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素手成双

第九章·你抱我

素手成双 淡淡风情 2098 2019-03-02 00:05:00

  缓缓终于明白了皇后的意思,她是怕月泽的病好了之后,会对星华的太子之位造成威胁。

  “且不说大殿下的病能否痊愈,就算真的痊愈了,以他的资质与背景,也是难及星华之项背。星华如此优秀,又深得陛下信赖,满朝文武大臣爱戴,娘娘的担心,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太子之位,从来都不是够优秀,就能坐稳的!你是星华选中的太子妃,将来的国母,你必须帮星华思虑周全,抢先一步帮他扫清路上的一切障碍。”

  皇后说完,便示意身旁的一个嬷嬷将一个小瓷瓶送到缓缓手上。

  “你这几天,是给月泽调制药方,每日泡脚吧。这是点漆墨,你将它放入月泽泡脚的药水之中。只需一滴,便能将他腿上的经脉彻底摧毁,让他此生再也站不起来。”

  缓缓听得脸色微微一紧,连忙说道:“娘娘,大殿下乃是温柔仁厚之人,我看他根本无意与星华相争。而且,此次我与星华之事,他二话不说,就愿意倾力相帮,我不能恩将仇报,如此害他!”

  “温柔仁厚之人?”皇后冷笑一声。“你们都被他给骗了!他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他那个鸿福宫,这么多年,本宫连一只苍蝇都安排不进去!可想而知他是何等的厉害!如今是全靠这身病拖着他,一旦他的病好了,星华就危险了!”

  “你如果真的爱星华,就不能让他冒这个险。趁早把这块绊脚石给解决掉,一劳永逸。反正他现在也是无法站立,就算今后彻底站不起来,也没有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上。至于你的太子妃之位,有本宫和星华在,你还怕保不下来?”

  “我并不是担心这些。”缓缓急忙辩解。“倘若大殿下真的要对星华不利,我必定第一个杀他,以保星华周全。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无辜的病人,我下不了手。而且,星华与大殿下兄弟情深,他肯定也不会赞成这么做的。还请娘娘三思。”

  皇后看着她,语气变得凉薄:“缓缓,你真是太让本宫失望了。本宫就这么告诉你吧,你要么,就把药给下了。要么,你就安心地留在鸿福宫,做你的宁王妃吧!聪明、有魄力、有远见卓识的女子,才是太子妃之位的适宜人选!”

  “娘娘……”缓缓心中一沉。皇后这是逼着她站队,要么毁掉月泽,要么就放弃星华。

  “本宫累了。送风小姐回鸿福宫。”皇后一拂袖,下逐客令了。

  缓缓只能告退出来。

  在她回到鸿福宫之前,胖橘猫已经“蹭蹭蹭”地跑进怡心殿,给月泽报信了:“殿下,我家小缓缓要给你下毒了!”

  “你家的?”月泽正靠在床上看书,冷冷地反问了一句。

  “你家的!你家的!”胖橘猫改口那叫一个快。“皇后召了她过去,让她给你下毒。不下,就不让她当太子妃了!”

  胖橘猫“嘿嘿”笑了两声:“等她下了毒,殿下就不用与她客气了啊!先取了她的元阴进补,然后再让我吃掉她!青凤仙体,我还没吃过呢,不知道是何滋味!我猜是甜的!我喜欢甜的!”说着,它还应景地舔了下舌头,似乎对此颇为期待。

  月泽并不理会它,伸手从枕头底下取出一面小巧的铜镜,抬手在镜面上拂过,镜子里便出现了缓缓的身影。她正坐在长春殿发呆,手中握着的,正是皇后交给她的那个瓷瓶。

  “就是这个!”胖橘猫伸出爪子指了指。“皇后交给她的。”

  月泽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镜中的缓缓。

  “小姐。”梨香打了水过来。

  缓缓站起身,同时将那瓷瓶收入了乾坤袋中。“时间差不多了,我调下药方,你帮我准备些吃的。我从怡心殿回来吃。”

  “是。”

  梨香出去后,缓缓便取出匕首,在手腕上划开一道口子,将嫣红的鲜血滴入水中。等水泛出淡淡的红之后,便止了血。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一包提前包好的药包,投入血水之中,以药味掩盖其中的血腥之气。而这一连串的过程中,她始终都没有将那瓷瓶再次取出来。

  胖橘猫看着,有些遗憾地说道:“看来要吃不成了!”

  月泽一直沉默着,没有只言片语。神情也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

  见缓缓端着水盆从长春殿出来,往这边来了。胖橘猫便从床上跳下,从窗口跳出去了。

  “殿下。”缓缓在外间唤了一声,便端着水盆启了垂帘进来。“泡脚的时间到了。”

  “嗯。”月泽早就将铜镜收了起来,坐在床上,乖巧地看着缓缓。

  缓缓看着他,心底就是一软。让她加害如此纯良无害的人,她如何下得去手!

  “咦,苁蓉呢?”缓缓发现苁蓉不在。

  月泽说道:“出去了。”

  “那我叫梨香来帮下忙。”她需要有人来帮忙扶一把。

  月泽却道:“我不习惯陌生人近我的身。”

  “呃,好,好的。”缓缓反应过来。梨香来的时候,苁蓉就已经叮嘱过了,不许她靠近怡心殿。不然,立刻赶走。

  “那怎么办?”她做不到一边扶他,一边帮他把脚泡下去啊?!

  “等苁蓉回来吧。”月泽淡淡道。

  “呃……”缓缓迟疑了。苁蓉也不知道要多久才回来,她调的水温现在正适宜,待会就凉了。那她就得再放一次血了。

  月泽看了她一眼,提议道:“或者,你抱我坐到那边椅子上。”

  椅子有靠背,他可以靠着坐。

  “我抱你?”缓缓有些为难。虽说他们现在是医者和病患的关系,但是毕竟男女有别。扶一下,靠一下,倒也罢了。这抱过来抱过去的,算什么事啊!

  “苁蓉都抱得动我,你应该也可以吧?”月泽自然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却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呃……”缓缓有些尴尬。人家这是把她当侍女一般看待呢!确实,他是皇子,她是臣女,帮她当侍女看,也属正常。既然他都没有多想,那她在这里纠结,未免有些多余。撇开医者之心不谈,他是星华的兄长,也就是她的兄长,她不该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顾忌。一切,还是应当以治病为上。

  “我抱殿下过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