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四章·必须让你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037 2019-02-25 00:05:00

  第二日清晨,皇帝下了朝后,便过来探望月泽。

  “昨夜又发病了?”皇帝坐在床前,看着月泽的目光中满是怜爱。“幸好朕算着日子差不多,赶紧命人将那风缓缓送了过来。如何,是不是对你的病情大有裨益?”

  “父皇。”月泽叹道。“我正要寻父皇说呢!这风小姐,乃是星华的意中人,父皇这也太乱点鸳鸯谱了。即便是青凤仙体对我的病情有益,那给风小姐封个医官,让她到鸿福宫上任便是,何必拆散他们!”

  “你这孩子,也太实心眼了!”皇帝有些无奈,拍着他的手,放低声音说道。“你有所不知,她乃是青凤仙体。她在你身边,是可以用她的灵力舒缓你的病痛。但是,若是你得了她的元阴,她又能常常与你双修,说不定,你的病立时就能好了!”

  “你乃是朕的嫡长子,但是从小到大,所有好的事物,都让星华占了头一份。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让你!”

  “父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样不好。我都病了这么久了,也习惯了。而且,双修什么的,我也力不从心啊!”月泽又是无奈,又是尴尬。“父皇还是重新考虑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父皇自有办法!”皇帝拍拍儿子的手,给了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月泽无奈地叹气:“父皇,您就别为难我了!我都已经这样了,何苦再讨人嫌呢?”

  皇帝敛容说道:“朕知道你在顾忌什么!这个天下,还是朕的天下!小闹闹,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若是胆敢过界,那就别怪朕不给情面了。”

  苁蓉将有关青凤仙体的书拿给缓缓的时候,还给了她一堆灵石和丹药。“这些是殿下吩咐拿过来的。昨晚小姐耗费了不少灵力,这些正好给小姐补充灵力用。”

  “殿下费心了。”缓缓倒也不推辞,只是没想到这位宁王殿下还挺细心的,还能想到她这会儿正需要这些。

  黄昏时分,星华过来了。先去探望了月泽,而后过来与缓缓相会。

  “方才,我与母后又去找了父皇。或许是由于你昨晚缓解了皇兄的病痛,父皇的口风终于松动了一些,答应暂时将赐婚之事密而不发。还承诺,如果在三个月内,若是皇兄的病情有明显好转的话,他愿意重新考虑赐婚之事。”

  “三个月?”缓缓蹙了蹙眉。“我现在连我这个体质有什么特别之处都还没有弄清楚,三个月……实在,太紧了。”

  星华轻轻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抚:“我会帮你一起看的。我看到有关的书,也立即派人给你送来。父皇愿意退一步,这是好消息。有了第一步,以后就能有第二步。我们尽力而为吧。”

  “嗯。”缓缓点点头。

  “你在这里如何,可还适应?”星华问道。“要不要我再送两个宫婢过来,照顾你。”

  “别了。”缓缓连忙拒绝。“这鸿福宫,上上下下,只有苁蓉一人在照料,大殿下应是喜欢清静吧。有梨香在就可以了,现在挺好的,你不用再送人过来了。”

  “那好。如果有什么事,你就放灵蝶找我。”

  “嗯。”缓缓点点头。

  接下来几日,缓缓便一直在自己房中看书,了解青凤仙体究竟有何特殊之处。而后,又托苁蓉找了些医书来看。

  这一日的午后,缓缓去找了月泽。“殿下,可容我细细查看下经脉的情况?”

  月泽靠坐在床上,轻轻点了下头。

  缓缓说了声“失礼了”,便在床前坐下,伸手扣上他的手腕,输出一股灵气,试图顺着他的经脉往里面探查。

  他的经脉确实是堵塞的,而且被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邪火三天两头地焚烧,已经都快化为了灰烬。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因为经脉寸断而亡。

  缓缓收回手,陷入了沉默。

  月泽便从旁看着她,也并不说话。

  “我这几日研读了相关资料,殿下发病时,我只要给殿下输送灵气,就能帮殿下镇痛。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殿下这病,还需想办法解决才是。”

  月泽说道:“我这病由来已久,各路仙师大能都束手无策。我也已经不强求了。能拖多少时日,听天由命了。”

  听他说的绝望,缓缓心中也不免难过。如此温柔宽厚之人,却要受这般苦楚,实在是苍天不公。

  “治愈殿下的病,无非两步。一是祛除邪火,二是修复经脉。先试着第一步吧。”

  月泽看看她,问道:“风小姐的意思是?”

  “是不是又快到殿下的发病之日了?”

  月泽点点头:“应该就是这两天了。”

  缓缓说道:“那这两天,我就在外间守着殿下吧。殿下一发病,立马喊我。我试着看看,能不能找出邪火的来源,再设法加以驱除。”

  月泽想了想,终是没有拒绝:“那有劳风小姐了。”

  苁蓉将外间的茶室收拾了出来,便权且算作是缓缓这几日的住处了。

  缓缓坐在桌前看了会书,便被屋里的药味熏得不行。想了想,站起身,将屋里的窗都打开了去。

  “风小姐。”苁蓉上前阻止。“殿下身子弱,受不了风。”

  缓缓说道:“殿下病在经脉,身体其他方面并无不足。长久紧闭门户,屋里不通风,气息不流畅,反而会憋出病来。苁蓉姑娘放心,我愿意承担后果。”

  苁蓉抬眸看看她,不再说什么,转身退开了。

  打开窗后,缓缓又施了个法术,让屋里的空气加速流通起来。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屋里的药味终于散开了,空气渐渐清新起来。

  缓缓收了法,又在桌上的香炉里点上了宁神静气的宁神香。一点香,苁蓉便又过来了:“殿下闻不得这些香味。”说完,便抱起香炉就出门去了。

  缓缓暗暗叹了口气,是她僭越了。这毕竟是人家的房间,她不该如此率性而为。

  坐回去继续看医书,看着看着,忽然察觉手边有异。抬眸一看,却是一只胖橘猫跳到了桌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