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宠妃之道:姑娘请自重

贰拾柒 误会

宠妃之道:姑娘请自重 笙意 2051 2019-02-04 12:00:00

  “噗——”綦连止阙话音刚毕,安如笙吐出一口血水,綦连止阙慌慌张张地推开了真儿,自己抱住安如笙。

  綦连止阙这一举动可让和乐郡主脸上十分挂不住,下唇被咬得雪白,望着皇后娘娘求助。

  皇后娘娘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阙儿难不成是担心母后害你的爱妃?”

  綦连止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而安如笙也恢复了神态,便先拱了拱手,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是儿臣失宜了,王妃刚刚的模样吓到儿臣了。”

  皇后清了清嗓子,“阙儿莫要忘记今日是你心纳侧妃的请安,可别顾此失彼啊!”

  皇后娘娘的话无疑是一记警钟,她既然知道如何给安如笙破了封印,又知道如何解除封印带来的反作用,自然还知道更多秘密。

  安如笙站到坐席前,摆袖跪下拱手行了叩首礼。

  “儿臣多谢母后赐药之恩。”

  皇后娘娘摆了摆手,示意她起来,然后让真儿扶着回寝殿了。

  安如笙此举,既让皇后舒了心,又让皇后知道安如笙绝非小气之人,毕竟她的失明也是皇后娘娘直接造成。

  “笙儿,你感觉如何了?”

  皇后离去后他们也不便多留,上了马车綦连止阙卸去了伪装拉过安如笙的手左看看右看看。

  安如笙温柔的笑了笑,“阙阙,我这好好的呢,你放心。”

  綦连止阙一把拉过安如笙,仿佛只有将她拥入怀中自己才能安心。

  午膳时间到了,这是第一次王府的饭桌上同时坐着三位主子。

  和乐第一次在王府用餐,为了彰显自己女主人的架子,底下这些下人可惨了,被呼过来喝过去的,工作量比平常多了一倍。

  “这侧妃真是连王妃半点都不如,王妃那么体恤我们。”

  “是啊是啊,这样的女人何德何能插足我们王爷和王妃啊。”

  柳儿听到真是哭笑不得,本来小姐还打算好好收买人心,没想到这侧妃太蠢倒是主动出手帮了忙。

  菜陆续上全了,綦连止阙和安如笙本觉得这和乐刚进府他俩还是不要太张扬,没想到这和乐倒是丝毫也不肯放过安如笙。

  和乐郡主让冯姑姑单独准备了一副碗筷,不停地为綦连止阙添着菜,不时的还酸几句。

  “哟,王妃好胃口啊。王爷这都没人布菜呢,王妃自己吃得倒是挺香。”

  这话里话外无不是讽刺安如笙这个王妃不够称职不够贤惠,然后彰显自己多么体贴入微。

  安如笙也懒得搭理傻子,自顾自地吃着饭。

  綦连止阙见自己的笙儿似是生了气,便夹了一筷子安如笙最爱的西湖醋鱼,佯作闻了闻就要吃,然后放在安如笙的嘴边。

  安如笙本就有气,根本不想理綦连止阙。

  “本王才纳妾第一天王妃大人就一点面子也不留,是想让侧妃看咱们夫妻俩笑话啊!”

  “噗嗤。”綦连止阙这一句话就明明白白地分清了里外,虽然落下了个“惧内”的好名声,但也博得了美人一笑,綦连止阙觉得值极了。

  “王爷,您这样也太有失体面了!”和乐筷子一甩,气得离了桌。

  綦连止阙执起了安如笙的手,坐到了她身旁,看着安如笙还是气犹未进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啦,笙儿厌烦之人为夫已经成功地气走,夫人再生气为夫只好......”

  “只好什么?”“只好把自己献给王妃来让王妃解气啊!”

  安如笙对綦连止阙真是又气又恨,伸出拳头重重的的在綦连止阙胸口落下一锤,綦连止阙也佯作被打出内伤,在安如笙焦急的一瞬将她拉入怀中。

  “笙儿,吃饭吧。”

  安如笙点了点头,乖乖的任由綦连止阙夹菜,自己就负责动动嘴。

  饭后綦连止阙将安如笙送回黎苑就匆匆离去了,还得去前朝处理昨日和今儿上午留下的事务。

  安如笙回到房见后觉得有些乏了,就吩咐柳儿为自己焚了香然后单独休息会儿。

  “笙儿......”

  “六王爷来了。”

  发话的是阿雀,阿雀早已感应出綦连止容的气息,所以才在心中示意安如笙支开柳儿。

  “笙儿,四哥纳妾,你还好吗?”

  綦连止容从纱幔中现了形,却不敢再靠近惹出什么事端。

  “笙儿很好。六王爷与倾染郡主成婚也有些时日了,不在家中陪娇妻来我这儿作甚?”

  阿雀斟了两杯清茶,作出请的手势。

  “笙儿,你再等等,倾平侯很快就会把朝中势力交付于我......”

  綦连止容并未靠前来,阿雀自顾自地品着茶,打断了他的话。

  “六王爷,王爷这儿并无异样,您请......”“谁?出来!”

  阿雀还未说完,綦连止容似是发现有人在偷听。

  “本想来给姐姐赔礼道歉,没想到姐姐倒是请和乐看了出好戏呢!”

  和乐郡主走进前来,边说着一边靠近纱幔。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安如笙,突然手掀开了纱幔,而后福了福身子。

  “哟,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六王爷啊。和乐见过六王爷。”

  綦连止容同样地拱了拱手,和乐安中示意冯姑姑去请四王爷。

  “好戏看完了,妹妹可还有何指教?”安如笙佯作镇定,自顾品茶。

  和乐郡主拉住了安如笙要放下茶碗的手,“啪哒”一声茶碗碎了。

  和乐掩面一笑,“姐姐别急,和乐还想送给姐姐一份大礼。”

  冯姑姑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王爷的书房,本来綦连止容不屑掺合这些琐事,可是冯姑姑提到了六弟。

  “当真?”

  “王爷,您就是借老奴十个胆子老奴也不敢欺瞒您哪!”冯姑姑跪了下来,“老奴在门外亲耳听到王妃和六王爷说近期并没有抓到您的异样!怕王妃就是六王爷派来的细作!”

  綦连止阙也坐不住了,立马赶到了黎苑。

  进门后瞧见安如笙一副悠闲的模样,想必冯姑姑所说并非实情?

  “六弟怎有空来王府啊?”

  “四哥新纳美人,臣弟心想此时四嫂心中怕是心有郁结,特来慰问。”

  綦连止容拱了拱手,温润地说着。

  綦连止阙坐了下来,取过了安如笙手边另外一只茶碗,“不知王妃作何解释呢?”

笙意

求收藏求收藏,从这周起,周一到周五中午十二点整更新一章;   周六日中午十二点更新一章,晚上九点半加更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