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一章·赐婚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376 2019-02-22 00:05:00

  接踵而至的两道赐婚御旨,彻底打乱了云城风氏的平静。

  长女风缓缓被册为宁王妃,次女风徐徐被立为太子妃。

  当朝两位嫡出皇子的正妃都出自风氏,这本是何等的尊荣。

  但问题是,错了啊!

  大错特错了!

  风氏长女缓缓天资卓绝,冰雪聪颖,更是生得容貌绝世,倾国倾城。三年前,十五岁的风缓缓,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明山正宗。一时间名声鹊起,天下瞩目。

  随后,与同在明山正宗求学的当朝太子齐星华结识,互相倾慕,两情相悦,成为众所周知的一对鸳侣佳偶。三个月前,缓缓的十八岁生日宴上,太子的生母,也就是当朝的皇后娘娘,凤驾云城,亲自为缓缓的生辰送上贺礼。临别时,更是留下一支凤钗,作为信物。许诺回去便禀明当朝皇帝,下旨赐婚,立缓缓为太子妃。

  没想到,下来的赐婚御旨,却是立了次女徐徐为太子妃。

  而将缓缓指给了大皇子宁王齐月泽。

  那宁王虽然是嫡长子,却是已故先皇后所出。不仅身染怪疾,不能修炼,而且半身不遂,行动不便,根本就是废人一个。

  想到自己如此出色卓绝的大女儿,竟然要配这么一个废人,风夫人当即就悲痛地几乎晕死了过去。

  “夫人!夫人!”

  听到侍女们惊呼的声音,风缓缓从失魂落魄中醒过神,唤了声“娘亲”,赶紧过去扶住风夫人。

  “缓缓!我的缓缓啊!”风夫人抓着缓缓的手,就是一阵痛哭。

  “娘亲……”风缓缓也红了眼睛,虽然已经极力在克制了,眼泪却还是禁不住的扑簌而下。

  她与太子星华两情相悦,早已互许终生,并且还得到了皇后的认可。一切明明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陈大人,这是不是错了?”风长卿虽然也是震惊非常,却还是十分客气地问传旨官。“之前一直是小女缓缓在按着太子妃入宫之制走的流程……”

  传旨官恭敬地回了一礼:“下官只负责传旨,其他的一概不知。”

  风长卿会意地点点头:“是风某冒昧了,陈大人勿怪。”

  风长卿送一行传旨之人出门之后,风徐徐有些怯生生地走过来,问道:“娘亲,姐姐,为什么会这样?不关我事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她也是一脸懵逼。家里近来一直都在讨论姐姐与太子的婚事,从来没有她什么事啊?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

  她只比缓缓小两岁,从小在姐姐耀眼的光彩下,被衬得黯淡无光。世人从来都只知风氏有个缓缓,却不知还有个徐徐。沾着姐姐的光,她也见过太子几次,但是太子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为什么突然会把她换成太子妃了?!

  那,到底是皇后娘娘的意思,还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缓缓朝她点了下头:“姐姐知道不关你的事,并没有怪你。”等风长卿回转之后,缓缓便对他说道:“爹爹,我想去找星华,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风长卿点点头:“是该问个清楚。夫人,你们稍安勿躁。我这就带缓缓进宫一趟。这事太过于蹊跷,这里头,必定出了什么变故。我们先了解清楚内情,再看看有无解决之法。”

  “爹爹!”徐徐忍不住上前一步,提醒道。“若是出错了,要换过来……可别将我换给宁王啊!我不要!宁死也不要!”

  “爹爹知道。”风长卿拍拍徐徐的肩膀。“你们两个都是爹爹的掌上明珠,爹爹一个都不舍得。”

  父女俩相携出门,忽听得一声清越的鹤唳从天际传来。抬起头,就看见一只金翼鹤拉着一顶轻纱轿子破云而来。

  金翼仙鹤,乃是皇家御用之仙兽,看来是皇城来人了。

  仙鹤收翅停落在风府门前,两名随轿而来的宫娥上前一步,盈盈施了一礼,而后将一枚金色令箭交于风长卿:“风城主万安,我等奉陛下之命,来接宁王妃入宫。”

  风长卿微微一怔,说道:“我们也正要进宫,不如,一道吧?”

  宫娥再度下拜,恭敬地说道:“我等奉旨接宁王妃入宫,还请风城主不要为难我们。”

  “这……”风长卿总觉得这一串的事情,有些不正常。

  “爹爹。”缓缓说道。“我随两位姐姐去吧。我们宫中再碰头。”

  风长卿也只能点头,不然就是抗旨不遵了。

  缓缓上了轿子,金翼鹤振翅高飞。不出一刻钟,便已经进了皇城。缓缓刚启了纱帘往外看了两眼,仙鹤就已经收翅下降了。

  停稳之后,宫娥一左一右地掀开轿帘,恭敬地说道:“王妃请出轿。”

  缓缓从轿子里出来,发现置身之地仿佛是个花园。旁边就是一个清澈透亮的内湖,湖边一排杨柳依依,风景十分绮丽。有一只肥胖的橘色田园猫趴在花圃中小憩,见到有人来,便懒洋洋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喵喵”叫了两声。

  正前方怡心殿的殿门开了,缓步出来一个青衣宫娥。大概双十年华,容貌清秀,神情却极其淡漠。

  “苁蓉姐姐。”带缓缓来的宫娥之一上前一步见礼。“这位就是新赐婚给宁王殿下的王妃,云城风氏长女,风缓缓风小姐。”

  那名叫苁蓉的宫娥朝缓缓看了一眼,微微欠身,就算是见礼了:“殿下刚服了药睡下,还请风小姐在此稍后,等殿下醒了,再作安排。”

  缓缓闻言更是匪夷所思:“这里是,宁王殿下的府邸?!”

  “正是。”苁蓉回答说道。“这里是鸿福宫。”

  “呵,鸿福宫。”缓缓又气又悲,都有些想笑了。这是连三媒六聘外加婚礼全都省了,直接就把她给塞到宁王这里了啊?就算寻常纳个侍妾,都没有这样潦草的。她风缓缓虽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不受这等屈辱。大不了一死。看他们如何向明山正宗、如何向天下交待?!

  只是死之前,她必须见星华一面。她要弄清这荒唐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到底是怎么开罪他们皇家了,要如此戏耍折辱于她?!

  带她入宫的两个宫娥随着仙鹤一起离去了,苁蓉也并没有多理会她,施了一礼后,就回怡心殿了。四周寂静一片,没有一个往来的宫女内侍。偌大的一个宫中,仿若只剩下她一个人。

  缓缓用法咒放出一只灵蝶,让它去给星华传讯。在等星华过来的这段时间,她就沿着湖慢慢地走着,细细地观察着四周。

  作为一个皇子的宫邸,这鸿福宫冷清地有些太过了。但是,里里外外又张设了好几层高级结界,有防护的,又有隔绝雨雪、调节气候的。当今天子对于这个默默无闻、又重病在身的儿子,到底是何态度,还真让人费解。

  “缓缓!”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唤声。

  缓缓回过身,就看到太子星华在侍从逸飞的陪同下朝她快步而来。

  几个内侍远远地坠在后面,显然是跟不上他们的步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