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六章·沉香醉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034 2019-02-27 00:05:00

  正隐约觉得事有蹊跷,忽而听得内殿传来了月泽的呻吟声。

  缓缓立马转身奔了进去,进入垂帘的同时,打出一缕灵气,将烛台点燃。

  “殿下。”缓缓来到床前,扣上他的手腕。本以为月泽是再次发病了,不想他却也是大汗淋漓,脸露不一般的潮红。似乎与她一样,也是被热醒的。

  “殿下,好像有点问题。”话音刚落,缓缓便觉得体内有一阵热潮来袭。全身热乎乎的,头脑也昏昏沉沉起来。看着面前的月泽,在眼中却渐渐模糊成星华的模样。

  “星华?”缓缓低低喘息着,全身无力地扑倒在月泽身上。“我好热,感觉有点奇怪……”

  月泽自然知道今晚是皇帝派人动的手脚,给他和缓缓都下了催情药,还将怡心殿封印起来,想助他们成事。他早已知情,只吃下一点点,以用来迷惑缓缓而已,神智还是清醒得很。只是,看着忽然靠近的绝色容颜,一时有些出神。

  平时的缓缓,是娴雅而端庄的。此时因为催情药的作用,秀颜醺红,美目流转,说不出的妩媚妖娆。看得他,都挪不开眼睛。定定地看着她,看着那渐渐靠近的樱唇,心底甚至有几分期待着能一亲芳泽。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月泽都已经感受到她如兰的吐息,那娇艳的红唇眼看着也要马上贴到他的唇上了。

  缓缓蓦然心神一震,不是星华,星华不在这里!趁着神智清醒了几分,大喘了一声,瞬间往后退了开去。旋即伸出手,幻出一把匕首,回手便一把扎在了自己的手臂上。臂上顿时血流如注,将她轻薄的亵衣染红了一片。

  “你……”月泽惊愕非常。

  在疼痛的侵袭下,缓缓也终于从意乱情迷中清醒了过来。看着一脸怔愣的月泽,想到他久病在床,足不出户,应该是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连忙捂着臂上的伤口侧过身去,道歉道:“对不起,让殿下受惊了。我有些不对劲,可能被人下药了。”

  用灵力快速地给自己止了下血,从随身携带的乾坤袋中取出一个竹筒形状的法宝,递给月泽。“这是暴雨梨花针。如果我再靠近,殿下就按一下上面的按钮。我中了针,亦能清醒一下。”

  月泽接过来,看着她,有些尴尬地红着脸说:“我也好像被下药了,难受地很……”

  缓缓愣了愣,想起方才给月泽把脉时,确实也发现了异常。

  看来那幕后之人,是给她和月泽都下了药。缓缓想了想,回身来到桌前,取过一个杯子,咬牙在自己的手腕上划破一道口子,将流出的血滴到杯子里。接了大概一口的量,便用帕子随意地缠绕了几圈,算是包扎了。拿着杯子,回到床前,说道:“我的血,应该能解药性。可能有些难以下咽,但是为了解药性,也别无他法了,殿下将就一下吧。”

  “这……”月泽有些为难。

  又一股热潮袭来,缓缓的手一抖,手中的杯子险些翻掉。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她随时可能控制不住自己。于是,她也顾不得月泽排斥的情绪,上前一步,扣着他的下颔,直接将杯子中的血喂入他的口中。而后,片刻都不再逗留,立马转身冲了出去。

  感觉马上又要在热潮中迷失自己了,缓缓赶紧又往自己的腿上扎了一刀。闷哼了一声,终于又清醒了几分过来。趁着清醒,赶紧试图去开门。但是门和窗,明显都被人设了高级禁制,不是她这个修为可以破除的。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

  今晚之事,明显就是皇帝陛下授意的。他一方面支开了星华,另一方面就给她和月泽下药,想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等星华回来,却是木已成舟,他也莫可奈何,只能屈服。毕竟国之规制,不洁之身,是当不得太子妃的。

  所以,她不能屈服。为了他们的未来,星华都冒险去了东始岛,她也要努力,倾尽一切,竭力而为。

  清醒的时候,便用各种方法试着破除禁制。当热潮袭来,快要神智不清之时,就刺自己一刀,以刻骨疼痛来唤醒意识。

  内殿的月泽缓缓地在床上坐起身,透过垂帘看着她纤细窈窕的身影。虽然她一直极力克制着自己,没有发出大的声响,最多也只是低吟。但是他知道她在做什么,也知道她现在正在忍受着什么……

  第二天早上。

  苁蓉开门进来,本以为会看到芙蓉帐暖的二人,没想到却一眼就看到了一身是血的风缓缓。

  “风小姐?”苁蓉惊讶非常。

  药效刚刚过去不久,缓缓精疲力尽地靠在榻上小憩。听到开门声,她就醒了过来:“你进去看看殿下吧,我先回房了,有事喊我。”说完,她便站起身,步履蹒跚的出去了。

  苁蓉回过头,目送着她离开,心中十分震惊。她服了那么多沉香醉,竟然能熬过去?!

  胖橘猫也从外面窜了进来,跳到桌上,“嗤”的一声笑出声来:“风小姐这是有多嫌弃我们殿下啊!宁可扎自己几十刀,也不肯跟我们殿下睡!”

  月泽没有出声,倒是苁蓉斥了一句:“闭嘴!当好你的猫,少叽叽歪歪。”

  胖橘猫极凶地眦牙说道:“猫怎么了,猫就不能发表自己的意见了?我告诉你,少搞种族歧视。当心我挠花你的脸,再把你这身皮给撕下来,让你也尝尝当阿猫阿狗的滋味!”

  “滚!”苁蓉不客气地啐了它一口。

  “不滚咋滴?!”胖橘猫对她怒目而视,过了会,气场还是弱下去了,不屑地“嘁”了声。“我瞧瞧咱们小缓缓去,看伤得重不重,回头好送药。”说着,便掉头往外跑去了。

  苁蓉来到床前,关切地问:“殿下没事吧?”

  为了不引起怀疑,月泽昨天也服用了少量沉香醉。既然没有成事,那他必定也忍得痛苦。

  “我没事。”月泽沉默了一会,吩咐道。“你准备一下,待会我要过去看看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