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八章·不会让她如愿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174 2019-03-01 00:05:00

  缓缓一喜,抬头看向他,喜出望外地问道:“殿下是脚上有感觉了吗?”

  “嗯。”月泽轻轻点了下头。

  “太好了,看来有效!”缓缓说道。“一次的药效只能持续一刻钟,多泡无益。我回去再改良一下药方,明日早上再来给殿下泡脚。”

  “好。多谢风小姐。”月泽客客气气地道谢。

  等缓缓端着药盆出去后,苁蓉立马问道:“殿下,她的药方真的有效?”

  这么神奇,行医多年的仙师都束手无策,她看了几天医书,就研究出来了?!天才吗?!

  “嘁,什么药方?!”胖橘猫又从角落里悄无声息地窜了出来。“她是放了自己的血,给殿下疗伤。那些所谓的药材,只不过是为了掩盖水里的血腥之气罢了。”

  “竟是这样。”苁蓉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位风小姐,为了殿下的病,也是尽心尽力了。”

  “她是为了星华。”月泽幽幽地纠正道。

  接下来,每天早晚两次,缓缓都准时端了药水给月泽泡脚。由于泡脚的时候,缓缓还要为其疏导灵力,那一刻钟之间,总不能不说话,一直冷场着。于是,渐渐的,两人之间的交谈也多了起来。

  “殿下是生来就经脉闭塞吗?”

  “嗯。”

  “其实经脉闭塞,也不是全然不能修炼。我在我们宗门的经纶阁看到过一本书,里面记载了一种剑走偏锋的修炼方法。将自己全身的经脉断裂,置之死地而后生,再以奇门之法重新修炼。想来应该也适用于经脉闭塞之人。”

  月泽的眼眸微微一动:“真的有这种功法?”

  缓缓说道:“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存可行,只是看到过这样的记载。”

  “不确定的事,风小姐还是慎言为好。”苁蓉从旁冷冷地说。“给人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觉得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吗?”

  缓缓心中一滞,轻叹道:“是我又失言了。”

  “无妨。”月泽淡淡说道。“我早就看开了,苁蓉也无需太紧张,我不会多想的。”

  “其实也不需要想那些,等我治好殿下的经脉,殿下也就不再经脉闭塞了……”说着,她就接受到了来自苁蓉的刀子一般的目光。立马又反应过来,懊悔道:“我又说错话了,殿下勿怪。”

  她自小天资卓绝,在家父母各种娇惯宠爱,入了宗门也是深受师长同门的褒奖与追捧,言语之间,自信惯了,一不留神就会说些自信满满的“大话”。平常时候,倒也没什么。只是如今面对的是久病的月泽,只要不是百分百的治癒可能,她如今这么说,给予他希望,将来若是治不好,于他而言,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

  月泽看着她微微一笑,似乎是被她慌乱懊悔的样子给逗笑了。“无妨的。你们都无需太紧张,我没有那么脆弱。”

  他一直都是无悲无喜的漠然表情,这会儿突然粲然微笑,就像是大雪中蓦然绽放出的梅花初蕊,美的那么惊心动魄。

  缓缓看得怔了一怔,忍不住说道:“殿下笑起来好看,应该多笑笑。心情好了,对于病情也有好处呢!”

  “好。”月泽欣然接受了。朝她再度微微一笑。

  日复一日,距离月泽上次发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皇帝对此感到十分满意,过来探望月泽的时候,重重地嘉奖了缓缓一番:“……你能够倾力救治月泽,并有此成效,朕颇感欣慰。倘若你真能让月泽的病痊愈,朕可以准你所求。”

  “多谢陛下!”缓缓欣喜若狂,连忙跪地谢恩。有皇帝这句话,她这些天的辛苦,也值了。

  月泽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缓缓。

  他知道她的所求,必定是离开他,回到星华的身边。

  不过,他只怕是不会让她如愿了。

  皇帝陪着月泽坐了一会,就起驾离开了。不出半个时辰,便有女官过来传唤缓缓过去,说是皇后娘娘召见。

  缓缓这才想起星华曾经提起过,皇后因为她的事,与皇帝起了争执,还气病了。自己这些天竟然一直都没有想到过去探望,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当即赶紧换了身衣服,就随同那女官过去了。

  皇后在紫云宫的正殿接见了缓缓。

  缓缓行完礼,便关切地问候了皇后的病情。

  皇后年轻时曾是艳倾天下的第一美人,如今虽然多了些年岁,但是优渥的生活和高深的修为,使得她年轻依旧,美貌依旧。即便是身为女子的缓缓,当初第一次见她时,也惊艳于她的绝色容貌,险些座前失仪。

  “本宫没事。小病而已,两天就好了。”皇后在殿上正襟危坐,仪态端方,转过目光看着缓缓,淡淡地说道。“倒是你,这些天,委屈你了。”

  “我很好,多谢皇后娘娘挂念。”

  “月泽的病情如何?”

  缓缓以为她是真心询问、关心月泽的病,便认真回答说:“宁王殿下的病比较复杂。一是经脉闭塞,二是邪火入侵,还有就是这二者共同作用下导致的经脉断裂毁坏。治起来比较麻烦,乃是长期之计,但是却也并非没有痊愈的希望……”

  皇后听得黛眉紧蹙,责问道:“你该不会真的在给月泽治病吧?!”

  缓缓微微一愣:“不知娘娘此言何意?”

  皇后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缓缓:“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通透的孩子,没想到竟然如此糊涂!你要记着你的身份,你是本宫和星华选中的太子妃,而不是那劳什子的宁王妃!”

  “缓缓知道。娘娘和星华都在为我的事劳心劳力,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绵力。陛下已经允诺,如果大殿下的病能好起来,就准我所求,收回成命,重新赐婚……”

  “糊涂!”皇后忍不住拍了下桌子,腕上的玉镯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你就只惦着赐婚之事,从来都没有设身处地地为星华想上一想?!”

  缓缓还是不明白,她怎么就不为星华考虑了,是说她没有阻止星华的东始岛之行吗?

  “缓缓愚钝,还请娘娘明示。”

  “你……唉!”皇后也很是无奈,暗道这风家是怎么教导女儿的,性子如此板正,将来如何位居中宫,母仪天下?!

  “月泽是皇上的嫡长子,是我们天启皇朝第一顺位继承人。若不是他这一身的病,太子之位就是他的。你治好了他,星华怎么办?!你是星华选中的王妃,你要全心全意地为他谋算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