把门踹开,他走到安如笙身旁为她解开绳索,双臂揽过把披风包在她身上,轻柔的抚着她的手腕,柔声哄着。

  “对不起笙儿,是本王不好,没有及时赶到。”

  这俩人都是皇后娘娘的人,一见自家少主出面了也是左右为难。

  “还不快滚!”

  王爷母亲的人,季若也不好灭口。只好给柳儿松了绑,然后清理了一下局面。

  安如笙见到綦连止阙来了,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笙意

不要觉得女主身体过于虚弱,一点一点解开谜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